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鋼股價 邱鋒澤 PTT
}

【男丁手記】能給你溫暖 我不怕麻煩

慈善新聞網/ 2021.03.06 15:03

  有智慧的母親,從小就這樣教導我:「其實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比你想像的多,如果願意,可以讓你的力量幫助到很多需要的人。」

  母親是一個溫柔堅強的女性,不僅是慈母也是嚴父,在她的照護以及教養下,得到完善的愛。是母親的影響,讓我思考要如何付出自己去幫助需要的人,總覺得護理是一個神聖莊嚴的工作,於是我在基測分發時,選填護理,也如願進了馬偕專校,開啟護理人生。

  五專生活是如此樸實且枯燥,一本比一本厚的書冊,沉沉的課業,除了課程,最重要的是實習,實習照顧過被安養中心送來還接著氣切管路隨時充滿濃痰的爺爺、來異鄉生產的韓國媽媽、身心科病人、社區家訪遇見的退休奶奶......等,看著病者逐漸康復的感動是無法言說的;實習體會到這種比任何實質的東西都還珍貴的成就。

  本以為五專畢業後會直接進職場成為護理熱血青年,但我卻在升學這條路上因為沒有考到理想目標,也不想讀外縣市的學校而成了護理逃兵,逃去了與護理八竿子打不著的妝品系,學了化妝、考了證照、出國當交換學生拿幾個獎牌,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回到了臨床。

  2016 年10 月才總算到了臺北慈濟醫院急診室報到,開始菜鳥護理師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因為離開護理領域太久,新人期充滿不安惶恐,且急診室病人的變化瞬息萬變,深怕自己做不好害了病人或拖累臨床的夥伴,所幸得到許多學長姊的包容與保護,挺過了試用期,開始我獨立的日子。

  「急救室有病人!OHCA!」檢傷學姊的聲音在吵雜的診療室格外引人注意,隨即映入眼簾的是病床上的小小身軀。稚嫩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衣服宛如潑墨染上一片鮮紅,嘴角還留著未乾的血跡,胸口隨著胸外按壓上下起伏著。「他說不舒服,剛剛吐了一口血就沒有意識了。」媽媽眼眶轉著淚水向醫師哀求,「請救救我的孩子!」

  到院前心跳停止,急救持續著,但小身體的主人仍然沒有一點脈動一絲呼吸。「加油!爸爸來了,在這裡!」闖進急救室的爸爸在床邊呼喊,學姊趕緊陪伴爸爸到急救室外等候。醫療團隊用盡所有力氣和死亡拉扯,心電圖上最終還是呈現出筆直的一條線,家屬決定不再讓孩子受苦,讓孩子好走,宣告到了生命終點。

  「護理師,可以幫他換衣服嗎?」微小哽咽的聲音來自媽媽,左手提著一袋衣服,右手拎著一雙鞋。「媽媽,還是我們一起換,好嗎?」媽媽點點頭,我帶著她到床邊,拿了幾條治療巾並打了盆溫水,準備幫孩子擦拭身體。

  那是我的第一個小兒急症個案。孩子那年七歲,因為先天腎臟缺損,本該充滿歡笑愛吃糖果的年紀,被兌成一次次往返醫院的複診檢查,幼小纖弱的雙手布滿打針後的瘀傷、孔洞。脫去被血染紅的外衣,媽媽仔細擦拭孩子的身體,「寶貝,我們不痛了。」聲音滿是溫柔不捨。擦整乾淨後,幫孩子換上衣裝穿上鞋子,看起來像是睡去般,平靜安詳。「家屬可以進來了,可以跟弟弟說說話。」我請爸爸和哥哥進來陪伴孩子的最後一段。我帶上床簾離開床邊,把空間留給他們。床簾裡沒有悲愴的哭喊,「弟弟你睡一下,等休息夠了,再回來找媽媽。」一家人在床邊道別,等候往生室人員前來引導。離開急救室前,孩子的爸媽向我道謝:「護理師,謝謝你讓弟弟乾淨的離開,謝謝。」

  在臨床打滾了四年,當初的小菜鳥已經能獨當一面。護理是一門技術,只要肯做肯學,時間久了自然能上手,成為某某哥、某某姐、某一針,但這份工作不單是熟悉臨床、提升技術的精確度、診斷的熟悉、或是一字不漏的說出書中的知識,我認為在病者身上學習以及與病者溝通才是真正的護理價值。或許幫大體更換衣服是無意義、自尋麻煩的事,因為當往生室接手後會再次整理遺容;但如果更換衣服後,家屬可以感到欣慰,那便不麻煩。我的臨床導師告訴我,在幫助病人緩解病痛的同時,不要忘記家屬也有一顆焦急的心需要照顧。如果親人生病就已經心亂如麻,那面對家人離世的悲傷家屬,是不是更需要我們幫助?只是多做一點,卻可以讓家屬在親人離去的當下,擁有更多的力量和溫暖;只是多做一點,在病者的眼中,比我們自己所想的還要能夠帶給人溫暖。

(撰文/范家麒 臺北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本文由「志為護理」第十九卷六期授權刊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