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和弦 金價 自主健康管理

天才或瘋子?瘋狂與執著特展觀照藝術家

民生@報/ 2020.01.07 10:05

【文/陳小凌】天才與瘋子總是界於那麼一線間!藝術家往往無可救藥的執著於某種欲罷不能的堅持,而瀕於瘋狂的臨界點,這樣的情懷產生的創作,不管方向表情為何,總充滿著攝人心魄的魅力,令人不自覺的被吸引成癮。心的方向就是風吹的方向,都說不癡狂不成魔,瘋狂的「執著」某些東西或事情或表現,不也是藝術追求的極致?

 

Jonathan Meese畫作。形而上提供。

 

狂放如Jonathan Meese 就是在天才與瘋狂的分際之間收放自如,捉不住的縱橫才氣,游走在抽象、表現主義、拼貼、塗鴉的痴迷與自戀中,抽離不開現實與歷史與憧憬的糾纏,靈魂裡的野性像脫疆野馬恣意狂奔。

 

草間彌生亦如是,織就一張痴謎的網,層層疊疊,在無際的迷航中尋找自我的救贖。Gary Baseman恆另類的在自我的童話世界裡止惡揚善,在既美麗又邪惡的假像裡赤裸裸的寓言重生的天堂。

 

終生擁抱孤寂,執著懷念的王攀元,是倉茫在時代的宿命裡,一抹孤傲的靈魂,蘊繁複的色彩成沉默的奔馳,如犬如騖如月如帆如雨如夢,一逕追尋那遠在天邊在草原盡頭,永遠追不到勾不著的遙遠的圓圓的太陽。

 

柔軟綿密又蓬鬆的貓毛,彷彿可以感受到毛底下溫暖的肉體,觸鬚張揚,舒服的哈欠讓齒喉大張,是多少信任與觀察與愛憐,讓郭振昌在畫布上一根毛一根毛綿綿密密的畫了又刮,刮了又畫,畫了又刮又畫,堅持將捕捉到生命的瞬間美感,如實呈現,在視覺上觸覺上甚至微末的神情細節,在逆光略紅的薄耳上。

 

郭振昌畫作。形而上提供。

 

佛說,苦非苦,樂非樂,只是一時的執念而已。放下執念,是頓悟的境界。執著臻於瘋狂之濱,或是痛苦的淵藪,或是必然的魅力,恰如兩面刃,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拿捏的分際恰是藝術的考驗,在平凡與非凡之間,瘋狂。「瘋狂與執著」特展在形而上畫廊展出至2月16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