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必勝 特斯拉 國旅券使用
}

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十)總結─克己利他才能造就人民福祉

優傳媒/ 2021.09.26 12:14

優良的民主自由政體,絕對不會是由惡質資本主義與卑劣政客所建構的金權政治;良好的民主選舉體制,必然是要能由「先知先覺的利他者」出頭,才能為人民謀求福利;由這樣的人組成的政府,才能真正成為有能的政府,進而落實解決社會民生經濟問題。(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孫文的民生主義點出民生問題是社會問題的核心,他認為「所謂人與人爭,究竟是爭什麼呢?就是爭麵包,爭飯碗。到了共產時代,大家都有麵包和飯吃,便不至於爭,便可以免去人與人爭;所以共產主義就是最高的理想,來解決社會問題的。我們中國國民黨所提倡的民生主義,不但是最高的理想,並且是社會的原動力,是一切歷史活動的重心,民生主義能夠解決,社會問題才可以解決;社會問題能夠解決,人類才可享很大的幸福。」(民生第二講)

 

他對於共產主義的概念,則認為:「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就是社會主義,所以我們對於共產主義,不但不能說是和民生主義相衝突,並且是一個好朋友,主張民生主義的人,應該要細心去研究的。」只是,孫文所說的共產主義,「並不是由馬克思才發明出來的,當有原始人類發生的時候,便有這種制度,便是實行共產」(民生第二講)。孫文的共產主義思想,是原始社會中原本和樂共存,大家都有麵包和飯吃的共產社會。然而,這樣的思想,終究有其侷限。

 

同樣在民生第二講中,他指出,「近來歐美經濟的潮流侵入中國,最先所受的影響,就是土地。許多人把土地當作賭具,做投機事業,俗語說是炒地皮,原有許多地皮,毫不值錢,要到十年二十年後,才可以值高價錢的,但是因為有投機的人,從中操縱,便把那塊地價預先抬高;這種地價的昂貴,更是不平均。由於土地問題所生的弊病,歐美還沒有完善方法來解決。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便應該趁現在的時機,如果等到工商發達了之後,更是沒有方法可以解決。」

 

平均地權早被李登輝破壞殆盡》

 

孫文提出的平均地權,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台灣也曾因實施平均地權與三七五減租,而奠下了農、工業經濟發展的基礎。但過去所建立的基礎,歷經李登輝與陳水扁的刻意放任土地炒作、打擊前財政部長王建煊「按實際交易金額課徵土地增值稅」的政策,製造外省人要奪取台灣人財產的輿論(假消息鼻祖?)、伴隨金融自由化政策而導致的資金泛濫等,在兩蔣總統時代奠下的平均地權、漲價(儘量)歸公等政策,終敵不過眾多財團炒作房地產而破功。尤其,陳水扁時代,前財政部長林全將土地增值稅大幅降低,表面上是為刺激經濟,實際上卻是圖利財團。台灣淪為不動產及金融炒作天堂,這些人,包括李登輝、陳水扁及林全都是始作俑者。

 

而馬英九上台後,任用李述德為財政部長,卻又假藉聽取工商社團的建言而將營所稅從25%降為17%,號稱可以提升工商業競爭力、創造就業機會,實則減稅的資金,都朝股市金融、不動產炒作去了。一般百姓總以為,大家享有減稅的百分比一樣,所以很公平,實則,一個小商家一年好不容易賺個一百萬元,若減稅一個百分點,他享有的減稅額只有一萬元;但一家營業額一百億元的企業,享有一億元的減稅額,兩者相差是九千九百九十九萬元;八個百分點的減稅額,差距更是八萬元與八億元的差別。

 

一個擁有八億減稅額的人與一個僅有八萬元減稅額的人,怎麼可能公平?八萬元夠一個小家庭生活兩、三個月嗎?但八億元卻足以炒作房地產和金融炒翻天了!而有多少個小商家老板有能力一輩子賺取一億元?更何況是八億元!如果大企業將減下來的稅拿去擴增投資、增加就業機會,還符合一點經濟學原理,偏偏台灣愈有資產的人愈喜歡炒作金融與不動產商品,只有少數有良心的企業財團老板真心將減下來的稅用在促進就業、培育勞工身上。

