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

國戰會論壇》美台關係回歸美中關係常軌 只是時間問題

優傳媒/ 2021.05.07 05:55

美國在美中關係上或許朝向「戰略清晰」態勢發展,但對於美台關係則仍會以「戰略模糊」為主軸,再配合以美中關係變化,適時給予「宏觀調控」。因為如此操作,才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基此,台灣的執政者在美中關係選擇上也應當回到「理性選擇」了。(圖片取自網路)

 

作者/蕭衡鍾 

  

在複雜的國際權力結構與地緣政治經濟關係制約下,不論事前放話講得有多凶狠,但聰明的、理性的領導人,勢必採取避險策略與危機管控,而有所「理性選擇」。

 

因此,就如俗語說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不論美國對台灣如何示好,美台關係終將回歸從屬於美中關係的常軌及框架之下,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在「理性選擇」的驅使下,美國對台灣採取「戰略模糊」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始終大於「戰略清晰」。

 

布林肯表示美國不是要遏制中國大陸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日接受了英國《金融時報》與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採訪,如何與大陸打交道是這段採訪的重點,美國國務院隨後也公佈了採訪的文字記錄。以下,就讓我們先來看看布林肯對於美中關係的闡述觀點。

 

第一,布林肯對於與大陸官員在阿拉斯加的火線交鋒表示,並沒有看到大陸方面有什麼新的方式,而他則向大陸方面表達了美國拜登政府的立場。很明顯地,布林肯認定,美中雙方是「各自表述」的,分別就自身關注的議題再次向對方表明堅定的立場。

 

第二,布林肯闡明,美國不是試圖要遏制大陸或者壓制大陸,而是在於要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這是美國投資了幾十年的秩序,很好地滿足了美國的利益,不管是誰打亂、挑戰這個秩序,或試圖破壞,美國都將加以捍衛。

 

第三,布林肯表示,儘管美國也有各種不完美,但這樣的國際秩序不僅符合美國的利益,更滿足了世界的利益,其中自然也包括滿足了大陸的利益在內,所以美國並不試圖要遏制大陸。布林肯也反對把當前美中關係貼上某種「新冷戰」標籤的說法。

 

第四,布林肯認為美中關係包括對立(adversarial)、競爭(competitive)與合作(collaborative)等三個層面,美國在與大陸打交道時,要從實力位置出發,包括與美國盟友和夥伴的合作。例如,在經濟與商務問題上,美國只占全球GDP的25%,但如果美國聯合對大陸某些行為感到不滿的國家密切合作,就可能會占到全球GDP的40%、50%,甚至是60%,如此便可藉由打「團體戰」的方式,讓大陸願意改變相關作為,進行合作。

 

第五,在「團體戰」之下,布林肯也承認世界各國與大陸有著複雜的關係,包括經濟上的密切往來,因此,美國並不是要求各國選邊站,各國不必然要切斷或終止這些往來。在貿易和商務問題,以及環境保護、知識產權等議題上,美國希望看到的是「競優」,而不是「競次」。這與各國跟大陸的交往並不背道而馳,也符合彼此的深遠利益,就像是大陸的「疫苗外交」。

 

以上充分展現了霸權思維與「軟、硬」兩手策略,也就是說,美國作為霸權的守成者,在向大陸喊話。「硬」的一面,不管大陸怎麼崛起、怎麼和平發展,希望別去挑戰由美國所建立、美國及其盟友都將捍衛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而「軟」的一面則是,儘管在大局上美中雙方存在各自籠絡盟友、建立陣營的對立情況,但兩大強國仍可在此「戰略競爭」的態勢下,就全球治理與具體議題開展「有限合作」。剛剛結束的全球氣候峰會便是個例子。

 

美國對台灣終將回歸傳統的「一個中國政策」

 

布林肯在反駁大陸提出的美國干涉中國內政的問題時,才稍微提到了台灣。他認為這是基於規則的秩序的一部分,布林肯表示,美國多年來一直以符合其「一個中國政策」、《台灣關係法》、美中三項公報和「六項保證」的方式行事,他認為美國對台灣議題的管理是「相當好、相當有效的」。

 

對於近來大陸軍機船艦大幅增加繞台航訓的情況,布林肯表示,這「非常令人不安」。他認為大陸對台灣的武力威嚇似乎正在採取不同的方式咄咄逼人,因此布林肯表示,美國過去致力於確保台灣擁有自衛手段與能力的該項承諾,是不會消失的。他也強調,如果任何一方試圖通過武力來改變台灣現狀,「那將是非常嚴重的錯誤」。這個談話比拜登政府上台之初的發言,收斂了不少。

   

於今年一月出任印太事務協調官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也在5月4日由《FT》所舉辦的討論會上表示,台灣局勢確實令人感到擔憂,但相信美中雙方都能夠理解,在台灣議題上維持某種程度的「現狀」,才是符合兩國最佳利益的選擇。對於一些學者呼籲美國應該放棄「戰略模糊」而轉向「戰略清晰」,包括提供明確安全保障、承諾美國確實會以實際軍事干預來保護台灣等問題,康貝爾明白表示,這些對於美國來說,「有重大不利面」。簡單來說,就是不符合當前美國利益。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此前於聯邦參議院人事聽證會上也表示,由於台灣「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加強走向獨立立場」了,要是美國貿然對台灣從「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這將會強化大陸所認定的不穩定因素,也就是越發觸及大陸對於「核心利益」的底線與紅線,恐將容易促使大陸方面更有藉口在各地破壞美國利益,以及加大對於台灣的軍事威嚇,以為反制。如此一來,美國的政策是否將反而導致台海兩岸改變其「現狀」,她認為「這是有可能的」。

 

因此,美國在美中關係上或許朝向「戰略清晰」態勢發展,但對於美台關係則仍會以「戰略模糊」為主軸,再配合以美中關係變化,適時給予「宏觀調控」,例如加速軍售落實進程、派遣「特使團」訪問台灣之舉等。因為如此操作,才是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的。

 

台灣的執政者在美中關係選擇上也應當回到「理性選擇」,切不可短視近利而暗自歡喜。隨著拜登政府上台已超過了三個月,其戰略過渡期即將過去,而國際政治現實殘酷,是講權力與自身國家利益的,因此,台灣執政者一味「倚美抗中」的蜜月期也將結束了。

 

(作者蕭衡鍾,文化大學博士、北京大學博士。國立聯合大學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 本文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之專稿,授權《優傳媒》與《洞傳媒》同步刊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