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失信」或「失智」?

觀傳媒/ 2021.12.02 00:06

文/鄭文嵐

美國總統拜登已高齡79歲,去年美國大選時,他的年齡就一直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其實年齡只是「表象」,大家更「在乎」或說是「擔心」的該是他的「體力」與「健康」問題,所以他幾次重要場合打瞌睡或踉蹌差點摔倒的畫面,都被媒體拿來炒作,最近又因月中才跟習近平視訊峰會,彼此釋放「善意」,但他卻隨即「放任」台灣與立陶宛「提升」外交等級,下起台灣這顆棋子以挑戰中國的「台獨紅線」,而且擴大對中國廠商的「制裁名單」,此舉不免令人懷疑,他是對中國「失信」,或者是他本身已「失智」;而台灣的蔡英文總統才65歲,按理實在「不該」懷疑其「身體」的狀況,不過細數她這幾年的「言行」,其「反常」現象與拜登相較,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她的「健康檢查」狀況總是諱莫如深,有別於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的「公開周知」,她任內僅公佈一次,且是身高、體重、BMI這些「皮毛」的數據,坦白說有沒有進行健檢也讓國人無從知曉。所以不免令人憂心與質疑,她經常性的「前言不搭後語」的情況,是故意「糊弄」國人的「失信」,抑或是自己亦「不知所云」的「失智」前兆,但不管是前者的「壞」,或是後者的「呆」,都是台灣的悲哀。

就拿這二天英國傳來有關她「論文門」的爆炸性消息來說,之前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說一切都以LSE的說法為準,1450們更以LSE「官網證實」作為反擊的「唯一例證」,在司法的攻防中,蔡英文操控的司法機關也都採信LSE的幾封mail,或沒有簽名的「幽靈文件」充當「證據」,現在英國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下來,竟然說「LSE沒有蔡英文博士口試資料」,這下所有的「立論基礎」被從根挖掉,不知這些人要再如何「自圓其說」?她本人又要怎麼想?我也懷疑過去蔡英文講起自己「論文門」,那種侃侃而談時的「心智狀態」:當她揚起放在塑膠套裡的「證書」,大言不慚地說「有學位就有論文」,卻避談她的「學位證書」為何竟然有「三張」不同的版本,而臨時拼湊出一本的「博士論文」,卻連「封皮顏色」與「內頁裝訂」都出包,結果「偷渡不成」而以「私人著作」被置放於LSE的婦女圖書館,卻還訂定嚴格的借閱資格與限制,被問及是「作者的要求」時,她說出「不會是吧」的名言;當與年輕人座談時她提及「神奇」獲得「1.5個博士學位」的過程,在《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一書中更化為文字,這種世界「獨一無二」的場景,現在證明果然是她「幻想」出來的神奇情節;至於與英粉見面會時,提到她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她竟然說:「他已過世,現在我可以提他的名字」,這種邏輯已令人無法理解,更可笑的是幾天後該教授來函澄清,說他還「活得好好的」,這種對自己的老師「賜死」的事,一個「正常人」做得出來嗎?對英國司法機關的判決,至今她仍「沒有」任何反應,更「不敢」有任何評論,莫非已「嚇傻了」?

再看看她在陸委會主委任內,曾暢言「我是中國人,我念中國書長大的」、「未來一中是唯一的選擇」,結果今天她靠著敢嗆中國而坐上總統大位,除被亞洲週刊冠上「民選獨裁」的稱號,並配上她身穿龍袍的照片,(對照明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幾放棄初選,就授權蔡英文「徵召」,這更「坐實」獨裁的指控),所以她骨子裏是「挺中」還是「反中」,誰能拿得準?2015年她曾做了「神預言」,她說:「一個無法讓人民安心的政府,卻經常誇言政績、自我感覺良好,可見執政者跟人民距離有多麼遙遠,執政無法讓人民安心,選舉到了卻經常用「恐嚇牌」、「對立牌」來激化選情,以此召喚「含血、含淚、含恨」的選票,這種無良政府跟『黑心食品』沒有兩樣,必須被下架。」雖然她說的對象是馬英九,但我想這話套在她身上肯定「更貼切」;要選票時她說「勞工是心裡最軟的一塊」,不但柯文哲都覺得聽了「噁心」,選後勞工當面向她爭取權益,她卻說「你們自己去跟老闆講」;選前她說:「我當總統的一天,沒有人需要為她的認同道歉」,結果卻透過網路、透過司法對「立場不同」的人展開封鎖或追殺,(彭文正因「妨礙名譽」的輕罪就被台北地方法院通緝,這該是台灣司法史上的首例),她也曾吹噓自己「具遠見」購買紐約辦事處大樓一事,結果被陳水扁拆穿謊言,就在那個場合她說台中人欠林佳龍一個道歉,我想她應該早已忘了她選前說過「不必道歉」的話,正如她的「謙卑謙卑再謙卑」從沒有想兌現一樣;再以四大公投來說,根本就是「過去的民進黨」在打臉「現在的民進黨」,以蔡英文而言,她當行政院副院長時還替核四解決「缺工」的問題,結果現在卻視核四廠為毒蛇猛獸,為了反核,連「用愛發電」的口號都出來,還說「台灣不缺電」、「台電藏電」,選前還親手提了「藻礁永存」,結果現在卻以缺電為由執意要蓋三接站,漠視藻礁被破壞的現實,還在自我陶醉,以前領頭反萊牛,現在她自己就可決定「開放萊豬」,還說萊豬「好棒棒」,過去民進黨主張大選綁公投,但幾次公投失利後,卻態度180度大轉彎,以現在的蔡總統來打臉已故的「蔡公投」,蔡同榮若地下有知,恐怕也會捶胸頓足,她的立場如此反覆又雙標,不管是「昨是今非」或「昨非今是」,她的言行真令人難以理解也難以適從。

如果拜登因偶爾的「言行不一」,就被質疑為「失信」或「失智」,那蔡英文罄竹難書的斑斑劣跡,再加上沒有讀稿機就會「語無倫次」或「說不出話」的表現,豈不要更讓人憂心不已?身為一國元首,卻如此使人「捉摸不定」,這難道不是一種可怕的「國安危機」?

(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