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王惠珀感懷隨筆》藥師智慧媽咪,上哪找 ?

優傳媒/ 2022.01.21 12:21

               

美國、歐盟及日本組成的國際藥政法規協和平台IC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Harmonization),在決定著「以人為本」的藥政思維演進。

 

作者/王惠珀

 

《前言》

上周藥師節,台南市南瀛藥師公會舉辦[高齡照護研討會],承蒙邀請,給我的講題是「藥師智慧媽咪」。

 

這題目有底氣,是筆者擔任藥政處長時對「藥師是庶民行業」的素描:(1)先學做媽咪(愛與保護)再學醫; (2)有智慧判斷用藥風險及危機處理能力 ; (3)以可近性及日常性落實人本照護。

 

這樣定義藥師,深獲演講貴賓陳美霞教授(公共衛生促進會理事長)的認同。我們都同意,社區藥師是落實公共衛生的生力軍。我的庶民思維,承襲自其夫婿林孝信教授。

 

台灣要步入文明社會,需要人民有自覺,建立健康的生活觀。這需要專業人有底氣,橋接庶民傳遞知識。那麼,藥師智慧媽咪該傳遞什麼樣的科普知識給人民?

 

我認為是:(1)人吃東西的思維; (2)藥品與身體的夥伴關係; (3)以實證醫學為本的用藥風險評估;以及,(4)分散服務才能預防風險。上個月彰化縣藥師公會邀筆者講授「培養自己成為具有人文素養的專業人,以橋接社會」,本意在此。

 

南瀛藥師公會及彰化縣藥師公會慶祝藥師節之繼續教育紀實。

             

台灣以7-Eleven式的民生經濟展現社區價值的同時,群聚式醫療卻相對落伍,血汗醫護之外,藥師也在醫院當配藥的藥劑師,告訴我們問題在政策,醫藥無法分業,藥師無分散服務的條件,如何橋接人民? 我們的藥事服務品質列名已開發國家的末段班,就容我以「人本藥學」,來談談為何文明社會需要「藥師智慧媽咪」。

 

台灣的藥事服務品質在已開發國家中敬陪末座。

                               

《人吃東西》

生活品質與知識程度的文化底蘊,息息相關。台灣人重養生,卻不思考身體不會區分吃進去的東西,是藥還是食品,是中藥還是西藥。但身體會告訴你藥食同源,等吃了東西,症狀出現時,就來不及了。因此以人為本,以風險等級區分藥/食品,才是正途,邏輯簡單明白。

 

台灣以「物本」在做產品管理。教育上教出切割的科學,施政上在制訂食品/藥品/中藥/西藥各自為政的管理法規。政府以拚經濟掛帥,利益團體則各憑本事,遊說影響施政,人民的身體就成為國家拚藥食品經濟的藍海,然後在身體造病,在社會製造流行病學(肝病、洗腎…)。這樣的政府是在製造問題,不是在解決(預防)問題。

只談產品,無法讓台灣成為進步社會(健康素養,王惠珀,全國婦女國是會議2010.12.25)。

 

《藥品與身體的夥伴關係》

身體本身是個社會,體內(小腸及腎臟)有公車負責吸收運輸(Absorption);有銀行(大分子)負責儲存分布(Distribution);有ATM負責物流消化(Metabolism);還有垃圾車負責排泄(Excretion)。這ADME機制在捍衛身體,外來物(藥/食品)到體內,則需做行為的情境思考。因此,不懂身體如何處理外來物的人,連如何涉險都不知道,所以需要藥師智慧媽咪來把關。

 

藥效PD與藥動力學PK)較勁(check and balance)示意圖。

                              

藥效學(PD)與藥物動力學(PK)較勁,其結果決定著藥品的效用及風險(risk-benefit assessment)。科學家不是上帝,只能服膺上帝,用科學評估讓身體避險。政客更不是上帝,執政者想揠苗助長,橫柴入灶,甩開「藥品與身體夥伴關係」的評估程序,是在傷人,上帝看得到,真正的科學家也看得到,是會有報應的。

                                                   

簡單的說,藥(藥品加說明書)是知識經濟型產品,而知識看不見,看不見的危險最危險。因此,「以人為本」是藥學的風險管理科學,不再是物本的產品科學。讓身體避險,得靠藥師蹲點社會各角落,對人做面對面的判斷性服務。這分散服務預防風險的教育叫做「臨床藥學」,道理簡單明白。

 

「藥」是鼓勵人樂於用藥的產品概念,「葯」則有制約用藥預防風險的管理概念。

 

《實證醫學》

從觀念到實踐,US/EU/Japan組成的ICH平台以實證醫學為本,決定著藥政法規及管理國際化的遊戲規則。1980到2020年間,其思維已從產品管理,演進到用藥風險的監測,再到「預防用藥風險的環境建構」,這程序正義的中心思想是人本,道理再簡單不過。

 

台灣呢?國產疫苗是個經典案例。經過百萬人施打高端疫苗的社會情境教育,相信人民對這個政府違背科學,違背人本,以政治凌駕專業,讓台灣人「知識低階化」,已經有所體認。

 

如果以藥品的生命周期做情境學習,來檢驗台灣的藥食環境及用藥文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們做到的(O)與沒有做到的(X)環境品質。台灣只走到產品管理的層次,藥師只做到服務藥品的層次。依ICH的標準,我們仍停留在1990年代藥政法規及管理的水準,消費者想得到藥師服務人,做知識判斷性的用藥服務,是緣木求魚。

                                                                                                                             

從台灣的藥食環境,檢驗我們的用藥文化。

 

《結語:社區價值及醫藥分業》     

新冠病毒對人類生活習慣及社會文化面的衝擊是「群聚乃風險之源,分散服務才能預防風險」。我們需要的不是Costco式的群聚醫療,而是7-Eleven式的社區醫療環境。

 

藥學教育從理念到實踐,只重專業,不看社會,是不夠的。藥師需要橋接社會,從情境學習到反思專業,才能與病人溝通無礙。這是當下「臨床藥學教育」的缺失,也是本研討會急欲探討「高齡照護」的主軸。

 

餐會上被拱出來唱歌,我點唱了「何日君再來」,因為心有所感。感嘆政治凌駕專業的這些年裡,藥師智慧媽咪,何日君再來?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其在《優傳媒》所撰專欄,榮獲第20屆卓越《新聞評論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