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陳婉真說故事》台獨街上的商滿生紀念館

優傳媒/ 2022.06.14 22:39

 

商滿生紀念館開幕當天,多位二二八受難者後代前往祝賀,左/韓良城(韓石泉兒子),中/王克紹(王育霖兒子)右為商毓芳。此外,蔣渭水孫子蔣伯欣 ,林茂生孫子林承志,劉明兒子劉榮凱也都前往祝賀。(圖/蔣耀賢提供)

 

作者/陳婉真

 

今年6月12日下午的台南市民權路上,有一間立面優美的老屋被稍作整理後,成為「商滿生紀念館」並正式開幕,紀念一位台灣近代史上被時代淹沒的台獨運動前輩,以及他那一代人的故事。

 

民權路是有名的「台獨街」,不只台獨聯盟的張燦鍙、王幸男、何康美等人老家在此;商滿生、韓石泉也曾在這條街上引領風騷。不過目前這間商滿生紀念館不是他們老家,而是商毓芳費盡心機找到的,屋主一聽商毓芳的規劃用途,二話不說就租給她了。

 

「韓石泉的故居就在隔壁,感覺好像是一種巧合,祖父和他兩人又能並肩作戰一般。」商毓芳說。

 

商毓芳和蔣耀賢於商滿生紀念館開幕次日,到彰化拜訪石錫勳女兒石美莎(中),尋找前輩當年的足跡。(圖/陳婉真攝)

 

成立這個紀念館的商毓芳,是商滿生(1903-1965)的孫女,從小在台北長大,荷蘭UNESCO-IHE都市基礎建設管理碩士。早年從事建築設計領域工作,後來跨足進入藝術文化領域。

 

商毓芳說,家人幾乎絕口不提長輩過往發生的事,她只略微知道,當年父母遠離故鄉台南就是要離開傷心地;直到2005年36歲時規劃台南「樹谷園區」,她碰到台灣文學館館長林瑞明(那時他還是台灣文學館籌備處主任),林瑞明問她:「商滿生是你的什麼人?」因為商這個姓很稀少,她又是台南人,讓林瑞明直覺他們應該有親屬關係。商毓芳回說是她祖父,林瑞明提供了一些線索,希望商毓芳去看幾本書,了解自己祖父的生平故事。

 

坐著的兩位為商滿生和夫人吳月珠,兩人在日本讀書時相識而結婚。吳月珠為了營救商滿生散盡家財,商毓芳想為阿嬤寫腳本拍電影,讓年輕人更容易了解那一代台灣人的感人故事。(圖/商毓芳提供)

 

「因為228及白色恐怖,讓這位台灣社會政治運動的前輩,一位書香門第,東京帝大畢業的高材生,幾乎沒有留下任何隻字片語,其中的緣由頗耐人尋味,而要從國家檔案館申請到資料卻也困難重重。

 

少數紀錄在史冊上不容抹滅的社會政治運動史實,足以證明他一生堅持社會主義理想,與對台灣民主運動的付出。1926年商滿生參與發起『台灣新文化協會』,擔任『社會科學研究部』召集人,它其實就是台灣共產黨的前身,台共是第一個主張『台灣獨立』的政黨。1927年『社會科學研究部』掌握了『東京台灣青年會』,商滿生是11名理事之一。」商毓芳說。

 

戰前備受打壓,戰後這一群在1920年代投入社會政治改革的台灣知識份子,重新看見台灣民主自由的曙光,再次燃燒青春的夢想,1946年,蔣渭川延續蔣渭水「台灣民眾黨」,成立「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因為那時國民政府嚴禁人民成立政黨),商滿生擔任台南分會理事,連他哥哥商贊生也找來一起當理事,並擔任《人民導報》台南支局長,還在同一年擔任南英商職校長。一個人接那麼多職務,可以想見商滿生是多麼急切想在地方上做些事情。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3月6日商滿生率領全市學生向政府示威遊行;3月11日商滿生與湯德章、莊孟侯成為第一波被中國國民黨非法逮捕的11名人士之一。

 

商滿生紀念館於6月12日開幕,商毓芳解釋牆上"228商行"的由來及未來行動紀念館的理念。(圖/陳婉真攝)

 

此後商滿生遭受228及白色恐怖長達十多年的迫害,前後遭到刑求並移監數次,妻子吳月珠是台南第一位女齒科醫師,想盡辦法找出商滿生被監禁的處所並積極營救。

 

商毓芳印象深刻的是,小時候看過祖母床下滿是金條,她後來才知道,祖母在祖父被捕之後,變賣家產換成金條,想辦法賄賂獄卒及相關人士,才把祖父保釋出來,房地產差不多變賣光了,後來家族陸續搬離台南,甚少提及這段傷心往事。

 

這次她要成立阿公的紀念館,一向理智冷靜的妹妹竟然和她吵了一架,原因是妹妹認為阿公沒那麼偉大,一定是當年做錯了什麼,否則為什麼解嚴那麼久了,教科書都看不到阿公的名字與事迹?

