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亞斯伯格症 米砂
}

台鐵改革之我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1.04.21 21:21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昨天有「鋼鐵人」之稱的王國材接任交通部長,他一就職就喊出「台鐵改革」的政見,不過馬英九「六三三失敗團隊」的交通部長葉匡時卻說「台鐵改革」是總統層次才能解決的問題,我相信葉匡時講的不是全世界最低標的9.2%總統馬英九,因若9.2%超低標也超低能的總統就能解決,那豈不鐵路局的科長層次就能解決了;若葉匡時講的是現任英明果決雄才大略明智通達的蔡英文總統,那王國材就先要提出改革最佳策略以爭取蔡總統與行政院蘇院長的支持,否則一切也是空談,總之、要想改革就要提出改革策略方案再務實確實地去執行,「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不過現在當下,朝野似乎都把「台鐵改革」鎖定在「台鐵公司化」的主題上,好像台鐵公司化後就能解決台鐵所有的問題包括這次花蓮太魯閣號大車禍的問題,如果真是如此思考問題那就大大的文不對題了,因為這次花蓮太魯閣號大車禍的弊端在公民營企業或政府行政機關都可能發生的,其與啥種企業型態毫不相干;花蓮太魯閣號大車禍第二天國民黨立院黨團及泛藍一些名嘴就開始藉機藉端要求行政院長蘇貞昌與交通部長林佳龍下台負責,其實這次大車禍之起源非因政策之錯誤而是因工地管理不良而起,故次日吾人便在本專欄拙文指出車禍造成原因,希望大家勿搞錯方向而永遠無法對症下藥做最正確之診治,還好檢調單位很快就對此方向調查,現在就在偵辨中。

吾人並在拙文中明確指出這種「工地管理」不良的陋規乃起因於國民黨多年來不良的政治風氣與貪腐惡習,所以國民黨應負九成責任、而才完全執政五年的民進黨應負一成責任;惟較遺憾的是國民黨立院黨團及泛藍名嘴還是忝不知恥,毫不顧道德正義而要求閣揆與交通部長林佳龍引咎辭職,他們以為這兩位高階政務官會像國民黨的閣揆毛治國將辭職書留下就不顧一切走人,還讓他的頂頭上司馬英九總統在毛府外「罰站」近十分鐘就是不開門見客,不但「江山留予後人愁」,也留給馬英九再鬧一個國際大笑話;民進黨的政務官畢竟不同;當四月二日上午九時多發生大車禍,第一時間交通部長與內政部長即受命前往事故地點指揮搶救災情與安置罹難傷亡人員,從此數日內林佳龍便日以繼夜在花蓮台東台北撫慰傷者與罹難家屬,並在第一天即向行政院長與總統口頭請辭以示負責之決心,還在遞出書面辭呈後不眠不休繼續馬不停蹄地處理後續傷亡員工撫恤及旅客傷亡賠償事宜,一直忙到四月十九日上午原事故地點搶修完竣恢復通車為止才回台北參加交通部員工為他舉辦的惜別茶會及第二天的交接事宜;林佳龍的任勞任怨勇於任事勇於負責有始有終看在全國人民眼裡無不感動萬分,更感動許多國民黨籍社團領導人紛紛發表公開談話慰留林佳龍繼續為交通事業與觀光旅遊業服務,林佳龍只發表公開談話「願繼續關懷協助受傷人員與罹難家屬」「願繼續充當鐵路局的義工協助鐵路局改革」,他雖默默地離開交通部但他優美的轉身下台英姿卻留給外界甚大的讚賞聲譽,林佳龍雖不再當交通部長然其聲望卻甚高於交通部長,這是國民黨立院黨團諸公與泛藍名嘴所沒想到的,也是他們極力賣力「栽培」出來的;林佳龍下一步若幹上台北市長或行政院長甚至2024年的副總統也都是拜國民黨與泛藍人士的「無私栽培」。

