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薛子隨筆》墨子與魯班兵推的故事

優傳媒/ 2021.11.29 23:01

國學大師錢穆說  :“在現實中找問題,在歷史中找答案”。歷史不會重複,但是歷史變化的邏輯關係,是可以貫穿古今做類比的。(圖/兵棋推演,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在春秋時代 (前770年~前476年),農商業得到發展,都市興起。當時有記載的,就有一百七十餘國,各國爲了國家發展,都會努力爭取人才。整個社會的進展情況,提供了思想文化,與人才發展的良好土壤。

 

這個時期,所謂的“諸子百家”爭相騰飛。中國社會“百花齊放”,這是個中華文化發展的黃金時代。

 

諸侯國林立,對於社會知識份子、文化精英來説,是件很好的事。知識份子努力充實自己,有了經世致用的才幹,就可以周遊列國,尋求明主,做出一番事業。

 

當時社會人才流動性很強。能夠變得強大的國家,都是因爲器度恢弘,不拘一格重用“外籍”人才。如秦孝公重用衛國商鞅,吳王闔閭重用楚國伍子胥,魏文侯重用衛國吳起,燕昭王重用趙國樂毅。

 

一直到秦王政時期,“諸子百家”的最後一位大師,法家的韓非子死於獄中,這個文化燦爛的時代,乃宣告結束。天下歸於一統,是知識份子的悲哀。知識份子,再無悠遊各國,自行選擇明君的空間了。

 

到了漢武帝,實行 “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的政策,形同“劃地自限”。各思想學派“百花齊放”的榮景,只能在史籍中追思了。

 

諸子百家中的墨子,曾經一度是當時的 “顯學”,徒眾衆多。墨子的主要主張有《兼愛》,就是今天的“博愛”;《非攻》,就是今天的“追求和平”;《節用,節葬》,就是不浪費,利於環保;“摩頂放踵,苟利天下,則為之”,有濃厚的社會主義思想。

 

墨子講究科學研究與實用工程,他的成就於古冊中有記載。北大校長蔡元培就認為 “先秦唯墨子頗治科學”。中國大陸將2016年所發射的全球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命名為“墨子號”,就是推崇墨子的科學精神。

 

我認爲,墨子思想與當前社會的 “普世價值”,是相互接軌的。墨家學派在秦朝的大一統,與漢朝的獨尊儒術之後,就衰沒了,十分可惜。

 

墨子的著作,《墨子.卷十三.公輸篇》中,描述了一段故事。今天再讀,很有意思。故事概述如下:

 

----------

 

春秋大國楚國,想要出兵消滅鄰近的小國宋國。楚王用了魯國著名的工程師公輸班(也叫魯班)幫他設計了攻城的“雲梯”,準備攻取宋的國都睢陽(今河南商丘)。

 

在當時,雲梯就是 “高科技” 的軍用戰備,用以瓦解對方的城防。

 

墨子知道了這個消息,從山東魯國,趕了十天的路,到了楚國的郢都,見到鄉親魯班,就跟魯班說:

 

“楚國土地廣袤,人口不多。現在要犧牲有限的人口,去掠奪多餘的土地,沒有必要。宋國沒有得罪楚國,楚國攻打宋國,也不仁義。一旦發生戰爭,會多有傷亡,不是件好事。”

 

“你要説服楚王才行。” 魯班說。

 

“請你引見我去見楚王。”

 

“可以。”

 

兩人見了楚王,墨子說:

 

“楚國的地方,方圓五千里;宋國的地方,方圓五百里。這就像大彩車與小推車相比。楚國有雲夢大澤,犀、牛、麋鹿,充滿其中,長江、漢水中的魚、鱉、黿、富甲天下;宋國卻連野雞、兔子、狐貍、都沒有。這就像美食佳餚與糟糠相比。楚國有巨松、梓樹、楠、樟等名貴木材,宋國樹林稀少,這就像華麗的絲織絹帛品與粗布短衣相比。從這三方面來看,我認為楚國攻打宋國,沒有道理。大王這樣做,傷害了道義,卻不能據有宋國。”

 

“公輸先生已經幫我造好了雲梯,攻取宋國,可一鼓而下。”楚王說。

 

“那我來與公輸先生沙盤推演看看。”

 

於是墨子與魯班,在楚王前做“兵推” 以模擬實戰。墨子解下腰帶,模擬城池,用小木片作為守備的器械。魯班九次使用機巧多變的器械攻城,墨子九次抵拒成功。魯班用盡了攻戰用的器械,墨子還有備用的守禦戰術。

 

魯班攻城受挫,就説:“我知道一個對付你的方法,但是我不説。”

 

墨子說:“我知道你想如何對付我,我也不説。”

 

楚王說:“請先生賜告。”

 

墨子說:“公輸先生想殺了我,宋國就無法防守了。不過,我已叫我的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帶著我準備好的防禦武器,在宋城上做好準備。就算殺了我,滅宋之戰也不會成功。”

 

楚王說:“既然如此,取消攻宋的計劃吧。”

 

一場殘酷的戰爭,就在兩位軍事專家的模擬兵推之下,消弭於無形。

 

