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劉家榮:「監督市政聯盟」是個共融發想,拋磚引玉期待大家提供建議!

今傳媒/今傳媒 李祖東 2022.08.11 21:03

【今傳媒/記者李祖東報導】監督市政本就是議員的職責,但在監督上必須要能確實。過去台灣的政治型態,政黨的利益往往大於國家的利益,常常會有「議會、國會席次爭取過半」這樣的口號出現,一旦執政黨的民意代表數過半,能否實在的監督就變成是個大問號了。「聯盟」的概念,就是要擴大範圍邀請各界的加入,除了民意代表跨黨派的聯合外,更希望能將監督權交付於全民,真正達到「還權於民」的民主體現。

民眾黨旗鼓鹽區市議員提名人劉家榮 律師表示,網路的興盛,人民對於政治的參與度增加,這個全民參政的發想,主要是補強代議政治的不足,而民間也有許多專家、學家,相信能提供很完善的市政建議。另外,為因應社會的E化,網路使用者年紀都較輕,透過跨區域的聯盟模式,可以讓18歲、甚至更年輕的公民能直接參與各項的公共政策,讓全民皆是委員、全民皆能監督,大家都是官員。假若能將代議政治中人民的監督權力放大,讓人民除了能透過選票選出適任的民意代表外,還能透過「監督市政聯盟」的系統,與民意代表們共同監督市政,讓政治轉變成普世價值,不需要再等到四年一次的投票才能孤注一擲。「監督市政聯盟」是個模式發想,拋磚引玉期待大家提供建議,所有細節都開放討論,不論是e化的網路議論、實體的會議模式,不講求制式型態,「聯盟」是個資訊匯集、意見落實的母體概念,讓社會多一點正向的力量、多一點的探討,讓大家都能為自己的國家盡一份力,與其繼續對立批判,不如一起改變台灣。

李伯利 更生人牧師表示,我國的政府現在強調著民主,但是我們一直沒有感受到人民真的能夠作主,政府究竟有沒有真正在聽人民的聲音。其實,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都是很灰心的。政府往往只聽到片面的聲音,完全聽不到我們平民老百姓的聲音,所以沒有辦法去體會到有很多人可能每個月要繳水電費、吃飽飯都有問題;這些人民的生活問題政府都沒辦法聽見,所以我們真的很渴望,有一個是「以渴望聽見人民聲音為導向的平台」能夠被建立起來,而不是為民主,而不是偽平台,而不是真的來讓人民作主,但實質上並不是作秀、操作,所以我們非常樂觀其成,當然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我們相信一步一腳印,一定會看到成果。

李仁宗 里長表示,我本身在基層服務,擔任鼓山區建國里里長32年,非常的感恩這個社會。最初民國75年要出來選里長時,因為我只有國小畢業,學歷不足而無法參選,後來是因為制度改變才能參選里長,否則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為民服務。我的理念很簡單「民眾需要、我就出動」「不貪不求」,我常常告訴我的里民們,台灣的民主政治真的民主嗎?政黨往往在還沒掌權時都充滿理念,但掌權後呢?這是我們必須要認真思考的。在中國的傳統思想中,孔子的禮運大同篇中提到「選賢與能」何謂賢?何謂能?賢者能者要「兼善天下」,而當今的政治人物似乎都不是這樣,所以談到監督市政聯盟,人民就是需要這樣的發聲跟監督管道。

王夏儷 中華亞太音樂交流協會理事表示,談到這個全民監督的這個聯盟呢?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跨黨派聯盟,因為我本身也是無黨無派,我都開玩笑的說我是七色彩虹,但目前我們國家是綠色說了算的「一言堂」,我自己真的是心有戚戚焉,所以我希望這個市政監督聯盟能夠變成「異言堂」,大家有自己任何的想法、意見、遭遇,都能夠在這個聯盟中提出,然後藉由聯盟能夠形成一股力量去督促、監督我們的政府,像剛剛所提的同選區市議員跟市長同框宣傳、互相拉抬相挺,這樣還要監督什麼,這不就是球員兼裁判嗎?市議員本來就是要監督市長、監督他的市政,他的執政,那怎麼可以跟他同框了?那你跟他同框?你還要監督什麼?所以,我覺得這就可以拿來當成市政監督聯盟的第一個討論議題,我就覺得非常有力量、有意義。

我舉個自己生活上遇到的例子,去年的城中城大火,我自己就是一個另類受災戶。當時事件一發生之後,高雄市政府就大刀闊斧、雷厲風行,一紙公文下來,就把我家的牆壁敲了一個洞,後來我跟公務局、建管處抗議了很久,我也找了市議員協助,也去了市議會也跟工程師跟專家討論了很久,但還是沒辦法解決我遇到問題,我覺得人民真的是力量太薄弱了,難道我們真的只能照單全收?我們是有管委會,還是必須要去概括承受這一切,政府到底是為人民服務,還是都只思考自己的政治前途。所以我覺得,希望監督聯盟能夠順利運作,讓我們有管道可以去訴求、可以去為自己發聲,真正代表人民的心聲,而不是代表任何黨派立場。

卓錦漢 卓著文化總編輯表示,我是一個市井小民,在一個機會下認識了劉律師,我覺得他的理念「全民參政」,以我現在65歲的年紀,在台灣這三、四十年來所見到,民主應該是人民作主,而進步應該是要越來越好,但我並不覺得我們的生活有越來越好,以個人的收入來說,我現在為了不讓公司倒下去、為了照顧員工,我必須用這3、40年辛苦買的房子去貸款,真的讓人很感嘆。30年前跟30年後,現在的環境讓我們這些市井要求一個溫飽、能照顧員工都覺得相當有困難。

政府一直講人民作主,早期我們在公投的時候,有一些議題其實我們不希望執行、或者要執行的,但是政府並沒有照公投的結果去執行,甚至最近幾年萊豬進口問題,政府也沒有經過我們人民的同意就開放進來;日本的核災食品要進來,也沒有經過我們同意就進來了,而受害的都是我們台灣人民;像最近的美國副議員來台、中國軍演的事件,如果真的打戰,上戰場的還不是都我們這些百姓。人生60幾年來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記者會,所以謝謝劉律師的邀請,就是市井小民把自己工作、生活的問題講出來,也是希望說透過這樣的一個全民監督,我沒有要參政但是可以監督。

黃束靜 音樂老師表示,我本身在教育第一線,我感受到少子化的可怕,就是質與量的不好,再加上因為大家普遍都晚婚,薪資比較低所以父母親工時都很長,孩子幾乎都是在安親班長大,所以他們也沒有很充裕的運動量,所以這10幾年下來看到孩子過動、注意力缺失、精神官能的疾病越來越多,我對於我們下一代環境問題、教育問題也是相當的擔心。另外,自從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這兩年因為疫情的關係,經濟的惡化是讓大家最有感的,一些商圈、夜市的沒落,而政府不斷開發,但相對的房價高漲,商業區隨著炒作不斷轉移,反而導致人口流失。所以我自己對於教育這一部分、下一代的願景、居住的環境問題,我希望在這個市政監督聯盟內,可以跟大家集思廣益的一起討論解方。

黃鋼 社會觀察家表示,我覺得劉律師發起這個聯盟,是非常有願景的,我們大家共同來提高人民的意識水準,然後全民加入這個對於自己國家、或者自己本身利益關注的平台,可以讓執政可以被確實監督。

 

 

地球快知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