至於談「台鐵改革」的問題、首先還是要再強調改善台鐵的政風,否則政風不良、官商勾結不斷、台鐵大小工程又那麼多,難保啥時候又因一個小工地管理不善再釀成巨大的傷亡災難;所以我敢鐵口直斷只要台鐵政風不良則工地管理就做不好,則工程品質就八九成很難顧好,那車輛行駛早晚就會出問題,就會再鬧出人命的。

其次是台鐵經營策略一定要轉型,台鐵原是以運輸人貨為主的鐵道運輸業,十大建設以前是非常賺錢的金雞母,堪稱為雍容華貴的貴婦,當時的鐵路局長比交通處長還吃香,還幫國民黨養一堆在中國打敗仗的退將,坐領乾薪;可惜因為太賺錢了,蔣經國推十大建設時就要台鐵自己統籌「鐵路電氣化」的財務調度,惟因財務太龐大而傷筋動骨,接著又開放天空,大小航空公司一家一家的飛出來,為了自由競爭市場,當時有一家瑞聯航空只以一元就能搭上北高航線飛機,這樣的競爭手法連航空公司都難以招架,何況是台鐵更被耍得目瞪口呆,台鐵業績被航空業搶走大半,這時台鐵已變成公婆不疼老公不愛的棄婦;接著小小的台灣島竟然也跑出高速鐵路來,這時還以捧鐵飯碗的台鐵員工還陶醉在公務人員的強度保障之下、完全不思變革之道,台鐵只好債台高築變成面壁站街的老鶯了;如果台鐵員工捧鐵飯碗心態不變,台鐵最後可能要像當年公路局一樣民營化,當年公路局也是虧大錢但民營化後卻賺大錢;所以台鐵經營者心態一定要改變要「矯正」,台鐵才能繼續正常化企業化的經營下去,這是台鐵第二個應改革的地方-調整台鐵員工心態,否則就是「肉食者鄙」嘛!

台鐵改革的第三部應是經營方向的調整轉型,從過去運輸業轉為旅遊業尤其是國民旅遊業,台鐵現在想在西部各大都會區的運輸與高鐵競爭顯然是非常弱勢的,就是開幾列北高對開的自強號也是以較低票價對抗高鐵的時間優勢,偏偏幾百元的票價優勢對以商務旅行的商賈來講幾乎沒啥優勢,一則金額不大、二者商務旅行可以報帳抵稅、三者時間就是金錢、何況搭高鐵可以一日來回北高兩地可以省下一筆更大的差旅住宿費,所以若從商務觀點出發那搭高鐵反而比搭台鐵自強號還省時省錢,所以要以北高對開的自強號對抗高鐵也是很少勝算;若台北台中兩地對開的自強號來和高鐵競爭還勉勉強強可搶回一些商務旅客;至於其他列車則宜改為區間車捷運化來服務短程商旅,例如台北新竹的區間車就曾被我國聞名全球的國際大企業家張忠謀董事長青睞鑑賞過,當然這款中程區間車若能在服務與衛生方面再加強改善定能受到台北新竹兩地的商務人士之高度歡迎使用;還有很多短程的區間車可以研究將其捷運化,譬如台北汐止基隆間、台北桃園中壢間,這種短程區間車若服務好車廂乾淨班次多在無捷運競爭下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這類「商品」值得台鐵當局用點心思研究看看;再來就是國民旅遊方面,台鐵的環島線已建設完竣,現在退休老人也很多,台鐵可以規劃一種套票類似「台灣好行」做法,買張票在一定時間內自由上下車到處去旅遊,台鐵還可與各縣市旅遊社團合作規劃國民旅遊路線讓國內外旅客全島自由行;大約在30年前我參加一個大陸營建工程專業考察團(擔任首席顧問)到中國很多地方參訪考察,台灣參加人數共89人(若含中國接待人士將近百人),交通工具有飛機、考察三峽工程建設時是搭乘二百人座的長江郵輪,宜昌上岸後是搭夜間長途列車,中國「全陪」為我們安排三節軟臥舖車箱,列車長在宜昌為我們加掛一節可坐48人的餐車,據列車長說這節餐車只服務我們這團,其他旅客不予接待,我們約在晚間十時三十分開車,整個夜間餐車48個座位全程客滿,約到半夜三時全列車餐點魯味燒臘小菜(含速食麵)與酒全部被本團一掃而光(我不知本列車還有多少節餐車),隔天中午到武漢時「全陪」說列車長告訴他「本團在餐車的消費比軟臥舖車票還多出很多」,依照我的標準本列車車廂與餐車只能算乾淨清潔樸素談不上豪華;當時剛改革開放十多年,整個中國都還很保守,但他們就會利用長途列車大賺觀光客的錢(列車長是上海交通大學交通管理學系畢業年輕人,他很自豪是當時江澤民總書記學弟,我告訴他也是殷之浩先生的學弟),現在台灣鐵路局員工若無這種經營理念,那就真是「肉食者鄙」了。台鐵若轉型為環島觀光旅遊列車,那聞名國際的「台鐵便當」就更能大顯身手了,他們還可與各地旅遊業及餐飲業策略聯盟或跨業聯盟,屆時「台鐵便當」將會紅到國外去,就像「海南雞飯」或新加坡的「娘惹糕」紅到世界各地一樣;「台鐵便當」比「海南雞飯」還便宜營養好吃,卻只能在台鐵沿線叫賣無法到國外「打天下」,台鐵員工會服氣嗎?三十年來南洋各國來台灣工作的外勞已超過百多萬人,他們也很想在他們國家再吃到「台鐵便當」,希望台鐵員工爭氣一點,儘快讓「台鐵便當」招牌像「海南雞飯」一樣到處掛在南洋各國市招上,為台灣爭光。

