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金鐘獎 載具 姚采穎
}

「當層層的絕望,堆疊起一把致命的槍」小丑觀後感

滔客/luma) 2019.10.29 15:30

「當層層堆疊的絕望,構成一把致命的槍」小丑觀後感

從開頭的笑聲,就可以感受到一股沈重的氛圍,
那種笑到骨子裡發毛的不知是喜還是悲的笑,
讓人有點坐立難安,
然後全片由這個突兀的開場開始了。

主角亞瑟是個悲劇性的人物,
但更加深悲慘感受的是他是個努力的人,
如果他成天混吃等死,那他的不幸或許不會得到那麼多觀眾的同情,
他很認真的做著自己的行業,
他很孝順自己的老母親,
他對陌生的孩子很友善,
但這一切的善良,
並沒有替他換來一些幸福,
他被混混搶走牌子,
他的母親虐待他,
他被當成騷擾兒童的變態路人,
他的好並沒有換來什麼,
只有落寞和絕望。

而影片中最諷刺的一點是,
他的職業是逗人發笑的小丑,
但看完整部片子他的人生幾乎沒有什麼值得笑的部分。

亞瑟曾經善良的內心隨著被混混搶,被同事背叛,慢慢的瓦解了,
在第一次槍殺地鐵上的三個人後,他似乎覺醒了一塊他未曾察覺的部分,
從他剛開槍後的恐懼,到突然慢慢地跳起舞來,
亞瑟開始轉變,這把槍帶給他某種力量,
一種黑暗的力量,但此時他還沒有完全的魔化,
他還有一點原本的樣子,
但生活給了他最致命的一擊,
他深愛的母親,那個叫他快樂的女人,那個他以為是全世界最愛他的人,
原來是有精神病還冷眼旁觀男友虐待他的狠心養母。

他的世界崩潰了,
他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老是莫名的發笑,
悲慘的高壓的挫折下,他老是發笑,
原來不是病啊!是小時候受虐時的自我保護機制,
養母要他笑,即使被虐也要笑,
小小的亞瑟為了生存學會的笑,
不是因為快樂,而是因為求生存。

他明白了這一切,於是在最深沉的絕望下,
他徹底轉變了,
他殺了那個名為母親的女人,
他殺了背叛他的同事,
他殺了那拿他影片取笑的主持人,
悲慘的亞瑟徹底消失了,
成了一個讓萬人恐懼又讓街頭擁戴的小丑。

最後,他快樂地站在群眾中間接受歡呼,
他在監獄裡殺了人後快樂的逃竄,
他已經是一個全新的他。

仔細想想,
小丑其實不是入魔,
雖然他變成社會上一個可怕的存在,
一種黑暗的力量,
但比起入魔,他更像是清醒了,
他看透了人性的絕望,
他看遍了人世間的冷暖,
他看到自己不改變的話的未來是一樣的黯淡無光和悲慘,
所以清醒了,
大徹大悟,
他徹底的改變,從內而外的重生了,
或許,他不是想不開,
他是,想開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