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聯電 反正我很閒 旺宏

王向偉真話中國》彭帥事件:中國官僚的愚蠢處置

優傳媒/ 2021.11.29 23:51

中國每年都投入巨大的資源和人力成本,期望 “講好中國故事”。但每當發生類似彭帥這樣的事件時,新聞審查部門就會犯同樣的錯誤:蓋蓋子,導致所有的努力和投入付之東流。(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近來,網球明星彭帥的下落及安全狀況,引發了國際輿論一片譁然。而隨著相關視頻和照片陸續公開,尤其她與國際奧會主席巴赫視頻通話時滿面笑容的畫面,對她的關注度已開始降溫。

 

但影響已經造成,且可能會持續數月。這一切皆源於彭帥自爆醜聞。她在微博上發表聲明,稱自己曾被前高官性侵,而與該高官的關係時斷時續,維繫了多年。

 

在中國官僚們蓋蓋子的積習以及為保護一個退休官員而做出的愚蠢決定的共同作用下,這起醜聞演變成了一個重大國際性事件,不僅有損中國的聲譽和信譽,也引發了國際上對中國人權、新聞審查制度及政府強制行為的擔憂。

 

對呼籲以中國人權記錄為由抵制2月北京冬奧會的人來說,有關彭帥人身安全的質疑,無疑是送上門的彈藥。但不無遺憾的是,這一事件完全是由新聞審查機構一手造成的。這也再次表明,雖然在國內屢試不爽,但中國宣傳機器試圖通過高壓、自上而下的新聞審查和高壓手段來左右國際輿論的努力,是徒勞無效的。

 

表面上看,他們對常識的漠視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如此拙劣的應對手段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他們還不會從這場難堪的重大國際事件中汲取教訓。

 

不難想像,如果彭帥不是一名國際知名球員,如果沒有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等機構施壓,中國官員可能會輕易把這一醜聞壓下去。如果是某普通女性指控曾位高權重領導有性侵行為,海外媒體可能只會略加報導,而不會持續關注。彭帥則不同,她是中國最著名網球明星之一,2014年在女子雙打世界排名榜上曾連續20個星期位居第一。她曾榮獲2013年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和2014年法國網球公開賽雙打冠軍。

 

11月2日,35歲的彭帥在微博發表聲明,稱曾被迫與75歲的前副總理張高麗發生性關係,並承認與他的關係時斷時續地保持了數年。據報導,她的貼文發佈30分鐘後即被刪除,但內容截屏立即在國際社交媒體平臺瘋狂傳播,之後又倒灌回中國,在國內網路上被大量分享,只是提到她名字時,都用代名詞或名字首字母代替。

 

張高麗在海外知名度也許不高。但他曾位高權重,是中央政治局七常委之一,直到2017年才卸任政治局常委並於2018年卸任政府職務。

 

習近平主席2012年底上台以來,強化了意識形態控制,包括強調家庭倫理道德。如果有官員被曝婚外情,將會受到黨紀處分,可能會被降級甚至被追究刑事責任。據信,如果不是在權力鬥爭中敗下陣來或被牽扯進重大腐敗醜聞,現任和前任政治局常委以及其近親,都可免於被追責。

 

據慣例,張高麗雖已退休,但仍享受現任常委的待遇和特權,即仍享有「刑不上大夫的」待遇。因此,事發之後,官僚們立即行動,審查過濾網路上提及彭帥的貼文,甚至刪除了所有關於彭帥談私人生活的報導,僅留下關於她職業生涯的報導。

 

在彭帥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之後,國際女子網球協會開始關注她的下落,小威廉姆斯、約科維奇和大阪直美等國際網球巨星也都站了出來,關注她下落及人身安全。

 

當意識到彭帥事件正演變成重大國際性事件時,中國官員又祭出了他們常用手段,讓官媒公佈一封據稱是彭帥發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的電子郵件。在電郵中,她聲稱有關被性侵指控不是真的。“我沒有失蹤,也沒有不安全,只是在家休息,一切安好。”

 

正如其他關心彭帥的人所思所想,西蒙也懷疑這封電郵是否出自彭帥之手。他發表聲明稱,這封電郵只會讓“我更擔憂她的安全和下落”。西蒙還威脅說,如果中國政府不能提供“獨立和可驗證的證據,證明她的安全”,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可能會中斷與中國的關係。

 

在國際上,對彭帥事件的不安和關注不斷升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要求對彭帥提出的指控進行全面和透明的調查,白宮也要求中國政府提供“獨立、可驗證的證據”,以證明彭帥安好。此時,華盛頓及其西方盟友,正在考慮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

 

這時,中國官員又借助兩位元記者的推特帳號,公開了一些彭帥悠閒居家休息、在飯館聚餐以及參加網球活動的照片和視頻。這可能證明她的安全,但仍不能消除國際上對她安全狀況的擔憂。11月21日,國際奧會發表聲明,稱巴赫與彭帥進行了30分鐘的視頻通話。據國際奧會的聲明,彭帥表示自己在北京家中,“安好無恙”,但“希望尊重她的隱私”。

 

國際女子網球協會依然認為此事疑點重重。據報導,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發言人表示,彭帥與巴赫的視頻通話,並不能改變其立場,仍要求對彭帥的指控進行徹底、公平和透明的調查。

 

事態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呢?中國官員也許認為,巴赫與彭帥通話有助於緩解圍繞此事的鼓噪。事態似乎也在向這個方向發展,國際媒體可能很快就對此失去興趣,轉向其他熱點。新聞的特性就是如此,媒體通常也是這樣做的。

 

中國當局不可能對彭帥的指控進行透明的調查。原因是,那樣做就會形成一個危險的先例,即迫於國際壓力,對現任或前任領導人展開調查。另外,中國已進入新的政治選舉周期,將選出新一屆政治局常委,而習近平仍會擔任總書記,開始他歷史性的第三任期。如果此時進行公開調查,會引發對最高層政治穩定的猜疑。

 

中國官員可能會把圍繞彭帥事件的譁然輿論,看作敵對勢力試圖把事件政治化來誹謗和攻擊中國及其領導人的最新例證,而不是照照鏡子,檢視自己。

中國每年都花費數十億元,投入巨大的資源和人力成本,期望能形成中國敘事,“講好中國故事”,以期影響世界。但每當發生類似彭帥這樣的事件時,新聞審查部門就會犯同樣的錯誤,導致所有的努力和投入都付之東流。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