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林帛亨 熊熊 丁守中
}

穹宇涉獵》加拿大向原住民灑下「鱷魚的眼淚」

優傳媒/ 2021.06.06 04:04

震驚全加拿大的‘寄宿學校’後院內發現215個兒童骸骨遺址。

 

作者/劉敦仁

 

最近一周來,加拿大全國為一則駭人聽聞的新聞討論得沸沸揚揚,甚至還驚動了聯邦政府總理。

 

事情和一所關閉了40多年的寄宿學校遺址有關。寄宿學校遺址位在加拿大西海岸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中部城市肯洛普斯 (Kemloops),在此發現了215具原住民的兒童骸骨,這事一樁震驚全國的悲劇。經過科學的檢測,最小的兒童年僅三歲。當地原住民 TK’emlups te Secwepeouc 部落酋長洛杉.卡西密爾 (Rosanne Casimir)感嘆地說:「這是殘酷的現實,是我們的真相,也是我們的歷史。」「這是我們一直以來不斷用鬥爭來獲得的信息,這就是我們可怕的真相。」

 

這個部落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內陸薩立熙.塞克瓦彭克族 (Salish Secwepemc) 的一員,它用地下雷達探測器發現了這個隱藏了半個多世紀的悲劇,發現集體兒童骸骨的學校,是全加拿大130所「寄宿學校」中最大的一所。這樁悲劇涉及到加拿大對原住民實行過的「種族滅絕」政策。

 

  當地原住民部落在‘寄宿學校’遺址外牆鑲上他們的標識。

 

悲劇的來龍去脈,得從加拿大第一位首相說起。加拿大在英國統治下,轉變成為獨立領地後,第一位首相是源自蘇格蘭的約翰.亞歷山大.麥唐納爵士 (Sir John Alexander Macdonald 1815-1891)。因為有傑出的政治家庭背景,兩度當選為首相。加拿大人始終以「國父」尊稱他。但是在他的任期內最為臭名昭著的就是對待原住民的殘酷政策。

 

麥唐納首相自始就對原住民採取排斥的手段,他強調加拿大沒有原住民的立足之地,而且他們是隨時可以被丟棄的物件。他處心積慮地對原住民展開「種族滅絕」的計畫,首先在國會強制立法,限制原住民的權力和福利。根據第四法案「文化消滅」內容,1883年開始在全國各地設立「寄宿學校」及各省原住民兒童福利機構,通過這些機構執行「種族滅絕」政策。其次,在各地設立「保護區」,迫使原住民遷入居住,名義上是保護,實際是將原住民與白人完全隔絕。這位「首相」乃有【滅絕原住民種族的締造者】之稱。

 

「寄宿學校」的建立,就是原住民子孫厄運的開始。他們被迫強制住校,目的就是要隔離這些孩子與他們的民族及家庭接觸,徹底從文化、種族、語言、宗教等各個方面,剝奪兒童與血緣及種族的密切關係。

 

住校期間,兒童們不能穿著原住民的傳統服裝,一律穿著學校發放的學生制服;不能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交流,英語是唯一通行的語言;不能舉行任何傳統宗教活動,天主教是唯一奉行的宗教信仰。「寄宿學校」幾乎完全由教會主持,包括天主教、聖公會、聯合教會、福音會及衛理公會。其中以天主教的勢力最大,操控了大部分的「寄宿學校」。

 

這套對待原住民的惡劣行徑,幾乎是美國的一脈相傳。美國政府對待原住民的大屠殺,以及種種殘酷政策,早在十九世紀初葉就已見諸行動 。美國的「寄宿學校」是在1879年從賓州卡爾立斯勒 (Carlisle) 一所軍營開始,美其名為「卡爾立斯勒印地安勤勉學校」(Carlisle Indian Industrial School)。自開設至1918年,共轉移了十四個印地安人部落的一萬名兒童到該校就讀。

 

創立這所學校的是一位軍中人士,他強調要將印地安人和來到美國的歐洲人畫上等號,目的是將他們培養成有「文化」的美國歐洲人。說穿了,這所學校的目的,就是要將印地安兒童同化成美國人。所以迫使他們遠離家庭,徹底與部落隔離,杜絕他們說自己的語言,不能穿著傳統服飾,沒有自己的宗教及精神信仰。是美國對待原住民徹頭徹尾的隱形「種族滅絕」政策。