 

減稅需有配套增加工作機會》

 

德國對於正常的不動產投資並不干涉,但若涉及炒作,則是以刑法制裁。在法規上,德國對企業減稅,必須看到企業真正用在創造就業上,才能依其創造的就業實績給予減稅。台灣則是自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歷經四位完全民選總統,只會一味的討好財團地主,暗中損害一般勞工、平民百姓的權益,這是歷經30年的民主化以來,台灣國民所得遠遠落後於新加坡、韓國、香港的最重要因素。

 

如今,台灣便應了孫文所說的,在工商業發達之後,更難以建立土地公平的課稅制度與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了。反觀中國政府,在習近平推動中國大陸人民多數進入小康家庭的政策下,此時推行「共同富裕」政策並非沒有道理。如果,假設中國政府一旦如同台灣,步入像美國一樣是由財團資本家代理人假民主之名掌控了國家機器後,中國人民受中外資本家的剝削豈不更嚴重?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發展到極致,即會因為階級鬥爭走向無產階級革命而進入共產社會;但中國共產黨則是一開始便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政府及共產主義社會,再反向走到國家資本主義後,朝向孫文的民生主義社會發展。由於共產黨本就有民生社會主義的基因,中共政府對於社會不平等及貧富差距擴大的敏感度,比被美國惡質資本主義洗腦的國民黨及民進黨執政的台灣政府高,若沒有中共一黨專政的黨政軍一統的治理力量,中國社會在台式民粹下搞出來的民主政體,恐又將淪為美式惡質資本主義的附庸體制;底層人民也恐將再成為美國資本、科技、技術優勢下的經濟殖民系統的被殖民者。

 

蘇聯解體時俄國教授薪資繳不起房租》

 

大約三年前,筆者與一名東海大學化學系教授餐敘時聊起他出國的見聞。當時他不久前才到國外參加學術會議,與一名前蘇聯移民到美國的俄國化學家,談到美、俄科技技術的比較。這名俄國教授認為,前蘇聯有不少科學技術是高於美國的,但蘇聯解體後,有很長一段時間俄國經濟衰頹,貧富差距大幅拉大,這名俄國教授的月薪,竟然付不起自己每月的房租;他因此不得不移民美國,將自己的知識技術提供給美國社會。說起來,這名俄國教授還不太看得起美國的技術;只因自己國家被「假民主」而搞得經濟敗壞,才不得不到美國討生活。

 

難道,美國政府還寄望針對中國政府與社會再搞一次「蘇聯解體」那一套,而讓一堆投機份子與政客在中共解體後從中投機炒作獲利,卻讓善良百姓只能不斷的向下沉淪嗎?

 

台灣解嚴、李登輝主政之後,搞出美國保守主義劣質資本主義式民主(相對於德國西歐、北歐式社會型資本主義民主),而讓一群「假民主」政客與資本家、地主結合,不斷的侵蝕蔣經國時期建立的民生主義經濟體制,多數非政非商非黑非權貴的善良百姓,辛勤工作所得,竟然無法在五至七年進入三十而立之齡,得以安家立業!台灣經濟體制的敗壞與政府體制的腐化,始自李登輝起,至今猶烈!

 

台灣土地問題至今未能解決》

 

孫文的民生主義最重要的一句話,就在民生第二講中所說:「土地問題能夠解決,民生問題便可以解決一半了。」他又說,「我們要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和外國是有相同的目標:這個目標,就是要全國人民都可以得安樂,都不致受財產分配不均的痛苦,要不受這種痛苦,就是要共產;所以我們不能說,共產主義與民生主義不同。」他在同一章之前也早有說明:「…不過我們所主張的共產,是共將來不是共現在,這種將來的共產,是很公道的辦法,以前有了產業的人,決不致吃虧;和歐美所謂的收歸國有,把人民已經有了的產業都搶去政府裡頭,是大不相同。」

