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米可白 樂天市場 MQ-9

陳其邁的致命罩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0.07.05 14:02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陳其邁確如「眾望所歸」又投入高雄市長的補選,從三位候選人來看,陳其邁不愧為最佳高雄市長之不二人選,他四歲就跟隨當老師的父母遷居高雄市;1996年就開始在高雄市連任過三屆立法委員,接著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行政院發言人(政府發言人),也擔任過高雄市代理市長,總統府副秘書長,在國民黨再輪迴執政時他又回立法院擔任兩任屆立委,在蔡英文政府第一任執政時又出任行政院副院長,期間還擔任民進黨中央很多要職,所以陳其邁是經歷高雄地方到中央很多黨政要職之歷練磨練,在高雄或全台灣都是鮮有難得的人才;最特別的是他對社會的關懷之心與對高雄建設之抱負熱沈,他原有一份人人稱羨也受社會敬重的「醫師」工作,這在台灣社會是一種個人所得很高的工作,但他卻只幹幾年就跑去讀「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拜在世界公共衛生權威陳建仁博士(前副總統)門下而去投入台灣公共衛生的維護工作,這種人道關懷社會健康的高尚情懷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這次台灣「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能夠名列世界前茅就是台灣存在很多這種「大公無私」精神的人物(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及連江縣長劉增應醫師也都是這類讓人尊敬的人物),所以高雄市有像陳其邁這種大公無私放著賺錢的醫師工作不幹跑去管眾人公共衛生的工作,真是高雄市民的福氣;惜乎有多少高雄市民會去珍惜這份福氣還是讓吾人非常懷疑;2018年市長候選人政見辯論會結束吾人就封對高雄市政完全不了解的韓國瑜為「草包」,也寫了十幾篇拙文批判韓國瑜市長政見的不可行-全是行騙之詐術,但是選舉結果還是有將近九十萬市民支持韓國瑜當選市長,對高雄市政瞭若指掌的陳其邁還是飲恨江東,無緣為高雄市政施展理想抱負;三十多年前筆者每週六從鼓山搭渡輪到旗津高雄海專兼課,呼吸著海港難予忍受的沖天臭氣,當時的市長正是有「白先生」雅譽的吳敦義,所以二十年來高雄市如何在謝長廷、陳菊兩位市長和陳其邁、葉菊蘭兩位代理市長擘劃執政下改變翻轉之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陳其邁代理市長期間拆掉了港市間的圍牆,並將高雄港整治得海天一色氣勢雄偉氣象萬千,在電視機的畫面上非常有國際水平觀感,在這之前高雄港的整體畫面是很難上電視的(因為很不美觀),除非有風災或船難的救災畫面,也就是好事厥如一上電視就是憾事;當時高雄港是全球第二大或第三大貨櫃港,可憾高雄港畫面卻難登大雅之堂,豈無憾哉!

最近高雄市長補選氣勢陳其邁遙遙領先,民調顯示陳其邁佔百分之五十以上支持度,比其他兩位市議員的支持度總和都高,不過吾人還是心有懸念,因兩年前的歷史太恐怖,明明是對高雄市完全都不了解的草包竟然高票當選高雄市長,非常徹底的擊敗堪稱「高雄市政學博士」的陳其邁;為何高雄市民放著最優秀的市長候選人不挑選而去挑選最差的「草包市長」(我喻為只堪任里長的水平、但罷韓四君子的陳冠榮醫師卻說韓國瑜連擔任里長的能力都沒有);筆者相信高雄市民都是非常高水平的選民,這麼荒唐的選擇絕非一時的迷惑失誤,一定有啥大事讓大多數市民激怒致而寧選一位非常不合格的市長讓其慢慢訓練成一位合格甚至優良的市長(誰知韓國瑜不把握機會竟馬上跑去競選總統又激怒了給他機會的高雄市民),而以此來懲罰積弊甚深的民進黨;吾人不知陳菊的高雄市政府是否積弊甚深或貪腐成性,但陳菊的手下大將陸續隨陳菊「北漂」台北中央當大官或新潮流在蔡英文政府佔滿各重要職位且還時常爆發弊案,真令許多支持的中間選民看得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紛紛發現所託非人,「民進黨腐爛得比國民黨還快」之論調就時常時有所聞,尤其常聽說高雄市有一位「阿舅」在市政府神通廣大,有如當年「扁政府」的第一夫人,這些可能都是激怒高雄市民的關鍵點,讓剛到高雄吃喝玩樂三個多月對高雄完全陌生的韓國瑜竟然海撈將近90萬票而大贏「高雄市政學博士」自四歲就在高雄市成長的陳其邁;陳其邁說自落選第一天起就檢討出二十多點敗選的原因,吾人不知上述「陳菊市政府」是否是他敗選的主要因素,如果不是當然最好、如果是又應如何解決改進,讓這個大阻力勿在補選戰中又變成勝選的大障礙,害高雄市又再選出一位次佳或最差的市長出來「重開機」,那現在已是全國最末一名的高雄市就只好繼續再墮落下去,哀哉!這個台灣第一大港口也曾經是全台澎金馬第二大都會的高雄市,竟只因選錯一次市長就淪為全國最後一名,「當人自古有不讓、言訖屢頷天子頤」,如今不要想「屢頷天子頤」了,只求不被選民高票罷免就行了;資源這麼豐盛的城市竟然搞到全國最後一名,這不罷免行嗎?