 

  渥太華國會山莊前萬年長明火周圍放滿了鮮花和兒童鞋,前面215號碼象徵215個遇害的兒童。

 

四年後 (1883年),加拿大的第一位首相追隨著美國對印地安人的種族滅絕政策,並下令其屬下草率地提交了一份調查報告作為依據,開始了「寄宿學校」的計畫,並由國會通過撥款45000加元先開設三所「寄宿學校」。第一所設立在安大略省的「Battleford Industrial School」是12月1日開創的, 之後全國一共設立了130所。

 

其實在這之前,英國聖公會教會1828年就在安大略省的勃蘭佛德 (Branford),設立了「寄宿學校」,只不過規模較小,教會獨立主持,還沒有政府因素。

 

這次被發現兒童骸骨的「寄宿學校」是全國130所中規模最大的一所,1950年時代曾經有500名兒童同時入學的紀錄。 生活在學校裡的兒童,不僅心理上因遠離父母及家庭而受到創傷,還要不時經受校長及老師的虐待、折磨甚至性侵。有研究學者曾做過統計,大約有4100名到6000名兒童都曾受過不同程度的霸凌。

 

1975年原住民為追念遇害的兒童而豎立的堆石墓園標識。

 

「寄宿學校」裡的兒童一旦死亡,幾乎都是直接埋葬在學校的後院,無人知曉死亡的原因,家庭也被蒙在鼓裡。由於政府的經費補助不足,兒童普遍營養不良。這所位於內陸的學校在1924年還曾遭到過祝融之災,導致51名兒童死亡,但最後也只是一件無頭公案。

 

上面所述加拿大原住民兒童的歷史背景,是130所「寄宿學校」的普遍現象,這次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內陸地區的「寄宿學校」內挖出215具孩童骸骨,本不足為奇。然而這次原住民部落自行找出兒童骸骨群的悲劇,之所以引起朝野的關注、震驚甚至憤怒,是因為社會已經開始對原住民歷史問題有所覺醒。

 

加拿大第一位首相因為對待原住民的斑斑劣跡,直接影響到他後來的歷史地位,幾年前就已經有人開始醞釀移走全國各地為他豎立的雕像。安大略及魁北克省公民尤其顯得強烈。然而聯邦政府對這種歷史翻案的事,多少還心存顧忌,政客們耽心更多家醜會繼續登場。

 

然而教育界對此始終緊咬不放,安大略省的中學教師協會公開指出,首相麥唐納的危害固然是對原住民莫大的創傷,但那畢竟已成歷史,更重要的是,要改變白人子弟一直以來從課本上讀到對原住民的負面講述。若不去除第一位首相的影響,就只能讓「種族歧視」的危害延續不斷,到頭來真正受到危害的是白人子弟自己。

 

安大略省教師協會呼籲,必須儘早將第一位首相的姓名從所有的學校中剔除,因為該省各地有多所學校都是以他的姓名命名;連多倫多的萊爾遜大學名字都有所關連,因為這所大學的名字,正是第一位首相行使「寄宿學校」政策的幫凶。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為最近的發現發了聲,認為這是不可原諒的罪行。但是從第一位首相開創了這個十惡不赦的「滅絕種族」暴行以來,一百多年,歷代的首相,從無一人對這種非人道的惡行有過任何譴責;相反地,政府對原住民的壓迫和摧殘卻有增無減。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國會山莊前向遇害的原住民兒童獻花表達哀思。

 

杜魯道在2017年訪問梵蒂岡會晤教宗佛蘭西斯時,曾向教宗建議對「寄宿學校」的沈痛歷史表達歉意,次年教宗發表講話予以拒絕。事實上杜魯道的這個要求是本末倒置。「寄宿學校」的起因是加拿大第一位首相,致歉的應該是始作俑者,如今要求教宗致歉,無異是放過了「主犯」,而要求「從犯」擔負全部責任。這是加拿大政府將自己的惡行「甩鍋給教廷」。

 

不過,6月2日,天主教溫哥華教區總主教麥克.密勒爾 (J. Michael Miller)為教會對「寄宿學校」所扮演的卑鄙角色公開致歉。這是總主教第二次為這不可饒恕的罪行表達歉意。

 