 

她說,吵這一架讓她更覺得成立商滿生紀念館的重要性,一位受過高等教育滿懷理想,並且做了相當多努力的阿公,竟然連自己的後代都對他如此陌生。

 

她說,成立紀念館的目的意在修復與縫合,她也認為本來推動台灣獨立的過程中就會有所犧牲。因此,商滿生不是可憐的受難者,而是有意識推動社會運動的先驅者,她一方面持續尋找祖父當年的印記,一方面也很樂意把他們的故事和年輕人分享,並期待在這個空間,經由眾人的創意,開創更多都市發展的無限可能。

 

說起商毓芳和蔣耀賢這對夫妻,關心文史的人士應該都不陌生,他們曾於2008年進駐橋仔頭糖廠,修復及營運古蹟空間「白屋」。商毓芳並於2014年受聘為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建立「八屋行啟」青年聚落,及「38報民館」、「小農文化果菜籃班」等培力農村轉型及青年創業平台。2017年營運古蹟雲林虎尾涌翠閣。2019年擔任電影製片,拍攝「台灣總統」電影。

 

2018年雲林縣長選舉時,除了兩大政黨的候選人之外,曾經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的王麗萍也是候選人之一,商毓芳擔任王麗萍的競選總幹事,兩人合力打一場明知不可能打贏的縣長選戰,利用選舉期間宣導文化立縣的重要性。

 

1929年間,商滿生 (中坐者) 和陳逸松 (左二,曾和高玉樹競選台北市長)、石錫純 (左一,文化協會成員石錫勳之弟) 等人,都是東京帝國大學同學。(圖/商毓芳提供)

 

今年又逢縣市長的選舉年,耳聞商毓芳有意在台南參選市長。她不否認,她說她在荷蘭兩年所學的都市基礎建設管理,就是怎麼做市長的基本功,至於經費來源,其實這一路走來他們永遠缺錢,有時和朋友商借,也有人願意提供協助,總之都能順利度過,她認為保持貧窮反而是一種激發自己前進的動力。

 

在候選人日益財團化、選舉日益庸俗化的此刻,選舉的問題我不想多問,但當她指著牆上貼著的「台灣堡圖」,訴說她從36歲開始回到陌生的故鄉,到在雲林那幾年的教書生涯,到決定返回原點開設祖父的紀念館;從一個對自己家族故事一知半解,到投入全力推動地方文史創新,到現在胸有成竹,談起台灣4千年(沒有錯,是4千年)歷史的演進,她的表情變得容光煥發,從她侃侃而談的過程中,語氣是滿腔熱血,臉上是燦爛的笑容,聽的人也忍不住和她一起沸騰起來。

 

商毓芳指著牆上的台灣堡圖,談起台灣4千年(沒有錯,是4千年)歷史的演進,談起紀念館未來要推動的理念,她的表情變得容光煥發,侃侃而談。(圖/陳婉真攝)

 

活力充沛的商毓芳和老公蔣耀賢,開幕的第二天趕到彰化,和文化協會前輩石錫勳的女兒石美莎見面。因為她從阿公的照片中看到同為東京帝大學弟石錫純,和我確認是石錫勳的弟弟後,就急著前來彰化拜訪,和石美莎談論間得知兩人除了是革命同志之外,並且是生意上的伙伴,可惜在1949年國共內戰期間,石錫純的貿易商船遭到搶劫,石錫純只能滯留中國,文化大革命時因被整肅而跳樓身亡。石錫勳則是彰化早年多次出馬競選縣長的知名黨外人士,還曾被羅織以叛亂罪嫌逮捕,並註銷醫師執照,兩位受難前輩後人相見談論往事,令人不勝唏噓。

 

祝福商滿生紀念館開館成功,希望更多關注歷史人文的人士能投入一點心力,不只找尋那一段白色恐怖期間被淹沒的歷史,也讓台灣文化的底蘊更加深厚,讓我們的子孫更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地球快知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