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林靖祐-照明x建築的設計二三事

欣傳媒/ 2022.06.29 01:38

崙坪文化地景園區—曲梁木構造建築;圖片提供/台灣照明人協會

上次看完建築師王喆在台灣照明人協會所舉行「照明x建築的設計二三事」照明人講座中,對於建築與照明的經驗與想法後,這次我們來看看照明設計師林靖祐對於建築與照明的經驗與想法,及在照明和建築不同專業領域的思考方式,如何打造出具備巧思、合宜舒適的美感空間,還有設計者如何獲得業主的信任、與業主溝通的實務經驗分享。

建築師王喆及照明設計師林靖祐於照明人講座對談;圖片提供/台灣照明人協會

林靖祐/CosmoC 沁弦國際設計設計總監 
王喆建築師的分享令人羨慕,作品是藉感性跟理性交織所完成,我過去合作的建築師多投身公共建築,很難有感性的空間可以發會。我是實踐大學室內空間設計學系畢業,先在台北工作一陣子,於2006年前往紐約 PARSONS 設計學院攻讀建築照明設計取得碩士學位。畢業後留在紐約工作,之後才返回台灣開業,並在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教課,過去也在東海大學、台北藝術大學及學學文創等授課。近年著重在大型公共建築上,本次講座將分享三件做作品及兩件事情。

南寮波光市集/新竹市南寮漁港
這個作品從2016年開始規劃,直到2021年才完工,讓原本沒有代表地標的南寮漁港,有了一棟讓人印象深刻的公共建築。2016年初始的提案跟最後完成的樣子完全不同,過程是慘痛的翻案經驗,最後定案的建築是運用波浪式的屋頂由垂直似日式木造的柱子撐起。規劃建築照明時,也就從這兩個元素切入,這個案子是由林聖峰設計,為讓建築保持簡潔,他留給安裝照明設備的空間非常小,因此第一個挑戰是要讓燈具融入空間,不要粗野的破壞整體樣貌。第二是要滿足公共建築的照明規範,達到基本照度。最後的照明是由三處的光源達成,一處是在波浪屋頂下的吊燈,由下往上來將波浪屋頂洗亮,讓光可以延著曲面展開,第二處則是由柱子的基座往上打,將建築的垂直結構照亮,勾勒出建築的形體,一路延伸到屋頂的光。第三處則穿梭在空間哩,打亮攤販銷售的機能燈光。

照明設計是非常理性的,有許多細節必須去滿足,但這些圖面上畫不出來,只能仰賴想像跟電腦模擬,但最後的效果還是要等建築完工後,光打亮才知道是否達成,照明的魅力跟挑戰就在此,考驗設計者對空間的想像力。

南寮波光市集;圖片提供/台灣照明人協會

崙坪文化地景園區—曲梁木構造建築/桃園市觀音區
本案是2021年初啟用,設計是從2018開始,當時設計者是以「葉子」為發想,但最後完工發出的新聞稿卻以「甲殼」來介紹,也反映公共工程給予感性的時間很短,照明考量的是怎麼在夜間營造舒適的氛圍,並且需要讓燈具跟木構造建築體完美的結合,讓燈光跟空間、結構進行對話。白天給人的空間感是明亮,可乘涼躲風避雨的庇護所,夜間則作為一個可聚會的場所,故第一個挑戰是要滿足照度,第二則是需與木構造結合,因此開始思考棚架下活動的樣貌,試圖藉光讓來訪者認識建築,並給予與白天不同的建築表情,展現漂亮的木結構。

看似複雜的燈光其實只有三種,第一種是用小瓦數約9瓦的小燈裝在其龍骨上,透過照明計算確保照亮度可以滿足下方活動需求。第二個燈是放在甲殼的腳上來強化落地感,於夜間將其勾勒出量體穩定的站在草地上。第三個則是藏在複層的木結構裡,藉由其明暗之間的交錯,來讓木構造視覺層次更加鮮明。

