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蔡詩萍》一文一武,一靜一動的周休二日啊

愛傳媒/ 2022.10.04 11:00

蔡詩萍》一文一武,一靜一動的周休二日啊

蔡詩萍》一文一武,一靜一動的周休二日啊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周休二日,我沒停著。

    週六,去台南市,耘非凡美術館,辦了一場詩人藝術家許悔之的個展座談會。

    悔之是老友,理工男,卻斜槓人生,在文字藝術的殿堂裡,從容優雅,對人生「不應該任由自己的天賦被世俗價值給扭曲」做了最佳的示範。

    他近年來,由於想借助抄經,來克服自己內在心靈與精神的焦灼,孰料書法風格卻日益俊逸,甚至由於對當代藝術的長期浸淫,還在手墨創作上,走出自己的「許悔之之路」!連年在香港的藝術展演締造佳績,明年還要進軍香港的巴塞爾。

    他要我幫忙在台南講一場,我如何能說不呢,除了我自己要掂掂自己的份量外!

    還好,同台的,是他的策展人,台師大藝術系的名師白適銘教授,他溫文儒雅,學養豐富,在不少我的發言上,都適時做了極為專業的補充,使我不至於捉襟見肘,班門弄斧。

    但,我多麼的羨慕悔之這些年的自我惕勵,自我奮進啊!

    不少詩人,過了中年,卡關在日常生活,陷落在感性的衰退,停滯於年輕的高峰,但悔之繼續寫,還把詩人的靈敏,轉換到出版,轉移到藝術創作,這就不是一般詩人所能企及的了。

    能寫詩,是天賦,能繼續寫詩,是毅力,能把詩人之才,連結到其它的領域,發光發熱,那是要有跨越地平線之盡頭的勇氣。悔之的成就,必然能鼓勵更多年輕的詩人,往更遠的山巔,海角,眺望極限的鼓舞。

    那天,我們在台南,很盡興,還在畫廊老闆精心安排下,在四週環繞悔之作品的空間裡,一次享用了五六道台南小吃美食,賓主盡歡。

    但我回到台北,回到家裡,已經要夜裡十一點了。推門,靜悄悄。女兒睡了,妻子睡了,她們今天很累。女兒考SAT,妻子陪她。

    我站在門口,對著一室幽靜,感覺到女兒長大了的幸福,感謝妻子讓我出門她接手接送女兒的細膩。凌晨,我調了鬧鐘。四點起床。2022年烏來馬。去年的賽程,疫情延至今年。但我忘了告訴妻小,我週日又要出門。

    本來以為週六夜裡回來,還可以說,但她們都睡了。清晨四點半,我叫了計程車,輕輕開門,妻子沒被吵醒,她有時會注意到我出門,顯然昨天累壞了,我慶幸沒吵到她。

    等車時,發了line,「大美女小美女,爸去跑烏來馬了,抱歉忘了說。」

    烏來很美,但美的名氣長年被籠罩在觀光景點的氣息中,很多人或許不以為然了。

    但主辦單位的主事者邵老師(邵敬一),是跑馬界奇人,把辦賽事當成一種修為吧,他的賽事,不重速度,重過程,他總希望參與他的賽事的跑者,能更留意沿途的風光,能更體會賽道上主辦者的心意,我跑過他主辦的「香魚馬」,非常辛苦的一場全馬,但我竟然跑進了翡翠水庫的集水區,看到了台電的發電廠,在最後兩公里登山階梯上體會了「為山九仞」,不小心,就會「功虧一簣」的最後一哩路的掙扎!

    所以,我知道這場烏來馬不好跑!給了八個半小時完賽,還安排了沿途景點的說明,電影《賽德克巴萊》林慶台牧師的講道,你就知道邵老師的「馬拉松哲學」了!

    我沒參與邵老師的苦心孤詣的安排,因為我擔心自己體能撐不了那麼久,於是,我按照自己的速度,慢慢跑。

    但邵老師的用心,我看到了,烏來真美,絕大多數的跑者,在他們事後的發文中,都提到了烏來馬的驚艷,山高,水清,小徑深幽,流水淙淙,密林深邃,跑進信賢部落的難得經驗,讓每位跑者都有深烙於心的印象。

    我最後是七個半小時完賽的,沒有跑得半死,我覺得比香魚馬好跑,但我痛得半死,最後十公里,我發生了「燒檔意外」,內褲摩擦兩腿內側,大有舉步維艱之歎!

    最後十公里,忍著痛,我是放快腳步,以一小時約莫六公里的速度快走,但姿勢一定很難看,為了減少摩擦,我應該是「大外八字」的姿勢,像螃蟹橫行吧!

    但感謝烏來馬的好山好水,我最終完賽了,成績不好,但,還在我後面的人不少!回到家,兩條大腿內側紅腫不堪,但,我跑完啦!

    昏睡一晚後,早晨,叫女兒起床,看妻子整裝,一對母女漂漂亮亮的出門,我則澆花,餵魚,把衣服拿去洗衣機,給自己沖一杯咖啡,站在後陽台上,望著週一的遠方。

    每一天,都是一天,但每一天若沒有昨天的累積,今天的繼續,明天的期待,我們怎能安心的過每一天呢!

    女兒長大了,妻子越來越有自己的成就了,我多幸福啊,有這麼幸福的家,這麼多奮進的朋友,這麼多跑道上相互祝福的同好,百馬累進23馬了,快了,快了!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