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薛子隨筆》政府官員之無恥

優傳媒/ 2022.05.16 17:39

你可以在某些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某些人;但你絕對不可能,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歐陽修在五代史《馮道傳》中,寫道: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明末清初學者顧炎武,對於歐陽修的評論,寫了篇文章《廉恥》,做了引申:

 

“然而四者之中,恥尤為要 … 所以然者,人之不廉,而至於悖禮犯義,其原皆生於無恥也。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顧炎武的意思是,在《禮義廉恥》中,“恥”最爲重要。一個人無恥,自然就會“悖禮、犯義、不廉”。什麽問題,都會發生。

                                                                                    

不論歐陽修還是顧炎武,都認爲政府官員,應該“知恥”。否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所以説“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很多台灣知識份子,仰慕日本作風。我觀察,日本政府官員,多有知恥風範。一旦犯了重大錯誤,都會自我反省,深深公開道歉,鞠躬下臺。

 

1.這位台灣官員

 

我對這位台灣官員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無恥“。

 

在2019年底,武漢剛剛發生“新冠疫情”,台灣疫情指揮中心,發函給 WHO  (世界衛生組織),通報至少有7個“新冠疫情”案例,值得關注。

 

之後,疫情開始傳播。此官員公開宣稱,他很早就對 WHO提出警告,這個“新冠疫情”是會“人傳人”的。

 

WHO秘書長譚德塞公開聲明,台灣的電郵,完全沒有提到“人傳人”(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或是“人感染人”(person-to-person infection)。

 

台灣發給WHO 的電郵用語是“染疫者接受隔離治療”(cases have been isolated for treatment)。所謂“患者接受隔離治療”,與患者的疾病是“人傳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譬如,某人做了某個手術,可能要隔離治療;但是這不代表某人的病症,會“人傳人”,兩者是兩回事。

 

譚德塞公開駁斥台灣的説辭。並且公開指控,台灣對他有諸多歧視侮辱的言論。

 

此官員充分發揮塔綠班“出口轉内銷”的戰略專長,在台灣大肆宣揚,他對WHO以及世界衛生的“貢獻”,並且大力抨擊世衛秘書長“不專業”。

 

一群政府養的網軍,立即隨聲附和。大力讚揚此官員,並且痛批譚德塞。

 

這就是塔綠班政府的特色,在國際舞臺,經常扮演“trouble maker”或是“joker”的角色;在台灣則以此製造話題聲量,鼓噪民粹,並且是周而復始,樂此不疲。

 

如果真的認爲是“人傳人”,何不直接寫“人傳人”? 自己分明寫的是“隔離治療“,事後又强辯説,是對WHO 提出了“人傳人的警告”。

 

台灣庶民一般的英文不好,看不懂原文的真正含義。政府官員公然扯謊,“理不直而氣壯”。一方面在忽悠台灣民衆,混淆黑白;另一方面,在國際舞臺,對台灣整體的信譽與形象,造成了傷害。

 

我對這位官員,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好印象。依據他的作風,不論他搞出什麽問題,我都不會意外的。

 

2.最會吹牛皮的政府

 

之後,這位官員的作風,可謂是“一以貫之”,大言誇誇,牛皮哄哄,其言其行,完全沒有羞恥之心,也沒有任何自我省思的能力。

 

1)自稱“超前部署”

 

此官員一向厚顔,稱讚自己“超前部署”。他實際上的做法,可以説是“要拉肚子了,才發現厠所沒有衛生紙”。

 

一開始需要口罩了,發現沒有口罩,大家要早早排長隊買口罩;後來需要疫苗了,沒有疫苗,就到處討疫苗,像個國際乞丐。還要拼凑疫苗的“殘劑”,拿來應急使用。

 

到現在,需要快篩劑了,才發現台灣沒有快篩劑。我家附近的普通小藥局,每天早上開門前一小時,就已經有民衆排長隊,要努力“搶購”,藥局限量銷售的快篩劑。

 

我相信,接踵而來的,必然是病患增加了,要藥物沒藥物,要病床沒病床。很快的,不明不白而離開人世的,會越來越多。

 

台灣民衆很可憐,好像是在養鷄場裏的一群雞,鷄瘟要汎濫了,養鷄場什麽都缺。這群雞只能跑來跑去,吱吱喳喳,聽天由命。

 

這個政府官員,一方面牛皮吹上天,一方面又什麽都不做準備。可以説是個行己無恥的傢伙。

 

2)自稱是世界的楷模

 

前一陣子,這官員說“台灣的防疫領先世界,全世界都要向台灣學習”。一個有點謙冲心理的人,豈敢説出這樣的“狂言”?

