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蘇志燮 蔡秉燚 Google Meet

富陽話中東》中東「IS伊斯蘭國」死灰復燃,該怪誰?

優傳媒/ 2019.10.17 17:28

庫德族戰士協助美軍擊敗伊斯蘭國(ISIS),卻遭到美軍背叛。圖為庫德族女子保護部隊。(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自美國總統川普宣告將自敘利亞「撤軍」,不過短短兩周,卻激起一場土耳其攻擊敘北邊境「庫德族」的軍事行動;徒使川普陷入「背叛盟友」罵名,逼得本與美軍並肩打擊激進武裝團體IS伊斯蘭國的反敘利亞阿塞德政權,原係屬庫德族的軍事同盟「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反過頭來尋求與阿塞德政權作短暫結盟,以對抗「侵門踏戶」的土耳其軍隊。

 

但眼見6年來受美軍全力支持的「庫德族民兵」,藉著美國這個「靠山」整軍經武,擊潰了IS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並迅速整合今天土耳其東南部、敘利亞東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北部、亞美尼亞西南部的庫德族人;不但佔據了土耳其東南半壁將近四分之一的土地,且形成一股強大的「分離主義」。對土耳其而言,實在是一件「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政治壓力。

 

尤其「敘利亞內戰」造成的難民,對土耳其無論在國土、經濟與內政等各方面都已形成莫大的安全罅隙與危機;厄爾多安豈能不利用美國撤軍之際,一股作氣打擊境內日漸坐大的庫德族,並趁勢越境驅逐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勢力,欲清空一塊敘國境內的「安全區域」,讓土耳其將已滲入土國的350萬難民,得以「完璧歸趙」,以消弭土國境內種族紛岐的亂局。

 

這場看似由美國總統川普開了端,由土耳其總理厄爾多安遂行的「庫德族戰爭」,嚴格說來,只不過是將遲早勢必面對的「戰爭」,提前了一段時間而已。但對於俄羅斯的普丁而言,此刻卻像撿到了「槍」一樣,讓他「名正言順」地以調節國際紛爭的大國姿態「笑傲中東」,並持續拉抬他在國內的聲望;而中共似乎也無意間賺到一絲便宜,讓川普總統不得不對正在熱頭上的「美中貿易戰」,稍微放軟身段,以免自己「四面受敵」,這應該算是這場戰爭的「意外」插曲了。

 

而庫德族本自認為這回幫了美國佬一次大忙,就算無法獲得「獨立」的回饋,起碼也應可博得美國對其「自治」意圖的關愛眼神;卻沒想到,美國一心只顧著自己國內總統選情利益,及為贏取土耳其對美國的忠誠,並兌現其對中、俄保持戰略距離的目標,而逕自宣布自敘利亞撤軍,造成土軍對其瞬間攻擊而致傷亡枕籍。庫德族人自然有一股「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強烈被「背棄」感。

 

但已經歷過一世紀戰亂,尚不能取得「獨立」的庫德族人,顯然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他揚言將「釋放」數千名被拘禁的IS伊斯蘭戰士,絕非一句「威脅」之語。事實上,美國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於日前提出的研究報告已直言:「⋯美國撤軍決定已使全球聖戰士得到鼓舞,伊斯蘭國的東山再起已是不爭事實⋯」。

 

雖然,也有人認為IS伊斯蘭國的東山再起,絕無可能;因為這個伊斯蘭極端主義,錯用了7世紀回教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對「聖戰」(阿拉伯語:جهاد,英語:Jihad)的詮釋,把先知原僅是對抗異教徒侵略的抗爭,轉為用於內部所有派系對教義不同見解的教徒,一律加以格殺與殘害。因此,「IS」必然得不到全球伊斯蘭教徒的支持。

 

但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個明明即將被消滅的「IS」,祇因美國的自我利益「盤算」,到頭來卻讓協助消滅IS的庫德族反而成為被打擊的對象。如果說這場「庫德族戰事」讓IS伊斯蘭國「死灰復燃」,那也祇能說是川普「機關算盡」自食惡果,又怪得了誰呢?

 

可憐庫德人一族「所依非人」,一場獨立戰爭美夢成空,如今,恐怕又得跌落「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那百年無盡戰亂的惡夢中,怎不令人慨嘆「政治無情」!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