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陳婉真說故事》白狼搶轎 媽祖蒙羞

優傳媒/ 2022.04.12 21:38

兩年前疫情發生後首次的大甲媽遶境活動,人數已明顯較疫情前減少很多,但還是可以看出信眾前進時 ,依舊是人擠人,很難維持社交距離。(圖/陳婉貞攝)

 

作者/陳婉真

 

大甲媽祖九天八夜的遶境活動,不只是大甲鎮瀾宮的年度盛事,也是中部人「三月痟(瘋)媽祖」的熱情展現。與天主教徒梵諦岡聖誕彌撒、回教徒麥加朝聖等兩大盛事一起,被Discovery探索頻道併列為世界三大宗教盛事,還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很可惜的是,這樣一場台灣重要的宗教嘉年華會,出發的第一天就在彰化市發生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外號白狼)率眾鬧場的「搶轎風波」,造成彰化警分局副分局長等4名警員受傷。白狼事後召開記者會喊寃;內政部長徐國勇第一時間對媒體說,統促黨這樣的行為媽祖不會保佑,後來又說這種行為是褻瀆神明。檢警雙方也開始大動作傳喚、逮捕。

 

香客以各種方式及各種不同的交通工具參加大甲媽遶境活動。有人開車跟隨,並在車後玻璃窗寫上「歡迎上車休息」字樣。(圖/陳婉貞攝)

 

「三月痟媽祖」的起源,是農業社會的台灣依節氣形成的生活節奏,本來的俗話是:「三月迎(迓ngiâ)媽祖。」意指每年農曆3月23日是「媽祖生(日)」,民眾成群結隊抬著媽祖神轎遶境遊行的儀式。但由「迎」變成「瘋」、「痟」,它的意義就更傳神,展現庶民對於媽祖誕生日的狂熱氣氛,並衍生出多采多姿的文化特色。

 

在全台各地的迎媽祖活動中,主要包括有進香、刈火、遶境等,因語彙不同,意義也有所差別。進香,指神明拜會友廟的宗教活動,包括神與神、信徒與信徒之間的聯誼。刈(割)火,又稱刈香,指分靈或地方神明前往祖廟或威靈廟宇舀取香灰,帶回放入主爐,象徵香火、靈力相結合。遶境,則指神明年度例行性巡視轄區,以保閤境平安。

 

「三月迎媽祖」的宗教活動全台各地都有,每家宮廟的活動內容各不相同,也各有信眾,文化部於2021年公告「白沙屯媽祖進香」、「大甲媽祖遶境進香」與「北港朝天宮迓媽祖」為國家指定重要民俗。而這種民俗活動,近年更吸引不少國內外民眾參與,參加者男女老少都有,也有不同宗教信仰人士參與其間。

 

媽祖所到之處,地方警察人員會特別安排調撥車道,在地人也會準備飲料食物等,在自家門口擺設桌椅,供香客食用及短暫休息。圖中藍色遮陽傘附近即有多人停下來取食。(圖/陳婉貞攝)

 

基本上,遶境、進香是一項單純的宗教活動,屬信徒自發性行為。參與的動機包括:還願、贖罪、祈求平安……等,藉由長途跋涉(苦行)以祈福消災、淨化心靈。

 

彰化縣因為開發較早,又是重要的傳統農業縣,媽祖廟遍及各鄉鎮市,有的同一個行政區內有好幾間媽祖廟,像彰化市的「內媽祖(天后宮)」及南瑤宮,都是香火鼎盛的古老廟宇。鹿港還有官辦(新祖宮)及民營媽祖廟(天后宮)相距不到一百公尺,頗有互別苗頭的味道。

 

曾有一位縣長目睹大甲媽遶境的盛況,又統計了一下大甲媽每年停駐或行經的宮廟,光是彰化市內就超過30家,全縣幾達60家,因而決定由縣政府主導,每年舉辦縣內的媽祖遶境活動。只是,這種由官方主導的宮廟遶境,畢竟難敵民間自發的活動,隨著縣長任期結束,官辦媽祖遶境活動也告終結。

 

也因為大甲媽遶境途經4縣市中,以彰化縣人口最密集,宮廟最多。大甲媽經過的路徑,沿途信眾幾乎家家戶戶都會準備祭品祭拜;更有很多住戶及商家準備各種飲料、食物,免費供香客食用;還有人提供浴廁,讓長途徒步的香客方便使用;很多宮廟也會開放各自場所供香客休息。彰化縣政府一樓中庭也全部開放,還會提供簡便沐浴設施。

 

只是近年因為疫情的影響,開放的場所少了很多,如果是全程參與的香客徒步距離長達340公里,不只餐風宿露極為辛苦,對於體力更是一大考驗。

 

彰化二水曾發生建商魏明仁,將原有古廟碧雲禪寺,於改建時變更產權為己有,將新建的寺廟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社會主義民族思想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每日舉行升五旗典禮 ,引起地方嘩然。縣府長時間姑息,直到國外媒體大篇幅報導後,彰化縣政府才予以拆除。前縣長魏明谷也因這樣的姑息重傷創形象 ,尋求連任失利。(圖/陳婉真攝)

 

