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斯洛伐克 中國限電 股市
}

蘇煥智維新觀點》科技黑箱,專業獨裁,必須打破!

優傳媒/ 2021.07.28 22:45

在高端疫苗EUA等種種問題中,我們看到太多的政治、學術派系的算計,這就是台灣沈淪的原因。唯有喚醒民主初心─公開透明及科學精神,才能徹底打破「學術科技黑箱」及「專業獨裁」,也才能重振台灣追求卓越的精神。面對一個快速變遷的時代,實刻不容緩 ! (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新冠肺炎爆發迄今已一年七個月,這一場生化病毒戰爭,其實也是一場嚴酷的科技整合管理的考驗。人類未來所面臨的課題,無不具有科技整合管理的挑戰,然而展望未來更多科技所形成的專業阻障,卻很容易淪為假科技專業之名,行黑箱、濫權、獨裁之實!克服之道,唯有回到民主的初心—公開透明及科學精神!苟不如此,無法找到台灣升級真正的力量。

        

一、高端疫苗EUA,典型黑箱審查:

 

7月19日衛福部通過高端疫苗緊急使用授權製造。在明知美國新冠疫苗強制使用授權,至少需做到三期臨床試驗報告審查通過;而以中和有效抗體作為免疫橋接,尚未成為國際規範下,小英政府二期臨床未通過,就准予EUA,使台灣成為第一個免疫橋接緊急授權的國家。

        

面臨如此重大爭議的事件,外界呼籲政府應公開審查委員的名單,應全程公開審查會之進行,但小英政府完全拒絕,連會議紀錄也不公諸大眾。完全黑箱作業,把台灣人民當作白老鼠。這就是一個典型的「科技黑箱」、「專業獨裁」!

      

二、致死率超過5%,政府用制度殺人:

        

台灣新冠肺炎確診者致死率高達5%,遠高於全球平均2.16%。這麼高的死亡率,正凸顯指揮中心及醫療體系及健保體制的危機及盲點。

 

張鴻仁教授很早就提醒,健保體制如果不鬆綁,會限制醫療體系的救命能力。其後果然證實由於衛福部集中管控瑞德西韋,導致無法即時施藥,而使輕症重病化,死亡率大增。另外,單株抗體藥品已證實對避免重症化、死亡有很大幫助,雖經醫療諮詢小組成員陳培哲院士建議,但衛福部卻以價格昂貴遲遲不予採購;一直到六月初陳培哲辭職開駡,衞福部才在6月19日開始緊急採購。

 

台灣的高死亡率其實是跟指揮中心衛福部過度集權,管制太多,健保給付太保守,導致染症者來不及救治,有直接因果關係。染疫死亡者,一半以上應該算是政府殺人,將來有國賠的可能性。

        

以台灣在醫療臨床及學術界人才濟濟,如果有公開透明的討論,相信克服這些瓶頸不是問題。但指揮中心堅拒廣開言路,決策不透明,不公開,是一切問題的關鍵。「指揮中心專業獨裁」之謂,已無需更多證明。

        

三、科研資源分配,以黑箱方式審定:

        

科技硏發是台灣產業升級非常重要的關鍵,一、二十年來臺灣編列的預算也不少,然而究其投入及產出的社會貢獻度表現,總令人懷疑:政府的科技研發資源如何分配?KPI如何考核?是否黑箱作業?

 

以科技部提供給大學申請的研究計劃補助案為例,審查委員竟然不必具名,完全是可以不必負責的黑箱。並且,初審委員只有二人,單單祇做純書面審查,申請者根本沒有說明研究計劃的機會,很容易因個人偏見或不同派系就遭封殺。本來還有複審會議,這二年以疫情為由而不召開。

 

美國的學界科研補助計劃的審查,一定會召開study sections(20-40人)公開的審查會,並作成會議紀錄。台灣科技部的學界研究計劃補助,為免科研審查制度淪為少數人把持的工具,學術派閥分配的籌碼,導致台灣產業升級、追求卓越困難重重,應該要徹底學習美國的審查制度,不該由少數人以黑箱作業體制操控,並應具名負責;各學門通過的計劃也應全部公開,供同儕相互學習比較。

        

四、爭取科技部經費,竟是升等前提,台大醫學院怎麼了?

        

升等制度主要用以評審大學敎師的研究教學能力,故依「敎育人員任用條例」第14條規定:大學教師應具「有專門著作在國內外知名學術或專業刊物發表」始得升等。

        

不過備受國際肯定的台大醫學院,近幾年在升等制度上,有一項很特別的規定。即是,助理教授升等副教授,必須在五年內擔任過院外研究計畫主持人二年以上;而副教授升等教授,必須在五年內有院外研究計畫三年以上。滿足這個前提,才能進行後續的升等論文及教學的評審,否則即使研究論文寫得再好,點數再高,引用次數再多,也沒有用。而所謂爭取「院外研究計畫」是指,向科技部、中研院、衞福部、敎育部、國衞院等中央政府機構爭取到研究經費並擔任主持人,唯有這些人才能升等副教授或教授。

 

依據敎育人員任用條例第14條規定,爭取科技部研究計畫從來就不是升等的要件,但台大醫學院卻違反母法作此規定。目前有好幾位從國外名校回來的臺大醫學院助理教授,正因為沒有爭取到科技部研究經費,而被迫不得續聘!

        

能不能爭取到科技部經費,往往與人際關係、派系,以及是否得罪人比較有關,與研究能力沒有必然的關係,研究能力則建立在客觀發表的論文的基礎上。現在連台大醫學院這麼資源雄厚的學院,都本末倒置,以搶錢搶計劃為優先,漠視客觀的硏究能力了!

 

面對一個快速變遷的時代,台灣必須從困境中破繭而出,然而在上述高端疫苗EUA、新冠肺炎高致死率、科研黑箱、台大醫學院升等種種問題中,我們看到太多的政治、學術派系的算計;這就是台灣沈淪的原因!唯有喚醒民主初心─公開透明及科學精神,才能徹底打破「學術科技黑箱」及「專業獨裁」,也才能重振台灣追求卓越的精神。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