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電農培訓串資源,魚鄉中的餘香咖啡

中央社/ 2022.09.30 10:55

電農培訓串資源,魚鄉中的餘香咖啡

(中央社訊息服務20220930 10:55:40)「我爸一直都不相信我要放棄百萬年薪的工作回來養魚,他覺得我想休息,直到離職第二個月他忍不住問:『啊你真的不去找頭路?』。」張博仁說起過往仍歷歷在目,這位被青農們稱博仁哥的彌陀在地漁人,有著中山醫學院的學歷,待過穩定的工作,而後放棄正飛速發展的生物科技高薪,只為返鄉養魚!

「通常穿西裝打領帶的轉來碰水、摸土,全身又濕又髒,沒幾個禮拜就會放棄,但我很堅持跟他說我要養魚,我爸覺得他的小孩讀那麼多書,讀到頭殼壞了!」他說完自己也笑了。

過去的他工作穿皮鞋,爸爸想試探他是不是真想養魚,便帶他去買雨鞋,「你從今天開始下魚池!」從這句話開始,他不只下到魚塭養魚,更往下深耕,拓展到整個地方產業發展及創生。

撐一個夢想 培育在地青年創業家

「產業六級化」一詞源自日本,強調農業經營應從一級生產、二級加工到三級銷售服務延伸等,整體一脈的思維規劃,1x2x3=6彼此加乘達到產業六級化,藉此提升產品獲利率,更拉高一級生產者的主導權。

「我們生產者不只面對天、面對魚,更要面對土地、水和人,我們要想辦法找到這些東西的平衡點,像是我魚養好了,但人沒處理好就賣不好。」他以產業六級化為經營手法,落實在彌陀,成為一個自主循環系統。

他創建六公頃魚塭的「漁創客青創基地」,募集對漁業有興趣的大學生,組織一級生產養殖的「漁人隊」,不只培養年輕人實務技能,更鼓勵他們自營魚場,留在家鄉勇敢創業。

更創立「責任生產」平台,仿效日本農產品寫上產地及生產者人名,「如果每個小農、小漁要把自己的名字放在產品上,他敢種的不好嗎?我覺得不敢!而且種得好更是一種榮譽感!」帶領青農們進行責任生產,讓生產者負責任地在產品上驕傲地貼上自己的名字。

在食材終端,他打造「餘香咖啡館」接軌產地餐桌,不只桌上魚蝦是由他自產,青菜也來自在地農家,就連雞蛋都是服務生自家養的。工作團隊多達三十位,「我想創造在地就業機會,讓年輕人回得來,活得下來!」

  

「餘香取自魚鄉,這是彌陀第一間,也是目前唯一一間咖啡館。」坐在「餘香咖啡」的戶外座位,後方是以數個貨櫃組成的舒適室內座位,和能遠眺海景的二樓空間,對面是孩子們玩玩具、盪鞦韆的小草地,遠一點的圍籬外,大怪手正停駐整池的則是「食魚教育基地」。

  

「小朋友在這裡可以看得到魚、摸得到魚,現場抓起來的魚直接在咖啡廳料理,一邊享用產地餐桌的新鮮,一邊在餐桌上講解,與孩子進行食魚教育。覺得好吃的,還可以到旁邊的直販所購買食材回家。」從生產到教育,將正確觀念傳遞給下一代,是他對漁業未來的期待。

電農培訓 讓年輕人更貼近漁業

各項計畫不斷延伸加上自有產品等,都需要網路行銷、電子商務來推波助瀾,青農夥伴推薦他參加農委會「電農培訓及輔導專案」,透過課程及專業輔導的協助,將這些計畫及產品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老師在行銷輔導的過程中,帶來很多新的資訊和資源,也讓我往不同的方向去思考,對我很有幫助。」參與電農培訓的青農夥伴們也彼此結盟,以團隊的力量進攻線上及線下市場。

他們不只新開拓如:主婦聯盟、台灣好農等通路,也實踐課程中學到的精準TA (Target Audience)觀念,依照自身產品屬性分眾行銷,有的經營精緻漁產高端市場,有的主攻大宗團購市場,「透過分眾行銷,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消費者族群,也更能因此創造好業績。」

坐擁無敵海景的秘境-餘香咖啡,也在網路上靠著口碑行銷打響名號,不只可以賞美景喝咖啡、在主人家的解說下品嚐彌陀在地新鮮農產品製作的美味餐點,喜歡的話還可直接購入料理食材,甚至幫寶貝毛小孩帶上以彌陀盛產的虱目魚做成的貓食罐頭,達到產業六級化經營的終極目標。

「一個人只有一雙手、一雙腳,做不了大事,要就是一群人!」他稱自己是這群人的探路者,其他人則說博仁哥是膽子大、不怕死的傻子,傻氣的一路堅持在漁業永續發展這條路上,為下一個世代而努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