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跨出界限,開創無限可能 - 童子賢

慈善新聞網/ 2019.11.09 14:55

  童子賢沒出國留學,也非都市成長的孩子,眼界卻相當寬廣,彷彿擁有全世界,童子賢如何培養出寬廣視野?

  「這個世界其實就像一本書,可以很厚重,可以很精采,但你要尋找自己喜愛看的內容。」童子賢認為,知識可以讓人快樂,但千萬別盲目追求,否則知識的累積也可能成為包袱。

  童子賢累積知識的啟蒙老師,正是他的父親。

  在花蓮出生成長的他,擁有快樂童年,他永遠記得,在夜裡,父親會騎著摩托車載著五個孩子到沒有光害的郊外,大自然的學堂就此展開。父親會指著滿天星斗教會他們認識星座,何謂北斗七星,又該如何透過相對位置,找尋北極星。當人類第一次踏上月球的那一刻,父親克服家裡收不到訊號而無法觀看電視的窘境,帶著他們找尋可以看電視的人家,「他總是不願錯過任何可以機會教育的時刻,像是威廉波特少棒比賽時,也載我們到曬穀場上,跟著一、兩百人一起圍著一臺十三吋小電視,隨著比賽狀況,時而歡欣鼓舞,時而悸動,時而緊張並雀躍不已。」

  雨天,見到閃電的瞬間,父親告訴他們,其實閃電早已發生,只是聲音還沒有傳到,教他們按碼表計數,就此得知聲音的速度一秒可以跑幾百公尺。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再都是學習與教導,而父親的求知態度,也令他佩服。

  「他時常劃撥訂閱類似日本的讀者文摘,而他的事業,還是無師自通的呢!」童子賢說,父親當學徒時磨練出一身機械技術,靠著舉一反三及實驗精神,無師自通學會修理鐘錶、眼鏡,也會開鎖,以一間小小的鐘錶行養活一家。「探索世界有樂趣,也有危險。」比起一般父母不願讓年幼的孩子靠近水,父親知道他們想學游泳,甚至還帶著他們到秀姑巒溪邊練習游泳,「現在想來,父親不只是教會我們游泳技巧而已,還帶著寬容、愛護,又兼具鼓勵孩子去探索的態度。」

  多年後再度回想起彌足珍貴的父子相處時光,童子賢體認到,無論教育或啟發,不見得來自書本,也不一定得要花上一筆可觀金額,父親的身教與言教足以影響他一生。

  成為誠品最大股東的因緣,童子賢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最不後悔的決定。

  「在誠品,隨時歡迎你來看書,買不買書無所謂,這裡也有音樂、小講堂、個性文具以及許多特殊創意商品。」童子賢佩服地說,誠品的誕生,讓年輕一代的設計師與創作者得以將心血展示在世人面前,「誠品不僅是一家書店,還是一個可以展現理想與志氣的地方,讓我們看到台灣不斷有希望的火花閃耀。」於是他向誠品創辦人吳清友說,「虧錢不要緊,書店盡量開!」

  「從管理學上看這句話,是不及格的。」童子賢卻毅然決然,毫無放棄的念頭,「從社會長遠的意義來看,這樣的觀念是必須的。」除了建立平台,童子賢也與吳清友攜手成立誠品文教基金會,並擔任十幾年的董事長。他解釋,基金會每三年約募集一百萬本書,送到有需求的地方,甚至也會邀請作者到學校、廟埕及社區舉辦對談講座,讓閱讀者能體會其創作的初心與理念。

  基金會的成立,成就童子賢心中最美也最單純的藍圖,「我們希望讓都市和鄉村都能共享一樣求取知識的機會,不要因為城鄉差距,讓鄉村的孩子失掉閱讀與分享閱讀的機會。」童子賢也進行一系列的「他們在島嶼寫作」紀錄片拍攝,透過鏡頭呈現知名文學家的創作歷程,以及背後不為人知的感人故事。「從2008年策畫至今,共拍了兩個系列、13位文學家的生命故事,包含白先勇、余光中、楊牧、王文興,甚至跨海到香港記錄華文作家劉以鬯。」起心動念,來自一分感佩的心。「我們必須向這些文學家致敬,是他們讓台灣處在 50 至 70 年間,雖然物質比較貧瘠,他們文字創作的不斷耕耘,讓台灣的心靈很豐富,過得很精采。

  2015 年 11 月秋天,第二系列的 7 位作家的故事也拍攝完成,雖然拍攝艱辛漫長,童子賢卻義無反顧。他認為,這些雋永的作品,隨著時間沖刷,反而更歷久彌新,「這些作品能感動、震撼人們之處,不會因為 30 年、50 年過去就有所減少。」雖然過程沒有想像中容易,童子賢卻認為這件事情勢必得做,期待透過數位記錄與新媒體傳播的方式,讓更多年輕閱聽大眾能藉此接觸到文學的美好,而這也是他回饋社會的方式之一。

(取材 / 大愛之友月刊,整理撰文 / 凃心怡,本文為大愛電視「大愛行」授權刊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