至於每年在彰化必然上演的「搶轎」風氣,最早的意義是展現彰化人的熱情,希望大甲媽在彰化多逗留一些時間,因此,當大甲媽準備回輦北走前,彰化在地宮廟會上演攔轎、搶轎等留客行為。據說有一年被某間宮廟搶轎成功,把大甲媽輦轎抬到八卦山上繞了一大圈,媽祖失蹤的短短幾小時,把主辦單位急得團團轉。

 

後來又因黑道介入宮廟,「搶轎」慢慢變調成為角頭互別苗頭的最佳戰場,以致每年大甲媽抵達彰化市民生地下道前,改由警方派員警抬轎,以避免黑道籍機火拼。

 

黑道勢力最囂張時期,彰化政壇黑道充斥,連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的謝聰敏1991年首次回鄉參選國大代表時,都被黑道打得頭破血流,還揚言誰敢去聲援,二林當地可是「二林窟,有入無出」,來一個打一個,讓聲援者直著進來,橫著出去。

 

所幸草創時期的民進黨員氣勢上比黑道還強,才終於讓黑道在政壇上漸漸退散。但宮廟的暗黑勢力則依舊盤據不去,近年又結合紅統勢力,終於演變成統促黨公然挑戰公權力,連警察都敢打,也讓媽祖蒙塵。

 

從去年台中市第二選區立法委員陳柏惟遭罷免,及今年年初補選過程中,由於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和他兒子顏寬恒介入極深,鎮瀾宮的人事與財務運作也引發重視。

 

本來在2020年初的第十屆立委選舉中,就是顏寬恒和陳柏惟對決,結果在地的顏寬恒意外落選;同年6月,前高雄市長韓國瑜遭到罷免成功,國民黨隨後在全台發起多件民意代表罷免案作為報復,陳柏惟的罷免案是其中成功的一案,本案幕後主導者就是顏清標家族,罷免成功後國民黨又推顏寬恒參加補選,民進黨則由林靜儀出戰並獲勝。

 

由於補選期間全國僅此一處有選戰,以往顏家許多外界不得而知的種種特權介入被逐項檢視,包括其中一條通海線的台中捷運規劃路線,都被懷疑為經過顏家土地而被「截直取彎」;大甲鎮瀾宮的財務金流更首次被放大檢視。

 

選舉結果顏寬恒落選,顏清標為了保住鎮瀾宮董事長一職,戶籍遷到非選區的大甲,連他那一票都無法投給顏寬恒;而大甲鎮瀾宮也因而引爆幹部選舉黑道介入,顏清標為首的諸多金權、黑道,甚至紅統的傳聞,更讓大甲媽也受到牽連。影響所及,今年大甲媽起駕前的儀式,綠營政治人物全數迴避,和以往的冠蓋雲集簡直有天壤之別。

 

事發兩天後,彰化縣長王惠美11日赴縣警局彰化分局慰勉受傷員警。(圖/彰化縣政府網站)

 

回顧國民黨執政時期,顏清標就充分利用他在政壇的地位,逐步在大甲鎮瀾宮展現他的「宮廟政治學」,將原本每年赴北港朝天宮進香的慣例,改至嘉義新港奉天宮後回駕,以排除鎮瀾宮是朝天宮分靈子廟的說法;並於兩岸尚未開放交流的1987年,企劃了湄洲進香,借道日本轉進湄洲,突破禁令,參與中國對台統戰目的而開辦的「媽祖成道千年祭」。

 

鎮瀾宮在這場跨禁跨海活動中,不但迎回媽祖神像、玉印與香爐,也透過和「祖廟」對接,大大抬升地位。自此,兩岸「宗教交流」不斷,為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帶進不少信眾的觀光財,每年赴中國的進香團超過百餘團,人數多達上萬人,是中國極為成功的統戰經驗。

 

鎮瀾宮有這樣的紅色交流背景,及顏清標說不清的黑金歷史,也難怪白狼喊寃,說他們的人長期參與大甲媽活動的扛轎,不是搶轎。由此也可見兩者的交情匪淺。

 

只是,民進黨全面執政多年來,縱容紅統勢力在台繼續推動「統一」大業,例如以往在台北市迭有號稱「愛國同心會」或統促黨人,不時在西門町或101大樓前高舉五星旗,還藉機挑釁高舉台獨大旗人士,不時發生衝突;另一方面,東京奧運會舉辦前,連部分日本朋友都支持我們以台灣隊名義代表國家參賽,民進黨卻禁止黨公職人員參與由紀政等人發起的東奧正名公投,讓台派為之氣結。

 

而這次的媽祖遶境活動,原本是眾多信徒高高興興參加的宗教盛事,內政部長對於白狼的鬧場,第一時間卻只說媽祖不保佑,這樣的說法不只太軟弱,簡直自失立場。倒是警政署長陳家欽受訪時說,遶境活動是很神聖的宗教活動,信眾應遵守相關規定,如果現場發生暴力事件,他也要求員警一定要逮捕現行犯。

 

陳家欽強調,暴力事件是否有紅色勢力介入造成衝突,是目前專案小組偵辦的重點,警方絕不放縱挑戰公權力,一定嚴正執法。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