 

再怎麽說,台灣只是個小國家。小國家口氣如此“狂妄”,自己把自己捧上天,別人看你,與“井蛙”何異?

 

台灣民衆生活在喧天價響的牛皮聲中,好似國王穿著透明的新衣,洋洋自得的遊走在通衢大道之上。

 

最後揭穿“國王新衣”鬧劇的,不是坐在爸爸肩頭上的街頭小孩,而是美國爸爸的“時代雜誌”。

 

在 2021年5月21日出刊的“時代雜誌”上,有篇文章,開宗明義就說,台灣是“全世界最大牛皮的防疫”(the world most vaunted COVID-19 defense)。

 

台灣媒體,百分之九十都是綠媒。所以這篇文章,在台灣被“蓋牌”了,少有轉載報導。台灣官員也沒有因此而稍有反思,牛皮繼續吹的爽,皮厚賽長城。可謂是“笑駡隨你,好官我自為之”。

 

值得注意的是,這篇文章,距今已有一年。我很佩服文章的兩位記者,在一年前,就已看出台灣防疫的端倪。

 

據報導,目前台灣單日確診人數,已經彎道超車,榮居“世界第一”了。

 

整天自我膨風,什麽準備都沒有,確診數居世界第一,合乎邏輯上的因果規律。

 

我預期,“時代雜誌”的兩位記者,對於台灣目前的“疫情亂象”,很快會有新的報導。同時,台灣媒體也會對於不利於台灣的報導,再度“蓋牌”。

 

台灣庶民的資訊很封閉,很難知道,國際社會對於台灣,常有負面報導。

 

無論如何,對於這個“最會吹牛皮的政府”,美國“時代雜誌”,已經做出了文字認證。

 

3)無恥當然不廉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背離常識的做法,層出不窮。前有高端,後有高登,福又達等,各種各樣的質疑與傳聞,甚囂塵上,都指向了政府官員,有“以疫謀財”的嫌疑。

 

塔綠班政府官員的回應對策,是一如既往,可以兩句話來形容,《以巧言令色之道,行言偽而辯之術》。

 

對於政府“以疫謀財”問題,我的分析邏輯很簡單。

 

我認同顧炎武的説法,“人之不廉,而至於悖禮犯義,其原皆生於無恥也。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換句話説,一個人如果無恥,自然就是“能貪就貪,能騙就騙”,完全不會受到任何道德觀念的制約。

 

至於如何貪,如何騙,如何面對民衆的質疑等,都是技術問題、手段問題、以及“如何耍嘴皮子”的枝節問題了。

 

因此,此官員本性“無恥”,而又大權在手,那麽他的種種“巧取豪奪”與“斂財謀利”,是一定會有的。

 

我們應該認清,所謂的“超前部署”是句屁話,“抄錢部署”才是玩真的。

很多的“部署”,都是爲了“抄錢”,也就是五鬼搬運式的“撈錢”。

 

3.結論

 

我認爲,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個性”,“個性”決定了“命運”。

 

推而言之,一個公司有一個公司的“個性”,公司的“個性”決定了公司的前途。

 

一個政府也有一個政府的“個性”,政府的個性,決定了國家的未來。

 

塔綠班政府,有塔綠班政府的個性。塔綠班政府的個性中,有不少“詐騙份子”的基因含量。

 

譬如説,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莫名其妙的“兩顆子彈”事件,就是充分發揮了“詐騙份子”的基因優勢,並因而扭曲改變了歷史。

 

塔綠班在贏得政權之後,“兩顆子彈”事件的真相,自然就被蓄意淹沒而無跡了。

 

因爲這個政府與他的政黨,具有這樣的基因,某些政府官員的行徑,自然就如同“詐騙份子”之所為了。

 

最後,我以林肯總統的一句名言作爲結尾:

 

《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你可以在某些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某些人;但你絕對不可能,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

 

(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