於設計尾端,業主追加增加座椅,希望在大棚架內提供可休憩的地方,設置在兩側的腳旁,此時燈光設計就需更妥善的考量照明角度,讓使用者走到椅子旁時不會被光閃到。綜合來說,崙坪案是訴求光聚集不發散,讓光隨著結構往上來勾勒出結構的線條。

崙坪文化地景園區—曲梁木構造建築;圖片提供/台灣照明人協會

微笑盒子及幸福盒子/新竹市護城河畔
本案是作為停車場的出入口跟公共廁所使用,總共包含了這三個空間,從2016年開始設計,於2019年啟用,同樣由嶼山工房的林聖峰設計,一貫的未留空間給與照明燈具安裝 ,考驗的是燈要放在哪裡,該怎麼打亮空間。公共廁所是用耐候鋼跟玻璃所組成,最後是將燈藏在建築細部裡,在現場只會看到兩具崁燈,那是因必須滿足公共空間基本照度,不得已只好露出來,其他則主要是打亮出入口處,提供人進出足夠的光線。

兩座停車場出入口的建築體,還提供瞭望台的功能,透過設計成為基地周邊的視覺焦點,同樣將燈具藏在材料跟材料接合處,將建築的垂直跟水平打亮。鋼構樓梯也藏有燈具,從側邊將金屬網格的踏面洗亮,來確保夜間使用的安全。照明設計有趣的地方是透過理性的思考,卻要呈現感性的空間氛圍,首要是讓人感到舒服自在,再來才是感性跟情懷。

微笑盒子及幸福盒子;圖片提供/新竹市政府

第一件事:照明顧問?
我常被問到,可否請我當案子的照明顧問?答案是不可以一概拒絕,因顧問提供的是諮詢服務,既然需要照明設計,就該聘請照明設計師設計,怎麼會是聘請來當顧問呢?就好像買地要蓋房子,不是請建築師設計而是聘請他來當顧問一樣。那什麼是照明設計師?具備怎樣的專業?

我引用在美國紐約工作時,前輩的一段話和各位分享:
「We see light as more than a tool; its interaction with surfaces and materials tells an emotional tale, providing depth and structure to a space.光不僅僅是一種工具;光與材料表面的相互作用有如講述了一個具有溫度的故事,使空間與建築更具層次與深度。」「We are more than lighting designers – we are philosophers, storytellers, and tailors who identify the essence of a project and craft our designs into vivid architectural metaphors. 我們不僅僅是照明設計師 — 我們是哲學家、故事講述者和裁縫師,我們能識別一個案子的本質,將我們的設計轉化為生動的建築隱喻。」-- OVI公司Jean Sundin & Enrique Peiniger

因此照明設計師與建築師的工作相同,都透過與業主的溝通討論,來提供完整的照明設計跟總體規劃,而且不僅只是夜間照明,也能跟建築師討論白天自然光與人造光兩者相互之間的關係,照明設計師不可能只靠嘴巴講,勢必需要實際操作,就如同建築師的工作一般。

第二件事:照明設計費
常常被建築師、業主問照明設計費怎麼計算,當我將計算方式講述給對方聽,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好貴」,這讓我很沮喪,因為照明設計需要的專業,以及付出的心血跟人力並沒有比較少,若實際由設計費來計算,照明設計是建築師下的複委託約為6%,若工程款假定為100塊來計算,建築師的設計監造費為6塊,那照明設計費則只有0.36塊,但我們與建築師事務所的人力成本是相同的, 導致為了生存必須接很多案子,假設建築師一年需要兩個案子才能打平,我至少需要12個案子,非常忙碌工作卻沒有合理的報酬。故照明設計師應該要團結,共同推動業界認識照明設計,當業界、大眾都認知到照明設計的重要性,開始關注光環境,才能獲得合理的報酬,讓這個產業健康長遠。

照明設計師林靖祐;圖片提供/台灣照明人協會


【延伸閱讀】
新竹漁港「波光市集」 南寮最美地標!
==========
圖   片/台灣照明人協會 
文   字/王進坤
編   輯/蘇琨峰

 

更多建築旅行、生活品味、設計相關活動請上【欣建築

立即加入欣傳媒[email protected],月月抽好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