 

孫文平均地權很重要的執行措施,就是「照地價收買」與「照地價徵稅」。他的用意雖好,在大數據科技發達的今天,卻是相當落伍了。民國初期,孫文及大多數科學家都還不能預知今日科技能夠進步到如此地步;因此,孫文希望地主誠實報告自己的土地價格,如果故意報高,想要日後賣出時能少課稅、多得利,就課他高稅額;如果故意報低以規避地價稅負,就按他所報的價格由國家收買。

 

然而,時至今日,透過科技大數據的記錄、統計與分析,要獲知土地、不動產的實際買賣價格並不難;台灣號稱科技生產大國,高科技產業(含軟體科技)與國際早就接軌,到如今,卻還在依據公告地價作為課徵地價稅依據;以公告土地現值的評估作為買賣不動產的課稅依據;而這中間,便造成多少人依附其中共存共生,乃至成了共犯結構;包括地政機關、地政士、代書、仲介、金融機構以及買賣雙方等,搞得台灣每個人都成了準詐騙犯或偽造文書犯。完全應了史艷文布袋戲中秘雕出場那句話:「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台灣社會只要牽涉入房地產買賣者,都成了結構共犯之一。

 

美國不動產交易透明公開》

 

一再被筆者批評的美國惡質式保守資本主義,在美國自己國土上,就是很簡單明瞭的「照價收買、照價課稅」。一筆不動產買賣,前手的買賣價格多少,後手的買賣價格多少,中間有沒有經過改良(成本),美國的政府資訊記錄清清楚楚。而美國人出售不動產賺得的淨所得,完全併入綜合所得稅依不同級距課稅。

 

美國這麼簡單有效的不動產交易及課稅政策,在台灣卻搞了幾十年的實價課稅還搞不起來。前有王建煊被鬥下台,後有馬英九搞實價登錄卻仍未依實價課稅;換了蔡英文執政,房地合一課稅、不動產交易資訊的充分公開透明,仍然毫無半點作為。政府繼續留著可以讓有心人上下其手的土地公告現值、房屋評定價格、公告地價等畸形怪狀且複雜的不動產稅賦制度,因而養了一批自稱是地政與不動產稅賦專家的無效率行政公務及民間體系,讓掌握各種專業資訊的建築金融財團得以結合畸形的地政體系,透過資訊不透明(不對稱)的操作,吃定搞不清楚狀況的平民小老百姓。

 

時至今日,孫文民生主義的中心思想:「平均地權」、「土地問題解決、民生問題就解決一半了」,在兩蔣時代好不容易有了解決的架構之後,卻在李登輝當政後就被嚴重破壞了。自此,每一世代二十多歲至四十歲的年輕人,都在與高房價賽跑。更有甚者,台灣從亞洲四小龍之首,如今國民所得遠不及新加坡的近六萬美元、香港的近五萬美元,也不及韓國的三萬多美元;而台灣大學畢業生的個人年薪資,平均也不及韓國大學生的一半。台灣在兩蔣時代打下經濟奇蹟的民生經濟體制與果實,近三十年來,已遭到政商掛勾的金權貪腐體制大幅侵蝕。

 

政商掛勾的金權政治害慘青年百姓》

 

若果,中國大陸真的如美國政府所願,在法制與法治皆尚不健全的社會環境下,就實行美國惡質資本主義式民主,導致民選政治人物在惡質資本主義國家的金援扶持下,與國內外大資本家結合,屆時民選政治人物恐多數淪為國內外資本家的附庸或傀儡,其公務體系能不更貪污腐敗嗎?其人民能不更被掠奪剝削嗎?而美國政府只顧其國內人民的民主、自由、法治與司法公平,但對其他採行惡質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讓他能上下其手大賺資本掠奪財富,豈會管你社會的安寧與均富安定?

