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王惠珀感懷隨筆》這一代的Ph.D.們,我們神氣什麼?

優傳媒/ 2022.06.24 08:37

藥食安全的政策不可背離人道,須以實證醫學行風險預防的管理。

 

作者/王惠珀

 

《前言》

短短兩年,美國萊豬、日本核食、國產疫苗、以及新冠檢測試劑以違背實證科學的方式,接連上場,引發社會不安。主管機關用手(落實政治任務)不用腦(捍衛專業)的施政,專業人真的看不下去,也無法再沉默。

 

萬象歸宗,「生命科學」終需結合生命與科學,做哲學層次的思考。生命科學產品也需以保護生命及捍衛人權為前提,做預防風險的管理。

 

看不見的危險最危險,使用生命科學產品該如何預防風險,專業不能沉默。

 

《綠色通道的神話》

二年前(2020年8月),食藥署以「綠色通道」進口萊豬,因為總統說了算。核食循同樣的通道進來,因為行政院長說了算。「綠色通道」顛覆了食品審批的標準作業程序(黃色通道)。

 

進口萊豬該走專家審議的黃色通道SOP,而不是總統說了算的綠色通道。  

 

一年前(2021年8月),食藥署以「綠色通道」通過高端疫苗EUA,顛覆了藥物審批的標準作業程序(黃色通道),因為總統說了算。使用這樣的產品既不人道,也違背了「實證醫學」,讓國人投入讓生命走鋼索的賭局。

 

黃色,是普世用來代表預防風險的顏色。我們在新藥審批上早已建立一套「風險與療效之系統性評估」的黃色通道。政府卻走「綠色通道」,以低階的科學管理拱出無足夠實證資料的產品,陷人民於不可知的用藥風險中。

 

疫苗不走正道,走了總統的綠色通道,人民怎能不生氣。

 

接下來,食藥署通過「富樂新冠病毒檢測試劑」EUA。一個月後撤銷該EUA,人民才恍然大悟,審批過程只做書面審查,沒有走黃色通道(包含確認品質),所以沒人知道用了該品是否造成染疫誤判。當社會譁然時,食藥署長說:「我們依法核准,你們該去譴責廠商違法,怎麼來譴責我食藥署?」指揮中心也說,我們只管合法,不管非法。

 

我們要問的是:政府不需要先攔截違法申請案?政府不把關,要這個政府何用?申請案寫著「美國製」就是品質保證?產品好壞不是科學說了算,是「美國製」說了算?

 

這四個攸關人民身家性命的藥食大案,以「綠色通道」顛覆科學與專業辦案的「黃色通道」。有如此墮落的綠色神話,人民只好隨人顧性命。

 

《哲學博士》

臺灣多的是生命科學領域的哲學博士(Ph.D. Doctor of Philosophy),頂著Ph.D.光環,可曾認真想過這是「大科學小生命」的科學,還是「小科學大生命」攸關生死的哲學?

 

「人吃(用)東西」是個敘述產品與身體夥伴關係(境界)的學問。既然「人」是主詞,就當思如何預防產品對人的傷害。因此服膺人本、人道,是生命科學家的基本素養。

 

問題是,台灣的教育只重科學,博士養成教育中,缺乏科學與生命需做整合思考的邏輯訓練,於是只思「東西」的科學,褻瀆了「哲學博士」的名器。

 

既然「人」是主詞,為人民把關的公權力,就須奉行知險(知識)、避險(防錯)、知錯(檢討)、除錯的程序(PharmacoVigilance Planning and Risk Minimization Planning,簡稱PVP/RMP)。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Harmonization給出的這個藥政指引(Guideline on Process Validation),就構成了科學及專業不能向政治投降的先決條件。二年前川普總統在記者會上預告疫苗,USFDA、醫學雜誌、廠商輝瑞藥廠立刻跳出來嗆:「總統先生,我們這一行不是這樣玩的,請你閉嘴!」

 

《誰在決定蒼生的命運?》

筆者在參與公職的過程中,屢見掌權者急於用人民的身體拼經濟而不汗顏。這樣的Ph.D.通常只有「物本」的思維,既無預測風險的知識,也無能力處理風險。缺少人文素養的人在施政,臺灣怎麼會好?

 

更糟糕的是,Ph.D.們一旦服膺政治,關起腦門,用雙手落實長官交付的任務,專業就投降了。例如,衛福部忙著製造業績,撈過界,跟風經濟部,用人民的身體拚經濟。例如執意讓萊豬進來,就先畫靶再射箭,捨棄「既知萊劑是毒,就該以嚴謹的審批程序為進口萊豬把關」。

 

為官的只要想想,貴兒孫也有機會用到走「綠色通道」入市的萊豬、核食、疫苗及檢測試劑,會不會嚇出冷汗?會的話,對蒼生還有一絲絲同理心的話,當初奉行ICH「知險、避險」指引,防範於先的話,後來引發的(公投等級的)社會不安與動盪,就不會發生了。

 

《結論》

為了安心過活,上述案例,筆者從五個面向給主管機關的相關人等打分數:(1)以「哲學博士」論Ph.D.的素質,不及格;(2)以「管理」論為藥食品品質把關的能力,不及格;(3)以「專業」論為人民安全把關的能力,不及格;(4)以「人道」論對蒼生是否具有同理心,不及格;(5)以顏色論施政績效,100分。

 

朱熹說:「窮理(格物致知)居敬(悲憫蒼生)乃天理運行之道」。我們這一代的Ph.D.,違背了「哲學」博士的名器,我們神氣什麼?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