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戴萬欽瞭望國際》強人謝幕 哈薩克新風雲開始

優傳媒/ 2022.01.25 07:05

無論哈薩克前任總統納札巴葉夫(左)過去如何呼風喚雨,他現在已經告別政壇了。但是,他所建立的權力結構,一時之間不會完全粉碎;現任總統托卡葉夫(右)要鞏固妥自己的權力根基,還需要相當時間。(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在過去的三周中,中亞最大最強的國家哈薩克斯坦,出現空前的政治變局。

 

納札巴葉夫錄影演講》

「我在2019年,就已經把所有的權力讓渡給托卡葉夫。自那時起,我就是個退休而單純支領年金生活的人,我完全不曾從事抗爭或是對立。」

 

81歳的納札巴葉夫是這麼説的。他在1月18日以發表4分半鐘的録影電視演說,完全告別強人生涯。

 

他在1992年哈薩克共和國獨立後,曾牢牢掌控大政達30年。

 

哈薩克西部在1月2日因為民衆不滿瓦斯大漲價而爆發動亂,迅即蔓延至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和首都等地,共有225人喪生。也引發俄羅斯等「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成員國派兵協助平亂。這是六國30年前成立CSTO以來,首次聯合出兵。

 

其實,哈薩克的鄰國吉爾吉斯,在1992年後,已經幾度因為出現政變和動亂而政權更替。

 

納札巴葉夫在錄影中強調,他並未離開首都,也無意遷往他地。

 

先前外界傳聞,他將避居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最重要的是,納札巴葉夫強調:「托卡葉夫總統全盤掌握權力,他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主席。」納札巴葉夫也宣布,雖然他本人仍然是執政的「煥發祖國黨」的主席,但托卡葉夫即將被選任為主席。

 

他也呼籲哈薩克人民,支持托卡葉夫推動改革,處理經濟機會不平等的現況。

 

納札巴葉夫的顛峯》

納札巴葉夫曾經拍板,將首都由人口最多的阿拉木圖,遷往靠近北方人少的阿斯塔納。阿斯塔納隨即迅速開始建築大量現代化的高樓,國際5星級的連鎖飯店紛紛設立。

 

在納札巴葉夫於2019年3月辭卸總統職務之際,哈薩克國會決議將阿斯塔納市的名稱,改用納札巴葉夫的名字,稱為努爾蘇丹。

 

以他之名新設的「納札巴葉夫大學」,有雄心大志,既有美輪美奐的校舍,更特別自歐美延攬行政高層和國際名師,也大力推展全英語課程。

 

以納札巴葉夫命名的大學。(圖/取自網路)

 

哈薩克能源資源雄厚,版圖遼濶,在人口及經濟潛力上,都是中亞5國的龍頭。台灣有幾位戰略思想家,很重視哈薩克的潛力;哈薩克理工科的學生,也喜歡到台灣的大學研修。

 

他和葉爾辛的比較》

葉爾辛在1999年提前辭卸俄羅斯的總統職位,交由普丁先作代理總統,這個往事對納札巴葉夫拔擢托卡葉夫為總統的決定,應當有不小的啟示作用。

 

葉爾辛全力提携普丁,確實享受到全身而退。普丁在出任代總統的當下,立刻簽署命令,宣布葉爾辛和他的家人,完全免受司法機關起訴。

 

在普丁的保護下,葉爾辛安享餘年。2007年,普丁還為葉爾辛舉辦隆重國葬。美國前總統布希和柯林頓都應邀參加喪禮。

 

但是,納札巴葉夫在卸任總統時,固然面對一些反對者的抗議活動,倒沒有完全向葉爾辛看齊。

 

葉爾辛在卸任離開克里姆林宮辦公室後,便未再政治上多作發言。他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批評是,普丁不應該捨棄新的俄羅斯聯邦的國歌曲子,而恢復蘇聯國歌的曲子,儘管歌詞是新填的。

 

納札巴葉夫在辭卸總統職務時,當然期待他本人和家人們的財產,都會受到保護。

 

但是,他依然高姿態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而且還常露面和托卡葉夫相偕出席視察活動。

 

托卡葉夫的抓權行動》

托卡葉夫是職業外交官出身的中國通。他和俄羅斯政府外交學院前院長巴札諾夫等人,曾經一起在蘇聯駐北京大使館工作過。

 

托卡葉夫在蘇聯總書記1989年5月訪問北京時,也是眾多隨員之一。當時,他目睹天安門廣場上聚集多時的抗議學生。

 

他在動亂四起之後,曾經公開指控:參與策動動亂的力量,包括外國勢力及境外恐怖分子;他們的目標,是著眼於顛覆國家。

 

他上周已經毅然任命新的總理,而且宣布一系列爭取民心的行動。他宣布凍結公務員的薪水,也將設立致力醫療及教育工作的基金,並且會勸募大企業參與貢獻。

 

同時,他也展開清理納札巴葉夫親族在國家機構、天然資源企業和金融業所盤據的職位。

 

他在逮捕國家安全委員會首腦馬希莫夫之後,也將納札巴葉夫侄子阿畢什,逐離副首長的權柄。

 

俄羅斯的民意》

托卡葉夫強硬鎮壓動亂及拘捕5千民眾的鐵腕,北京公開讚揚。中共王毅外長在動亂爆發一周後,公開表示,中共願意加強和哈薩克的執法和安全合作。

 

中共外長王毅曾以電話向哈薩克外長特列烏別爾季(右)表示,中方願對哈方維穩止暴表達堅定支持。(圖/取自網路)

 

哈薩克是中共發起的「上海合作組織」的創始成員國之一。倫敦《金融時報》記者希爾自台北發稿説:哈薩克外長特勒柏迪最近的談話,引人臆測中共先前可能曾經向哈薩克表示可以提供安全支持,但是哈薩克認為,中共派兵的示意,欠缺條約的基礎。

 

俄羅斯的主流民意,支持普丁政府派俄軍2千5百人介入,以維護哈薩克機場等要地的安全。

 

但是,俄羅斯的社交媒體,也出現另一種聲音,反對俄羅斯派兵介入。他們擔憂俄軍入境,會造成哈薩克人民憎恨俄羅斯。

 

國際觀察家則多認為,托卡葉夫決定邀請俄軍助陣,主要是因為自己和國內軍方及安全機構淵源淺,只好仰頼普丁幫忙。

 

哈薩克有政治學者向日本的《朝日新聞》分析,俄羅斯對哈薩克的影響力增強了。過去,納札巴葉夫在外交上,一直對中共和俄羅斯的影響力,維持均勢。

 

俄羅斯聲稱,有權出兵保護境外的俄羅斯族裔人,納札巴葉夫並不響應。但是,他支持俄羅斯領頭的歐亞關稅同盟機制。

 

結語》

納札巴葉夫在蘇聯1991年政變之前,和戈巴契夫維持不錯的交情。後來,他主張哈薩克享有主權並脫離蘇聯,則是與葉爾辛相互呼應。

 

哈薩克這場動亂,仍然存有不少謎團。介入的國內主要策動者,究竟是意圖拉下托卡葉夫,還是著眼於清除納札巴葉夫的勢力,尚待各方抽絲剝繭分析及尋找論點的證據。

 

無論納札巴葉夫過去如何呼風喚雨,他現在是告別政壇了。但是,他所建立的權力結構,一時之間不會完全粉碎。尤其,托卡葉夫要鞏固妥自己的權力根基,還需要相當時間。

 

筆者結識的哈薩克學者和朋友,大多開朗、熱情又開放。相信哈薩克在強人引退之後,早晚會摸索打造出比較現代化的公民文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