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朱亞君》站在他面前,心靈都是衣不蔽體的

愛傳媒/ 2022.09.29 05:15

朱亞君》站在他面前,心靈都是衣不蔽體的

朱亞君》站在他面前,心靈都是衣不蔽體的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世界上有兩個人的手機,你千萬別撿,撿了也切莫破解密碼。

    一個是大師兄,那些水裡山邊大火下、白的綠的黑的,相信我,看了會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另一個是徵信阿宅謝智博,據說他的通訊軟體,只要瞥一眼,你靈魂深處都能聽見來自四面八方的「鬼哭神號」,那是被背叛、被欺詐、被傷害後,痛苦的吶喊與怨念。

    我對他的工作太好奇,因為每個人來到徵信社求助,心靈上都是衣不蔽體的,他們會把最內心的恐懼、不安,最不堪的敗德、貪欲,或者最激狂的憤怒,徹底爆炸的表露。

    尋人、抓姦、跟蹤,真相是如此不堪,人性是如此黑暗。謝智博說:「這工作讓我太痛苦!」很多人以為抓姦可以掌握更多談判的籌碼,但抓到的那一刻,不是你回不來,就是他回不去了。   在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情緒下,私底下接觸的智博卻是非常非常安靜,追稿的一年時間,我曾不斷寫訊息鼓勵加威脅,我洋洋灑灑我熱情奔放,總是得來三個字:「是,阿姐。」「好,阿姐。」那是一個永遠禮貌的距離。我發現螢幕上他的侃侃而談,都是為了工作職責,謝智博有一道門,在16年徵信工作,看盡這世界上殘忍、扭曲,甚至泯滅人性的事情後,他輕輕的關上了。

    我試著去揣想他,那個在新聞報導中的熱血偵探,幫女大學生尋母、幫老榮民跨海尋親、無償協尋自閉兒……他用他的專業,熱衷尋親的工作。七歲父母離異,他是奶奶單獨帶大的孩子。他說他的內心有個填不滿的洞,那個洞讓他很痛苦,只有在完成尋親的工作之後,他的痛苦會稍稍減輕一點。

    僅有一次,我和謝智博約在餐廳,我習慣性選個貼牆的座位,讓作者背對其他客人,那是我年少時短暫在唱片圈工作的訓練,避免大眾認出「主角」,做為主人的自己則可以掌控全場。不過才坐下十分鐘,明顯的感受到智博的不安,心一通,我笑出聲:哎呀,我坐了福爾摩斯的座位了是吧?

    他也笑了。那是我們最靠近的一刻。

    知識、觀察、推理。謝智博把他所有的心緒、思考都放在這本書的文字裡,這是一個熱愛文字讀聯合文學雜誌的徵信社業者,這是一個可以不斷為工作變形、讓自己的身影逐漸模糊掉融入背景的人。

    但這不就是一個偵探所該具備最專業也最獨特的本事嗎?

    十個徵信社成員,有九個會說自己是看《福爾摩斯》長大的,喔,有一個成為了他。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