墨子在完事之後,要返回山東,路經宋國。天下雨,他要到閭門城門避雨,守門的人不讓他避雨。

 

《孫子兵法》有句話 “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古話也有“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墨子不是著名的軍事將領,但是他的貢獻,更大於聲名赫赫的猛將。

 

--------

 

國學大師錢穆說 “在現實中找問題,在歷史中找答案”。歷史不會重複,但是歷史變化的邏輯關係,是可以貫穿古今做類比的。

 

宋國的百姓,不會知道,在楚國郢都的這場幾個小時的 “兵推”,關鍵性的影響了他們的國運與生計。

 

“兵推” 是件好事。當事國可以參考兵推的結果,做出理性的決定。

 

當然,兵推只是歷史演變過程中的一個節點。宋國是否會因爲 “逃過一劫” 而勵精圖治;楚國是否會致力於發展更有威力的 “備戰科技工程”;史籍沒有特別記載。

 

但是史籍有記載,宋國沒多久,就犯了外交上的錯誤,得罪了齊楚魏三個大國。之後,宋國發生了權鬥內亂,很快被齊國所滅。

 

楚國意欲伐宋,墨子拼著命,阻止了楚國的出兵。而宋國外交失策與權鬥內亂,墨子就愛莫能助了。

 

1995年,李登輝訪問美國,觸及北京底線。次年,1996年,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夕,爆發了台海 “飛彈危機”。大陸解放軍第二砲兵部隊和南京軍區,分別向臺灣外海發射飛彈,舉行兩棲登陸作戰演習,一時之間,台海戰雲密佈。

 

台灣向美國求援,美國立刻宣佈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部署到台灣東北海域,並進行大規模的海空聯合演習。三天後,美國海軍自波斯灣加派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臺灣東部海域,與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集結。這是美國結束越戰後,在亞洲地區最大的軍事動員。

 

另一方面,大陸解放軍海軍潛艇部隊也緊急全部出海抗衡。面對一觸即發的臨戰狀態,美國、日本、菲律賓及馬來西亞等國,都已做出了自台灣撤僑的準備。

 

這個時候,中美雙方勢必都進行了 “兵推”。中國大陸發現,解放軍內有“台諜”,解放軍的台海攻略方案,台灣與美國都已清楚掌握。解放軍也沒有足夠的“高科技戰備”力量,解決美國在台海的兩個航母戰鬥群。

 

北京自知力有未逮,“96台海危機” 也就不了了之。

 

不過,追求兩岸統一,早已寫入 “中華人民共和國” 憲法。在本月(2021年11月)中共第19屆六中全會通過的 “中共中央的歷史決議” 中,宣稱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統一,是中共的 “歷史任務”。

 

中共政權,只要存在一天,就不可能放棄統一台灣的決心。

 

數年前,我參加了一次與大陸知台學者的交流會議。我問:

 

“大陸政府對於解決台灣問題,是否有具體的時程表?”

 

知台學者回答説:

“這個問題,我們無法回答,你要請問中央軍委。”

 

現在距離 “96飛彈危機” 已經 25年了。我相信,自從96年解放軍在飛彈危機中知難而退以來,中央軍委必然是努力建構,各種可能的台海戰爭方案,而且必然是每年都在進行“兵推”。

 

如果美國兩個航母戰鬥群,再度同時出現於台海時,解放軍將如何拆解美國的威懾力,這是中央軍委必須面對與解決的問題。

 

近年來,中國大陸相繼推出了東風-21D與東風-26兩款反艦彈道飛彈,構築中程和遠程兩道反艦網。東風-26能在進入大氣層後以超高音速飛行的同時自動尋找目標,從而有效攻擊動態目標。這是中國大陸獨步研發成功,並且可以量產的飛彈。這兩種飛彈,結合使用,即成爲 “航母殺手”。

 

台海如果再度爆發危機,美國航母戰鬥群的威懾力,將大為減弱。

 

中美之間互做兵推的情況,一是涉及國家機密,二是涉及專業,三是範圍太廣,我們局外人很難窺知全豹。我們就像宋國的百姓,當墨子與魯班在沙盤推演,互相拼搏的時候,我們既是當事人,又是局外人。我們的生計福祉,將操弄於他人之手。

 

據報導,近年來美國在台海戰爭中的兵推,已經落居下風了。如果兵推已經知道開戰對美國不利,美國是不是會乾脆先從台灣身上撈盡好處,最後再把台灣打包賣給中共?

 

當然,美國在把台灣打包賣出之前,會設法安排,頒發給美國一個 “諾貝爾和平獎”,讓美國保全顔面,戴著諾貝爾獎的光環,在稀稀落落的掌聲中,從容轉身退下。

 

我想,精明而又擅於權謀的美國政客,應該會很清楚,以上的做法,是最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的。

 

歷史是否會朝這個方向發展,我們拭目以待。

 

最後,我寫了一首詩抒懷。詩名《兵推》,詩如下:

 

“是否出兵費思量,戰事一起禍蕭墻;

中美各遣高層將,且以沙盤鬥真章。”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