三十多年前我開始在辦中國各大學遊學團時曾與鐵道部研議想租幾列「專列」供遊學團到處旅遊參訪遊學之用,當企畫案做好尚未及送出就發生千島湖事件,我在中國很多計畫都被太座以安全理由喊停;台鐵亦可與企業界或大學合作做員工訓練或學生教學實習之用,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一面旅遊一面學習寓教育研訓於旅途參訪 之中,這應是一種甚佳的學習方式不致流落於象牙塔之內;這亦是吾人三十年多前辦中國遊學團的親身經驗,特此野人獻曝一下;所以若好好研究規劃,台鐵可開發的商品應該還是很多,台鐵員工可以腦力激盪一下,既然都是高普考及格的高級公務人員就不要淪落為吃大鍋飯的米蟲,被譏為「肉食者鄙」嘛!

以前陳水扁執政是民進黨第一次在中央當家做主,可憾的因「朝小野大」很多政策在國民黨掌控的國會掣肘下不得不放棄,但陳水扁政府還是救起很多岌岌可危的公營事業,如台灣省公路局、唐榮鐵工廠公司都是當年列為要清算重整的公營企業,但都被阿扁政府救起後現在都在賺大錢;蔡英文政府是民進黨第二次執政且是「完全執政」的政府,台灣人民給民進黨最佳的機會,把國會和整個政府都交給民進黨,若連台灣鐵路局都救不起來,那現在的民進黨就真的只會爭權奪利了,豈還有臉繼續爭取下屆「完全執政」的機會嘛!請不要像國民黨完全沒有一點羞恥心好嗎?

以上是吾人對「台鐵改革」的區區管見,紙短意長心長命短,台鐵人才很多內閣人才更是才高八斗,像丁怡銘年紀輕輕就領年薪超過百萬,這樣偉大人才若還救不起台鐵那豈不淪為米蟲;有才能當然可以領高薪,但一定要為國家多做事,這樣才對得起全國納稅人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熱門關鍵字:

麻辣開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