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百年前羅素論現代中國/戴瑞明

台灣好報/ 2022.05.18 12:14
戴瑞明(全球和平志工)
  
  英國哲學家羅素( Bertrand A. W. Russell 1872-1970,見圖,翻攝網路)是二十世紀的偉大思想家,是信奉社會主義的信徒,也是一九五○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一百年之前的一九二二年,他出版了一本名為《中國之問題》(The Problem of CHINA)的書,討論中國這個國家如何才能從二千多年來的“中華帝國”——一個具有“天下觀念”的文明古國,蛻變為一個“現代中國”——一個以一六四八年歐洲西伐利亞和平條約為基礎所建立的所謂主權獨立的“民族國家”(NATION STATE)。

羅素是一九二○年應邀到北京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一年,講授哲學與心理學。 據他自己在書中透露,當時正是一九一九年中國新文化運動,學界高喊“民主、科學”救中國之後的一年,學生在課堂上問他的不是本科的問題,反而是要他說:“如何振興中國”(How to fix China?)。這本《中國之問題》的書就是他當年所看到中國所面臨的問題,以及他對建設一個具有現代意義中國的看法。

  當羅素在北大任教時,中國還是遭到列強侵凌的“次殖民地”:有外國駐軍;有外國軍艦的內河航行權;有租界;有領事裁判權;甚至沒有關稅自主權,真是“國不成國”。腐敗的滿清王朝雖已被中山先生領導的革命所推翻,但軍閥割據各自為政。北方的張作霖與南方的吳佩孚分別勾搭日本與英國。成立不久的中華民國,也有北京的“北洋政府”與廣州的“革命政府”,四分五裂,相互傾軋,沒有一個能統合整個中國的“中央政府”。當時的北洋政府企圖試行歐美各國的“政治制度”,摸索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道路。

  一九一九年的中國新文化運動----“民主與科學”,固然喚醒了沉睡的中國,要救國,就要發展“科學”,追求進步,但“民主”各式各樣的憲政制度,有美國的“總統制”,有英國君主立憲的“議會制”,也有其他形形式式的代議制度,北洋政府在袁世凱復辟稱帝失敗後,似乎都試驗過了,還是沒有辦法把億萬散漫的中國人凝結起來成為一個像歐美國家那樣現代化的國家。

  羅素在中國講學雖然祗有短短的一年,但以他銳利的目光看到阻礙中國進步的實際問題,提出具體的建議,幫助中國人找到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道路來。

  羅素認為中國人口之眾多,資源之豐富,如果找對了方向來發展,可以成為一個僅次於美國的強國,他的建議是:
  第一,民族要獨立:中國必須解脫列強“次殖民地”的桎梏,國內五十六個民族也要團結起來成為獨立自主的中華民族。

  第二,政府有效率:中國必須要結束軍閥割據的狀態,建立一個強有力而有效率的中央政府,改善人民的生活,尤其是農民的生活。

  第三,工業要自主:中國當年北方的張作霖與南方的吳佩孚分別與日本、英國勾結,將中國的資源作為利益交換,致民族工業無法建立。祗有發展自主的工業, 中國才能有發展,有進步。

  第四,教育要普及:清末民初國家動亂,內憂外患,民眾一盤散沙,政府有心無力投資教育,掃除文盲,更妄論培育有國家民族觀念的“愛國教育”。

  回顧過去一個世紀,中國的發展軌跡,從中國國民黨到中國共產黨,似不脫羅素為我們指出的方向。難怪有人會問,一九二○~二一年毛澤東是北京大學圖書館的館員,當年是否曾旁聽羅素的課?否則,今天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發展道路,怎能如此契合羅素為中國前途所指出的努力方向!?



【更多新聞】

  • 國會保不了墮胎:參議院挾殺墮胎權利法案/李著華
  • 登上最高峰:18歲芝加哥少女勇敢征服世界/李著華
  • 高中以下學校別急著停課/劉鑄銘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