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蔡詩萍》巧遇楊耀東,巧遇我的青春年代

愛傳媒/ 2022.08.19 05:25

蔡詩萍》巧遇楊耀東,巧遇我的青春年代

蔡詩萍》巧遇楊耀東,巧遇我的青春年代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提早進電台,看傍晚現場訪談資料。坐在林書煒台長的辦公室裏,埋首,忘神。突然企製敲門,說有貴賓先到了,可以進來坐嗎?當然可以。台長室本來就是貴賓室。

    來客一坐下,我立馬浮出「楊耀東」這名字。沒錯,楊耀東。因為,這幾天,娛樂版新聞,有他睽違數年,返台參加民歌演唱會的報導。但我能認出他,純粹是走過人生的本能,沒辦法,他是我的青春年代很紅的民歌手啊!

    他很客氣,說常在網路,或媒體上,看我的評論,或文章。楊耀東大我幾歲而已。說他是我的世代很紅的民歌手,正確無誤。他還是學生時期,就在民歌嶄露頭角了,他也算從民歌轉入流行歌曲,很成功切換舞台的一位民歌手。膾炙人口的〈山裡來的女孩〉、專輯《季節雨》裡的〈季節雨〉、〈星期六〉,當時很夯,到現在,在KTV裡還有人會點唱。

    記憶中,楊耀東不是很清瞿的那種年輕人,而是,肉肉的,但韻律感非常好,他唱〈星期六〉時,又唱又跳的,在那年代,十足有紅的本錢。英挺,帥勁,陽光,是他給我留下非常清晰的印象。

    我們坐在台長室,聊了大半鐘頭。他要上的節目,是李明依的現場,他很敬業,提早到了,我很運氣,陪這位我年輕時竄紅的民歌手,聊了好久。

    他跟當時紅極一時的「女神」崔苔菁的妹妹,也非常艷麗的崔愛蓮,兩人的戀愛,婚姻,由於崔愛蓮的氣喘病發驟然離世,引起了當時很大的關注。

    我望著他,心頭不免浮起差不多二十年前的崔愛蓮過逝的新聞。楊耀東說,崔愛蓮驟逝後,他有一整年的時光,陷入憂鬱,每天寫日記,記下他想跟愛蓮講的話,像獨白也像對話。

    一年以後,他知道再不能這樣陷溺下去了,於是,整理行李,結束日記,去美國跟家人會合。這也是他二十餘年來,定居拉斯維加斯的原因。遠離了台灣,也就遠離了某種情傷的故園。

    我們聊了不少,從彼此的老父老母,到人生不再年輕以後的,種種面對自己的真誠。他說他打網球,照顧爸媽開的餐廳,陪伴高齡雙親,玩玩電吉他,很珍惜擁有的一切。

    我說,我跑馬,我寫書,我評論,也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不可避免,他問我怎麼看台灣政治,兩岸未來。我也不迴避,一如我在廣播的評論,臉書的文章,我據實告知我的觀察。直到,李明依的企製,來邀請他進入直播室。

    我送他進去,看到昔日的楊耀東,唱著〈星期六〉的楊耀東,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我們的青春歲月,闔上門,關進一個不會再回來的年代裡。

    還好,我們都懂得珍惜了。誰不曾年輕過呢?誰不曾風光過呢?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地球快知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