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心蓮病房護理師與病人 泡茶的約定

慈善新聞網/ 2019.11.09 10:09

大林慈院心蓮病房團隊總是盡力陪伴,圓滿臨終病人的願。

  於心蓮病房服務近六年,能夠接受「安寧共同照護交叉訓練」,對我來說是難能可貴的機會,格外的珍惜。在共同照護的模式下照護病人,更加需要獨立自主,溝通與關係建立更是比在心蓮病房工作時來得更艱難、更重要。因為在心蓮病房所照護的病人及家屬,都是已經對安寧療護有共識,甚至是前置作業都已經做好了。交叉訓練時期,自己便擔心到一般病房該怎麼跟病人及家屬建立關係,介紹安寧團隊?又該如何與一般病房的團隊溝通?自己又能帶給病人與家屬怎麼樣的幫助呢?

  印象很深刻,在交叉訓練的第一天,自己到一般病房接病人,第二個病人是位肝硬化末期的阿伯,因為腹脹、胸悶、失眠、食欲差而住院。第一次去病房探視阿伯時,他當下似乎因為腹脹不舒服而情緒低落,所以對談中鮮少有眼神接觸,在協助使用精油放鬆及腹部按摩後,阿伯終於可以閉目入睡。第二次再去病房探訪,阿伯顯得比較熱絡,還會對我說:「妳要常來看我捏!」家屬也好奇的詢問我「安寧」可以協助病人什麼?得知我能為阿伯緩解疼痛,他們都很開心,彼此的距離,就這樣慢慢拉近了。

  接下來幾次也進一步了解了阿伯的家庭支持系統。阿伯有一個女兒、三個兒子,家庭和睦,父慈子孝,因為病情已進展到末期,需要有專人照料,阿伯搬去跟二兒子一家同住,其他孩子時常過去探視。阿伯早年務農,後來當起「土水」師傅(泥作工程),後來當「土水」老闆,個性海派、喜歡熱鬧,喜歡一大家子聚在一起。二兒子是一所國中的輔導主任,個性嚴謹,知道父親的病情治療有限,希望能轉到心蓮病房讓父親舒服些,但因為老人家的一些忌諱也不敢提,照會家庭醫學科安寧共照後,知道我們有臨床宗教師,就希望能有法師去看看他父親。我再去探訪阿伯時,便邀請宗教師同行,事前得知阿伯喜歡泡茶,就準備了茶水點心,邀請阿伯和當日在旁照護的媳婦一起到心蓮的空中花園泡茶聊天。

  那一次的經驗讓阿伯感覺很好,當下開口又約下次再一起泡茶。因為週末家人較方便從各地回來,於是他們約了週六早上泡茶,雖然當天為休假日,仍欣然答應陪阿伯,於是那個週末在心蓮的花園就有了第二次的茶會。

  前一天阿伯睡得特別好,養足了精神一早就準備好赴約。那次的週末茶會,因家人們都陪在身旁,讓阿伯很感動,也藉機慎重交代了許多重要的事情,讓兒子難以開口的問題得到了答案。在過程中,我覺得感覺很對,便順著引導彼此之間的四道人生,並肯定他們家庭的核心價值,阿伯也向家人講了許多祝福的話。

  後來因症狀及疾病走下坡,阿伯有強烈的臨終覺知,告訴二兒子趕緊聯繫我們,趕快通知其他子女、孫子週末趕快回來身邊。原本阿伯已與我們相約要茶敘的,日期也說定了,但還沒到茶敘那天,就接到二兒子電話趕過去看他了。

陳玟臻(左)與宗教師(右)陪伴病人與家屬。

  到病房探視阿伯,與阿伯及他的家屬們討論後,決定當天轉至安寧病房做症狀控制。阿伯轉到心蓮病房後,我也把握時間向二兒子做臨終衛教,衛教過程中二兒子心情還算平靜,透露他父親的生日將近,所以家屬們明日(週六)會全員到齊來病房為父親過生日。週六這一天,雖然阿伯意識狀態不是那麼清楚,但很配合地參與慶生的過程,除了家人,還有我們心蓮團隊,大家雖滿是不捨,卻也都很開心能夠一同陪伴著阿伯,我們也協助留下全員到齊的珍貴全家福照片。

  隔天,週日早上,阿伯在二兒子誦藥師經的過程中安詳往生,就像睡著一樣,家人雖然不捨但還是覺得因緣殊勝,對於阿伯走得如此平靜感到欣慰。後續與臨床宗教師一同去到阿伯家捻香致意時,阿伯的家人們對於團隊這段時間的陪伴不斷的道謝。

  其實,我們也被這家人的孝心與孝行所感,雖然阿伯陪伴我們的時間不多,但還好大家齊心合力把握因緣,沒留下遺憾。對於團隊而言,我們的學習成長才是最多的。

  在這整個照護過程中,我看見他們整個家族的凝聚力,以及一位父親對子女們的愛與期待,從臉書了解到阿伯與家屬過去的生活,想為阿伯多做一點點,我們一同製作影片贈予家屬做紀念。二兒子傳來的訊息寫著「非常感恩團隊精心製作的影片,認識您們讓父親臨終更圓滿。」這美麗的照護過程,成為我未來職涯的動力來源。

(撰文、攝影/陳玟臻 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護理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