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為何“受傷”的卻是儲戶?/柯楊宗

台灣好報/ 2022.04.01 11:24
柯楊宗

3月31日,極目新聞以《1310萬元存款被銀行員工“偷”走,大連一女子追討4年未果》為題報導:

“1310萬元的巨額存款,竟被銀行職員偷偷存進了他人帳戶。三年後,根據遼寧省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渉事銀行職員因盜竊罪和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然而,這一判決卻被二審法院推翻,發回重審。在2022年3月,在一審判決過去9個月之後,于女士拿回1310萬元存款的日子依然遙遙無期。”

對此,筆者不禁發問:為何“受傷”的卻是儲戶?

一千多萬的存款,居然四年討要無果,天理又何在?

客戶是帶著對銀行的信任,將錢存到銀行,至於錢到哪去了,應該是與客戶無關的,都是銀行應該承擔的責任。即便是銀行員工違法違規行為,造成儲戶存款“失蹤”,那也是銀行自已內部的責任,應該由銀行依法依規去追究其員工的責任,本與客戶無關。

而客戶存款取款,皆是客戶的權利和自由,不應當因銀行內部的問題,而影響到客戶。客戶該取的錢,銀行就必須要及時兌付。否則,銀行就是涉嫌侵害客戶權利,應該承擔經濟違約責任。

然而,于女士對這筆存款,已經追討四年了,仍然還遙遙無期,於情於理於法,都是說不過去的,也是令人無法理解和接受的。那麼為何四年了,甚至“家裏就連給孩子買奶粉的錢都拿不出來”了,自己的存款都拿不回來呢?

“2019年1月,于女士將中國銀行大連瓦房店支行告上法庭,要求銀行支付其存款1310萬元及利息。瓦房店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孫某當時已經因涉嫌詐騙、職務侵佔及盜竊罪被捕,處於移送檢察院審查階段,涉糾紛的犯罪性質及法律後果尚未最終定性。在刑事案件定性之前,不宜作為民事案件受理。最終駁回于女士的起訴。”

于女士起訴的是銀行,因為她的錢存在了銀行,她要取出來,這不是天經地義嗎?至於銀行的工作人員孫某利用職務之便涉嫌詐騙、職務侵佔及盜竊罪,涉嫌或侵佔或盜竊了于女士的存款,那應該由銀行去依法追回。因為客戶存進銀行的錢,不論這筆錢是誰存進來的,都是屬於銀行的資金。因此,孫某涉嫌侵佔或盜竊的錢,都是屬於銀行的,而不是指定客戶的。而要作為指定客戶的,那也只是銀行內部管理上的問題,應該與任何儲戶(包括于女士)沒有關係。因為錢是孫某從銀行弄走的,而不是從客戶于女士手中弄走的。

那麼法院為何駁回于女士的起訴呢?于女士起訴的銀行是民事經濟案件,至於孫某涉嫌的是與銀行之間的刑事案件,為何非要把兩起案件捆綁在一起?難道銀行兌付了于女士的存款,就會影響孫某涉嫌與銀行之間的刑事案件的處理嗎?倘若孫某的案件遙遙無期,甚至追不回那些侵佔的資金,難道于女士的存款就遙遙無期,那筆存款就“打水漂”了嗎?

試想想,為什麼“受傷”的是客戶,而不是銀行?客戶有錯嗎?錯在哪?要說錯,那只能怪自己當初“瞎了眼”,不該把錢存到了銀行。如果客戶沒有錯,為何卻偏偏讓客戶來承受這份“傷害”?

而銀行呢?有沒有責任?當然有!一是要對客戶的存款負有不可推卸的安全保障責任;二是對內部員工負有不可或缺的管理責任。那麼,銀行做到了嗎?就此起案件來說,這家銀行起碼這兩點都沒有做到,不僅于女士的存款不翼而飛了,而且內部的管理漏洞百出,才會給銀行員工孫某提供了涉嫌犯罪的機會。

既然銀行負有明顯的責任,為什麼“受傷”的卻是儲戶,而不是銀行呢?如果這樣,誰還敢信任銀行,誰還願意把錢存到銀行?

這些,是不是都要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更多新聞】

  • 情報首長大嘴巴陸NO攻台?/劉鑄銘
  • 大國外交水深:北京華盛頓磋商朝鮮半島情勢/張競
  •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