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薛子隨筆》談談國民黨的《朱羅紀》之爭

優傳媒/ 2022.05.23 14:58

我對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沒有特殊的利益與感情糾結。我在此,只想以“獨立的知識份子”的角度,來談談我的看法。(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這一陣子,國民黨的朱立倫與羅志强之爭,閙得紛紛擾擾。不論是民意代表、諸家名嘴、各個媒體,都有很多報導。

 

我所看到的報導,都是一面倒的撻伐,朱立倫與國民黨中央。很少看到批評羅智強得報導。

 

最新的新聞,是黃健庭、張善政、朱立倫等人,都先後出面公開道歉。但是事件似乎尚未平息。

 

我對國民黨與民進黨,都沒有特殊的利益與感情糾結。我在此,只想以“獨立的知識份子”的角度,來談談我的看法。

 

1.問題的雙向性

 

我認爲,人與人之間的問題,必然有其雙向性。換句話説,“朱羅紀”問題閙這麽大,我認爲是兩個人之間的“個性衝突(personality conflict)。不是單純的朱立倫是“加害人”,羅智强是“受害人”這麽簡單。

 

從個性來看,羅智強有很强烈的偏執性。相對來説,他“年少氣盛”,決定要幹什麽了,就一定要“蠻幹”到底。

 

朱立倫出身政治世家,一路順遂,他的個性中,有“威權領導”的成分。他不擅長於以委曲求全方式,與人相處;也不擅長,放下身段以慢條斯理的“磨洋工”方式,來擺平問題。

 

在羅智強公開宣佈,要角逐桃園市長大位之前,朱立倫曾經打了電話給羅智強,談了長長的二個小時。

 

這兩個小時的談話,我認爲,兩人之間的“個性衝突”已經發生了冲撞。

 

朱立倫認爲,他以黨主席身份,紆尊降貴,苦口婆心,對“年紀輕資歷淺”的後進,諄諄開導如此之久,竟然完全無法説動後輩,一定充滿了挫折感。最後,朱立倫不得不以“魚死網破”來“威嚇”羅智強。我相信,朱立倫自認,他已經用盡一切説辭,盡了他最大的努力。

 

朱立倫當時所認定的提名人選,應是在地的某位政治人物。當地人物,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朱立倫提名在地人,也是對在地人物的回饋。到2024大選,在地的政治人物,也必將會回饋朱立倫。

 

朱立倫後來徵召張善政,也是情勢演變的結果,不是他的初心。

 

羅智強有他的政治野心。他認定這次縣市長選舉,他必須更上層樓。縱觀六都,唯一的機會就是桃園。一經認定,他就要硬幹到底,這也是羅智強個性使然,豈能被朱立倫的一通電話所勸退?

 

2.提名張善政

 

羅智強在國民黨磨練數年,對於選舉造勢,頗有心得。所以,羅智強搞臉書,搞“苦行”,搞與民意代表的相互聲援,都很有成效。他在投入選舉後,民調節節攀升。

 

羅智強的衝勁很强,但是缺乏宏觀“論述”。他到底要幹什麽,我搞不清楚。

 

我對羅智強的看法,可以用“ a running machine without a soul”來形容。

 

根據名政論家耿榮水的文章描述,當年的“馬王相爭”,馬英九猶豫不決時,就是羅智強大力鼓動馬英九,快速對王出擊,拉王下馬。吳敦義主張不要冒進,事緩則圓。但是,馬英九聽從了羅智強的建議。

 

後來導致馬王之間的尖銳對立,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羅智強的性格中,有勇猛前衝,不顧大局的特質。

 

對於朱立倫來説,羅智強的做法,是在向他“逼宮”。以西方俗語來説,就是“以搶指著他要他投降”(hold a gun on his back)。

 

朱立倫會認爲,如果在羅智強“逼宮”之下,提名羅智强了,他這個黨主席,豈不成了“漢獻帝”,威信全無。他以後將如何領導這個黨?難道這個黨主席是幹假的?

 

因此,最後朱立倫找到了張善政,來處理掉羅智強。

 

朱立倫選上了張善政,也是經過算計。張善政曾任馬英九政府的行政院長,韓國瑜的大選副手。所以張善政與國民黨的重頭人物都有連結。羅智強自稱“效忠國民黨”,看在馬英九與韓國瑜的面上,不會讓張善政難堪。

 

張善政隱居在“終南捷徑”之側,其實仍有發光發熱之心。一旦黨主席邀請,張善政義不容辭,出山協助,完全可以理解。

 

總之,“朱羅紀”之爭的抬面化與激烈化,其根源,在於朱羅兩人身處的位置與“個性衝突”。兩人的“鬥爭”演變至今,有其必然性與合理性。

 

至於這個鬥爭,對於國民黨有多少傷害,已經不是很重要了。國民黨是灘爛泥,這灘爛泥,多踩兩脚,少踩兩脚,沒有差別。

 

3.結論與建議

 

以羅智強的個性與作風,長走基層,勤於苦行,不需要談理論,就是每天在努力塑造形象(吃苦耐勞,肯衝又能拼的形象)。我認爲,他可以考慮,在2024年參加總統大選。

 

我這樣建議,是基於以下三點原因:

 

1)選總統,可以滿足他的政治企圖心。我觀察,羅智強很難長居人下。

 

2)他的作風與特質 “a running machine without a soul”,很契合台灣社會民衆的“理盲又喜歡跟風”的選舉投票取向。

 

3)羅智強如果選上總統,我看再爛,也不會比蔡英文更爛;至少他對於台灣所造成的傷害,不論是在戰爭、經濟、還是毒食各方面,都不會超過現在的塔綠班政府。

 

換句話說,羅智強當了總統,就往上提升而論,也許未如人意;但是至少在往下沉淪方面,可以踩踩剎車,不會像蔡英文政府這樣的奔向懸崖,不知伊於胡底。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