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民進黨提名的「邏輯」

觀傳媒/ 2022.07.02 06:26

文/鄭文嵐

民進黨「會選舉」是眾所周知,過去他們引以自豪的是其初選機制,還標榜即使初選殺得「刀刀見骨」,但最後還是會「團結」一致對外,但那是有國民黨這個「強敵」在旁虎視眈眈,為了「存活」下去,不得不挑個「戰鬥力」最強的人出來,歷經一場場選戰的洗禮,也讓民進黨頗有斬獲;對國民黨來說,在民進黨將其黨產榨乾後,這個靠著「金權」選舉的百年政黨已難有「集體戰力」可言,其沒落衰敗更是不爭的事實,地方性的選舉還勉強可憑候選人的「個人條件」與綠營一較長短,全國性的選舉綠營在「芒果乾」的加持下,即便藍營有韓國瑜那樣的超高人氣,最後也只得黯然敗下陣來。因為主客觀環境已經改變,民進黨連過去標榜的「清廉勤政愛鄉土」都可棄若敝屣,何況只是黨內的「初選制度」?當前民進黨的「國民黨化」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所以在「提名」這件事上,初選已成「可有可無」的形式,選對會也只是「聊備一格」的存在,一切還是以被亞洲週刊封為「民選獨裁」的蔡英文說了算,所以「徵召」取代「初選」,也是勢所必然,只是令人好奇的是這種徵召提名的「邏輯」到底是什麼,卻讓人一頭霧水。

舉幾個例子來說,那個自以為還端坐在「防疫神壇」上的陳時中來說,當「超前部署」的神話一個個被戳破,當疫苗及快篩的弊端一個個被揭發,當「3+11」等的防疫破口一個個被質疑,當防疫的「消極作為」讓一條條生命被耽誤,他卻依然故我「老神在在」,一聲聲一句句「我負責」,說的「多豪邁多有氣魄」,只差沒把胸前的肋骨拍斷,但結果卻什麼也沒有結果,他還等著那位「神隱小英」關愛的眼神,讓他可以搭上台北市長選舉的「徵召列車」,(他還自我打趣說台鐵太慢,現在很多人都「搭高鐵」),幻想著「三腳督」的情況下,他「可能」當上首都的市長;不過說到受青睞受關愛的程度,林智堅絕對可以拔得頭籌,先是企圖透過修法,讓新竹縣市合併,以為他取得「合法身分」參選「第七都」的市長,只可惜過於倉促上路,最後不得不宣布「放棄」,然而小英的「愛將」果然名不虛傳,ㄧ計不成換一計,一市不成換一市,他「欣然」接受主子的「安排」,改換跑道到桃園市參選,即便二年前綠營嘲弄韓國瑜是「落跑市長」,現在雙標黨卻對此毫不「避諱」,只要主子高興,所有規則都只是「僅供參考」;說完「大都會」再回頭看「小鄉村」,在我居住的五結鄉民進黨的提名也令人「有看沒有懂」,四年前說要開除違紀參選卻挑戰黨提名人成功的沈德茂,後來卻虎頭蛇尾沒了下文,這次說要徵召他參選鄉長但卻訂出各種「條件」,結果沈不答應,之後黨部就開始「抹黑」他,更扯的民進黨宜蘭縣黨部竟然「出奇兵」,徵召四年前代表「時代力量」在羅東參選議員失利的歐志銘,(至於他是否加入民進黨?或是什麼時候加入?這對民進黨而言似乎根本無所謂,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二黨一家親」,不是嗎?),由這個東洋博士來跟沈鄉長打對台,這中間的起伏轉折,相信自認再懂選舉的人也會「跌破眼鏡」,雖說是小小的地方事,但也應該得到民進黨黨中央的應允,「神隱小英」的影響力在台灣絕對是「無遠弗屆」。

寫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我的標題好像「下錯了」,民進黨的提名根本沒有「邏輯」可言,所謂「邏輯」必須有公認的基本前提與嚴謹的推理程序,以民進黨當前的傲慢程度,倒是那句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最為傳神,所謂「謙卑謙卑再謙卑」固然已是個笑話,對一個能在文化講座中當一些年輕人的面,說出她有「1.5個博士」學位的蔡英文來說,她還有什麼話說不出來、她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再看看三年前黨內初選她怎麼「做掉」賴清德,一些深綠學者所組「黨內初選觀察團」以「痛心疾首」來形容,還罵民進黨「一窩都是賊」,沒一個乾淨的,甚至於「傾日月潭的水也洗不乾淨」,那時如此,現在自然更肆無忌憚;只是如今倫敦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讓她吹了多年的牛皮即將被戳破,她還能坐的安穩?睡的安穩?不過話說回來只要臉皮夠厚,她「好官自我為之」,誰又能奈她何?誰也不能否認她是當前台灣命運的主宰者,選舉提名不過是「小事一樁」,她哪會把「民主進步黨」的「民主」跟「進步」當一回事?

(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