早在2013年他就已經向原住民「真相及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表達過歉意,他曾這樣說:

 

        「教會實施這項政府殖民主義政策,無可置疑是錯誤的 (The Church was unquestionably

            wrong in implementing a government colonialist policy)。」

 

他接著說道:

 

        「對於在這些寄宿學校,執行任何形式虐待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其可恥的行為造

               成他人痛苦;為此我希望向倖存者、其家人,以及所有受到影響的人作出真誠

               而且深切的道歉。」

 

總主教承諾,除了道歉之外,將完整地公開所有「寄宿學校」的檔案和紀錄,並將所有資料轉交給「真相及和解委員會」,因為要清晰地調查這個歷史留下的悲劇,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艱鉅任務。他並呼籲其他天主教會及政府組織同樣履行這份職責。

 

溫哥華教區總主教能夠做出公開道歉的表示,殊為難得,但是要治癒這個百年歷史創傷談何容易。從第一所「寄宿學校」創立開始,到1970年整個關閉,總共逾八十年的歲月中,有超過十五萬名原住民兒童被迫從他們的家庭轉移到「寄宿學校」,一位倖存者曾悲哀地回憶,他在童年時期,連自己的姓名都不知道,只記得自己只有一個「號碼」。

 

加拿大政府下令全國下半旗表達哀悼。

 

這不由得令人聯想起印度洋島國毛里求斯的印度奴隸,他們被英國殖民統治階級,從印度販賣到毛里求斯從事苦力,每個人脖子上繫了一塊錫牌,上面就是刻了一個號碼。加拿大「寄宿學校」中原住民兒童同樣用號碼來替代他們的真實姓名,彰顯十九世紀英國在全球殖民政策中異曲同工的手段。

 

也由此反映出自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來,在後來的五百年歲月中,歐洲白人向外擴張,在殖民政策引領下,對被征服的原住民毫不留情地大肆屠殺,導致諸多部落被徹底滅絕。荷蘭、西班牙、葡萄牙、法國、英國、美國、加拿大,哪一個能逃脫「種族滅絕」的罪名!

 

令人稱怪的是,素來喜歡無中生有用「種族滅絕」來攻擊他國的這些老牌殖民國家,居然對加拿大這次發現原住民兒童骸骨的悲劇均保持「噤聲」,究竟是「事不關己」呢,還是深恐暴露其歷史上的深重罪孽?

 

1991年, 28000名加拿大原住民受害倖存者,曾對剝削虐待他們的教會提出過法律訴訟,教會除了公開道歉外,並提出30億加元作為對他們的精神賠償。然而金錢並不能撫平他們心靈上受到的重創。在十五萬被強制進入「寄宿學校」的原住民兒童,究竟有多少被秘密地掩埋在他們曾經「就讀」過的學校後院裡,至今仍然是一個無從統計的「數字」。

 

這次被暴露出來的215個原住民兒童骸骨,是否能順藤摸瓜繼續發掘其他學校遺址後院隱藏的「墳場」,固然需要原住民自身的努力,但也要喚醒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這類組織有所自覺。必須說,歐洲這些老牌殖民惡棍,在佔領世界各部落民族時,殘殺無辜,掠奪財富,肥了自己,今天他們的後裔能否捫心自問替他們祖先謝罪?

 

自古以來西方的基督教,一直用道貌岸然的模樣執行著與其「救世主」道理相悖的暴力與殺戮,因此而逐漸成長。加拿大「寄宿學校」爆出來的醜聞,充滿了諷刺的意味。當年主持這所「寄宿學校」的教會,竟是「聖潔瑪麗亞獻身教會兒童會」(Missionary Oblates of Mary Immaculate),名稱何其冠冕堂皇,實質上卻是個藏垢納污的罪惡泥潭!

 

原住民部落舉行抗議活動。

 

近日原住民的部落在離該學校不遠處,按照他們的傳統舉行了一場追魂禮儀,在草地上安放了一艘獨木舟,酋長帶領著群眾且歌且舞,祈求他們的天神,引領逝者乘坐這艘獨木舟駛向故土。

 

場面雖然簡單,但令人落淚。不知天主教的神職人員看到後有何感想?也許在天主教的教義裡,需要加上佛教的「慈悲為懷」理念,做為啟發神職人員洗心革面的指導思想!

 

(2021年6月2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