 

再試想,若是今天中國政府如同台灣實施的所謂民主(民粹)選舉一樣,一個不動產實價登錄及實價課稅搞了幾十年都搞不好,中國政府還可以推動他的共同富裕政策嗎?還可以在三十年內快速發展到科技與經濟實力讓美國非要發動貿易戰與新冷戰嗎?台灣的民粹、腐敗與高度依賴美國的政治體制,今天有讓中國政府可以視為標竿的地方嗎?

 

孫文一生只活了五十九歲,他在1925年去世時,歐戰(第一次世界大戰)才結束不到七年。如果他多活25年,看到日本侵華、二次大戰,看到國共內戰,再看到美國竟然利用蔣中正退守台灣成為美國第一島鏈的看門守衛以阻擋中國的崛起,不知有何感想?但可以推論的是,孫中山應會是最能洞察美國政府以惡質資本主義操弄他國政治對立與侵蝕他國經濟的中國領導人。

 

美國為何總歸責親美政府貪腐?》

 

國民黨退守台灣時,美國政府在1949年8月發表了中美關係白皮書,將中共占據中國大陸歸責於國民黨政府的腐敗與無能。但很奇怪的是,為何美國所想要操控或介入的政府,不論是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越戰時期的南越政府,乃至近日的阿富汗原政府,這些處於戰事狀態的親美政府,最後都被美國棄守,並一律將責任歸因於這些親美政府的腐敗?蔣中正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四大強國之一的中國集權政府領導人,會希望自己的政府處於腐敗狀態嗎?是誰致令這些仍處於戰爭狀態的集權政府腐敗?是美國政府嗎?或是帶有侵蝕人性之善的背後資本或資本家?這仍有待後世歷史家詳加察考!

 

重點乃在於,金錢資本激發了人性貪婪之惡。在一個處於戰爭狀態、需要持續以意志戰鬥的執政時期,金錢資本最容易腐蝕人心,也最容易吸引貪婪之徒的依附。美國政府依恃其資本金權吸納親美政權,但這樣的政權內部,必有受資本金錢誘引的貪腐之人想要大賺戰爭財、假依附美國之名行歛財之實;久之,內部豈有不腐敗的,又如何能與充滿使命的對手一戰呢?

 

美國政府總責怪其支持的政權貪腐,但在人性貪婪之惡被激發、又實行假民主真民粹的體制下,哪個政府會不貪腐?處在作戰狀態,若非領導人有救國使命,且具有統制的權力,想在民粹而腐敗的政權下只依靠美國救援,就能打贏戰爭嗎?美國人難道不清楚這樣的道理嗎?

 

作戰狀態下搞民粹 豈不自我削弱?》

 

美國豈會不了解,作戰時,國家必然需採取統一集權的政體。孫文在民生主義第一講就說:「俄國從前所行的革命辦法,並不是馬克思主義,只是一種戰時政策。這種戰時政策,並不是俄國所獨行的,就是英國、德國和美國,當歐戰時候,把全國的大實業、像鐵路輪船和一切大製造廠都收歸國有。」直到二戰時,美國羅斯福總統及英國首相邱吉爾,那一個不也是實行戰時集權體制?

 

筆者總是不免懷疑,豈有在兩造處於作戰狀態之下,美國政府卻不斷的要親美政府實行民選政治的?這不是刻意要削弱親美政府的作戰力量嗎?一旦親美政府的作戰能力衰敗、內部貪腐叢生,必然更依賴美國的軍援與金援。而一旦美國無力對付反美的一方,便撒手不管,並把親美政府的失敗歸咎於貪污腐敗;這樣的行徑,不更是惡質資本主義的惡行嗎?我們不願把一向標榜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美國政府想得那麼惡劣,但綜合歸納與邏輯推論後,卻不能不令人懷疑美國政府的居心之險。

 

例如,早年美國政府利用蔣中正、蔣經國父子為其守門反共,當時難道不清楚兩岸仍處於作戰狀態嗎?如今民進黨故意不追究美國支持兩蔣的反共圍堵的戰時政策,卻將台灣過去的不民主歸罪於兩蔣時代,而大捧過去曾被他們大罵黑金教主的李登輝是台灣民主先生!如今,民進黨執政政府事實上比兩蔣時代更依附美國,且更不顧台灣人民真正的和平與均富的需求。這樣的謬誤錯亂的歷史觀,最終終會被導正!