「陳菊市政府」若真讓市民很不滿,該怎麼交代還是要交代的;吾人這麼主張並非對陳菊有任何不敬,我曾寫過很多讚美陳菊對台灣民主運動巨大貢獻的文章,這些貢獻已經台灣歷史所定位、已是不能撼動磨滅的,就像連震東回台灣當接收大員發了橫財變成台灣前十大巨富也是歷史定位的,就是連家全部捐出來這個發橫財的歷史紀錄也已經定位了;但陳菊自五專畢業開始擔任台灣民主前輩郭雨新辦公室的秘書兼助理兼小妹兼聯絡員(中共早期還是地下黨時稱為交通員)幹得國民黨特務大頭子蔣經國每天「皮皮挫」,派了一大群特務囉嘍包圍她,但可能是蔣經國的特務走狗太駑鈍了,陳菊的聯絡範圍竟越來越廣,最後竟從台灣聯絡到日本、美國、歐洲,最後竟「害」這位小秘書小助理一路幫一盤散殺的「黨外」凝結成沒有黨名的「黨外黨」、最後變成「民進黨」,昔日的小妹也一路攀爬成高雄市長、南霸天、台灣最大政治派系「新潮流」的精神領袖、最後成為總統的肱骨大臣「總統府秘書長」,享受超過三十年的榮華富貴位極三公的顧命要員。我想陳菊為台灣民主自由奮鬥所得到的回報也應該夠了;吾人相信陳菊不會為私利貪贓枉法,但下面幫忙跑腿的手下成千上萬,若有一兩位手腳較不乾淨想學連震東一樣發橫財可能就會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讓高雄市民大失所望,若再經過選舉策略喧染,那就會害到黨提名候選人被對手左右開弓前後受敵,尤其對手是一個壞得不能再壞好事不做壞事做絕的幫派式政黨,連「興票案」、「宇昌案」都能設計出來陷害忠良,若陳菊手下真有不乾淨的那一定是被惡意鬥倒鬥臭;故為了高雄能補選出一位最好的市長,民進黨在這關鍵問題方面一定要做最完善的處置,絕勿再讓對手有可乘之機。

在16世紀中葉、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暴虐無道,反對國會的民主監督,主張只有「君權神授」的國王可以決定國家大政,這種集權的封建思想當然引起當時已經非常發達的工商業和勞工領袖及士大夫階級之反對,尤其是代表工商業的議會更千方百計要限制國王的權力,因此乃爆發各種衝突,最後查理一世乃出兵攻進議會而引來議會之反抗,但議會軍終非國王軍之對手,查理一世又對工商業與農民極盡壓榨剝削之能事,致終於爆發革命,當時亦是國會議員之一的「克倫威爾」乃回選區自組軍隊領導革命;就在議會軍節節敗退時克倫威爾的軍隊卻給國王軍非常致命的迎頭痛擊,最後徹底擊敗查理一世並將這位暴君送上斷頭台而結束英國近千年的君主統治封建制度,國會宣佈英格蘭為民主共和國,並推選克倫威爾為「護國主」「護國大將軍」同時統治蘇格蘭和愛爾蘭,統治領土比現在英國還大,克倫威爾成為不戴皇冠(無冕)的國王;可是隨著克倫威爾日漸嚐到權力的滋味,他的野心也越來越大,他命令士兵解散國會並且集統治軍政大權與立法權於一身,並改為終身制又再改為世襲制,他從一位民主的革命家變成一個專制的獨裁者;不久克倫威爾逝世,護國主由他兒子世襲,但他兒子沒有他的威望只在位三年就被復辟的查理二世所推翻,查理二世並對克倫威爾實施極為殘酷的鞭屍報復,但是克倫威爾的領導革命推翻殘暴不仁的查理一世之英名永遠留在英國歷史上永遠受到英國人民之憑弔,他在世的功過由歷史來做客觀的評價。

其實在東方也是一樣,過去孫文在東京搞革命有三大機要助理幕僚,分別是胡漢民、汪精衛、居正(那時蔣介石還在上海混幫派當杜月笙、黃金榮黑幫大哥的小弟),這三人後來都被蔣介石掌大權後以予極為殘酷的整肅,連孫文遺孀宋慶齡都差一點遭到蔣介石的毒手,所以這四位孫文革命建國時最親密的左右手或枕邊人在國民黨蔣幫集團都沒留好聲名,相信他們在革命建國時期對國家社會之貢獻應不會差陳菊太多才對,但除了宋慶齡終身享受毛澤東給予紅朝的榮華富貴之酬庸外其他三人都不如陳菊三十多年來享受到的榮華富貴;其中汪精衛因感蔣介石無力對抗日本、為保護華東人民免受日軍的大肆殘殺而跑到南京與日本合作搞「曲線救國」而被蔣介石打成「漢奸」而留下歷史難以公斷的公案。所以陳菊應非常感激台灣人民給予的榮寵,應想盡辦法讓陳其邁勿再遭受兩年前的冤屈,不論「陳菊市政府」對高雄市的功過都應向高雄市民交代清楚,若有讓高雄市民不滿之處應給予最誠摯的道歉,這是做人處事最起碼的原則與態度,就像英國的「無冕國王」克倫威爾之功過完全交由歷史來評價;我相信台灣歷史亦會給予陳菊很高的評價,絕對比蔣介石和蔣經國高出很多(蔣經國的日記亦顯示陳菊年輕時的「威武不能屈」就讓蔣經國太子非常「Wecare」這位小女生),吾人希望陳菊繼續為高雄的未來著想幫高雄市民選出最優秀的市長人選;日本故首相吉田茂要殯天前有人問他擔任首相最得意的國政是啥?他回答說他最得意的是已為日本培養出四五位非常優秀的首相人才;希望陳菊亦有如此偉大的政績,不要只為壯大新潮流拉幫結派,那她早期的對抗蔣家暴政的功過就可能會被歷史抹煞掉了,那就太可惜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熱門關鍵字:

麻辣開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