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豪雨特報

「線民案」挑撥黃偉哲、陳亭妃間矛盾 國民黨趁虛而入?

觀傳媒/ 2022.01.17 17:58

文/江廣平

自從去年11月「A143線民案」在台南成為輿論焦點,今年初又有人散布黃偉哲為戒嚴時期「黃姓大學生」領錢當線民的談資;另外,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1月9日選舉罷免雙輸後,第一個現身的公開行程即遠赴台南,這兩件事在時間上的巧合,是藍營居間撥弄?還是綠營黨內選舉的鬥爭?兩者都十分值得玩味。

黃偉哲就讀台大農推系時參加「濁水溪社」,1987年3月起為美國農產品開放進口案展開抗爭,隔年520農民運動中,他率眾在總統府前靜坐抗議,被鎮暴警察從頭上踩過,1989年2月他擔任濁水溪社長,與另12個學生社團在台大文學院草坪上舉行228悼念活動,還自爆曾被抓去城中警分局挨揍。做為早期學運成員,黃的「成份」不容懷疑。

先說可能性,黃偉哲到底是不是「A143」?能夠證實的人,除了當年負責吸收線民的調查員,就剩下黃偉哲他自己。在黃國書承認曾當線民之後,有人暗地拋出線索,要將此事與黃偉哲扯上關係,但黃偉哲自始否認,而調查局裡也從未有人出面說明,A143究竟是不是黃偉哲。

就危機處理而言,黃偉哲究竟是不是線民?他堅持否認,當時網路PTT問卦PO文影射台南市長黃偉哲就是「A143」,他立刻報警處理。無論是經過司法調查、或是有心人士能找出資料,只要證據攤在陽光下,黃恐怕立即「社會性死亡」,這一點相信黃偉哲非常清楚。但這證據是否真能一棒打死?所謂「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黃若是謊稱清白,其間所冒風險不成比例,這點顯而易見。但若是證據本身就有問題,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不論真假,在這個凡事都不免讓人懷疑背後有政治動機的年代,黃偉哲若被貼上線民標籤,會對誰最有利?第一個會蒙受其利的,當然是最近動作頻頻、有意角逐台南市長黨內初選的立委陳亭妃,若能將黃拉下馬,陳通過初選,在台南這個綠到出汁的地方當上市長機會大增,政治生涯更上層樓,未來前途大有可為。

第二個可能會獲利的則是國民黨。近20年選舉,國民黨在台南市選票三成上下,單一選區的選舉不可能獲勝,但若能將綠營分裂,藍要出線的機會就大了許多,這也是為什麼本文一開頭,要將朱立倫選後第一站跑到台南之事與市長選舉連結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對於近期在公投及補選皆獲得勝利的民進黨而言,中二選區立委補選二選一的狀況下,林靜儀以7840張其實可說差距不算大的票數勝出,險勝二字殆無疑義;林昶佐則因為投票人數沒到門檻、否則同意罷免人數比不同意的票數還多出25%。由此觀之,「線民」議題若能發揮,年底選舉國民黨必能藉此重創民進黨。

最值得注意的是,自古以來情治單位為了保護內線,所布建的「線民」都是以化名設置,只有負責拉線的情治人員可以證實其真實身份,而正是這層單線連絡的保護機制,屢有不肖調查員上下其手,設置一個虛構的線民,自己代簽化名領據,可賺一筆外快,這也是長久以來情治系統極為頭疼的積弊。

因此,這樣的情節也必須加以考慮:所謂的「A143」是真的為內線?還是虛構用來冒簽化名的方式以獲取不法利益的人物,而這項當年不被發現、如今卻剛好成為黃偉哲無辜受到牽連的理由,對黃而言,豈不是太過冤枉?

促轉會的資料是否能成為「黃偉哲是不是線民」的絕對證據?觀察此事時務必提高警覺,多加謹慎考量才是上策。讀者要不要相信「線民」的標籤?一方面必須提防有心人在此間上下其手,變成攫取政治利益的工具;另方面也要留心,過往情治人員刻意虛構線民賺外快的情事所在多有,若因此而誤會清白,千萬別讓為轉型正義而成立的促轉會調查,成為打壓無辜的幫兇。

(作者為政治觀察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