 

惡質資本主義激發人性貪婪之惡》

 

惡質資本主義式的民主,必然導致民粹選舉體制的形成,也必然朝向金權政治的腐敗。究其主因,就是激發貪婪後的人性之惡終被挑起,多數不知不覺者的人性無法向上提升,只會向下沉淪。孫文以為,他的民生主義可以解決全中國「人人有飯吃」的問題,殊不知,台灣在人人有飯吃之後,因為李登輝引進惡質資本主義式民主,很多惡質政客開始與民間財團金權掛勾,利用不良的土地、金融、財稅政策五鬼搬運,讓原本都有飯吃的人民及年輕人變成苦勞,眾多沒有家世背景的年輕人只能在有飯吃的邊緣辛勤工作而失去追求理想的熱情,

 

孫文的三民主義並沒有解決人性之惡的問題。他原寄望具有宗教家、革命家精神的利他者、先知先覺者,能夠為社會建構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共和政體,卻不想,因為多數人民仍處於無知而民粹的狀態下、易受存心為惡的政客操弄,導致政府長期處於無能,而善良人民也沒有實權導正惡質政客的卑劣行為。

 

優良的民主自由政體,絕對不會是由惡質資本主義與卑劣政客所建構的金權政治;良好的民主選舉體制,必然是要能由「先知先覺的利他者」出頭,才能為人民謀求福利;由這樣的人組成的政府,才能真正成為有能的政府,進而落實解決社會民生經濟問題。

 

人民結構決定民主選舉政體》

 

但人民的結構,如同孫文所說,定有賢、愚、不肖之分,如果這個社會的成員沒有透過教育,培育並提升具有思辨理性的人民,以逐漸減少愚和不肖之人,則一旦社會上不肖之人日多,愚昧之人也將多遭不肖之人利用操弄,則縱有少數賢、明之人,社會也終將淪為被惡質政客把持操弄、善良人民永無幸福寧日之境地。

 

所謂的「愛台灣」,應該是愛這裡的善良人民;為台灣「善良的」人民謀求幸福生活,而不是愛自己的土地資產、權力地位;但偏偏有很多人打著愛台灣的名義口號,卻不斷的與金權掛勾,淘空兩蔣時代好不容易建立的均富民生架構,利用不動產、金融、財稅體系,吃掉善良人民辛勤工作所得,導致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眾多青年及人民淪為屋奴與金融體系下的現代佃農。

 

惡質資本主義的金權本質,只會激發人性貪婪之惡性,導致不肖的政客、資本財團與惡所集結的力量,高於賢者與善的力量,使台灣不斷的向下沉淪。孫文的大同世界,建構在人性本善的利他行為上;但惡質資本主義只會造就追求私利者不斷的貪利貪權、不擇手段控制政權,而非造福人民。

 

執政者克己利他才能造就人民福祉》

 

今之中國政府施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具有偏向國家型資本主義之性質,但最後能否像德國一樣走向社會型較良善的資本主義,或是孫文的社會民生主義,端看執政者及其團隊能否像執政達十六年的德國總理梅克爾那樣「克己而利他」,真正施行以人民福址為依歸的均富安樂社會經濟政策。

 

至於台灣,如今在教育去中華文化、年輕人失去深遠歷史文化與生命哲學的涵養下,民進黨執政者更在疫情爆發下充分暴露出許多當權者貪權貪利、不顧民生、不斷濫花人民血汗錢購買美國武器、卻不捨得多花錢購買國外疫苗及發放救難濟窮的振興現金,也不顧民意及無視美國、新加坡、香港普發濟助現金的實況,堅持以數十億公帑印製振興券等作法,民進黨執政者這種種作為終將埋下台灣禍亂之源。而想要寄望台灣達到均富安和的大同社會,若無蓋世英雄(利他的先知先覺者)再世,恐怕相當困難。

(系列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