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蘇志燮 蔡秉燚 Google Meet

周陽山》羅馬尼亞的美麗與哀愁

優傳媒/ 2019.10.17 09:50

布加勒斯特市大學廣場。(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2007年元旦,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獲准加入歐盟,這是二戰結束以來第五批加入歐盟的國家,成為歐盟的第26丶27成員國。由於這兩國的加入,歐盟的總人口邁向五億人大關。

 

隨後,前南斯拉夫的克羅埃西亞於2013年加入,成為歐盟的第28個成員國。如果今年底英國的脫歐任務完成,歐盟成員將減少為27國,而人口數則因英國的退出而驟減為4億4500萬人。

 

羅馬尼亞是東南歐的大國,國土面積23萬8000平方公里,在加入歐盟時的人口約2200萬人,和台灣十分接近。但近年來人民不斷的外移,目前人口數已少於2000萬人。

 

羅馬尼亞是當今歐盟中貪腐情況最嚴重的成員國之一,組織犯罪猖獗,人口販運集團也很囂張。根據《全球競爭力報告2015──2016》對全球140國的調查,在民眾對從政人士的信任度方面,羅馬尼亞排名第112。在公共資金的使用效率上,排名84。至於因腐敗而導致公共資金流失方面,更落到114位。這些數字充分反映經歷近三十年的民主化丶自由化歷程後,羅馬尼亞政府和執政者,仍然是高度腐化,得不到民眾的信任。

 

基於此,羅馬尼亞的經濟發展遲緩,國民所得不高,平均每人每年僅有12500美元,為歐盟各國平均值的三分之一,僅僅超過鄰國保加利亞(約為9200美元),名列第27位。

 

羅馬尼亞地處東歐,鄰近的各國多為斯拉夫民族,但它本身係古代羅馬人的後裔,語言屬拉丁語系,反而與距離遙遠的義大利語丶葡萄牙語、西班牙語十分接近。由於語言之便,許多羅馬尼亞人都到南歐各國打工,再將錢滙回老家,接濟親人。

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市的凱旋門。(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文化上,羅馬尼亞受到法國的影響甚深,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就竪立著風格類似巴黎的凱旋門,城市規模寬敞而恢宏,夙有「小巴黎」之稱。走在布加勒斯特的大街上,看到一棟又一棟壯觀雄偉的廣場建築,包括博物館丶旅店和政府大樓,古典雅緻,器宇軒昂!讓人深深感覺當年的城市規劃的確是氣派非凡,豁達大度。

 

布加勒斯特為歐盟第六大城,僅次於倫敦丶柏林丶馬德里丶羅馬和巴黎,人口近兩百萬人,若加上大都會的周邊地區,則逾250萬人。但儘管如此,幾乎在每一個街區,我們都會看到殘破的街角裡,暗藏著年久失修的廢墟,而且已經嚴重傾圮,不可能在短期內修復。這種落魄大戶的印記,反映了羅馬尼亞昔日的燦爛輝煌,以及當代的命運多舛、動盪不安!

 

在過去齊奧塞斯古的專政統治期間(1965-1989),殘民以懲丶倒行逆施,羅馬尼亞人承受了太多的折磨和苦難。1989年底,他終於在群眾大會的現場被人民推翻,後來處以極刑!但隨後的三十年間,民主轉型的過程並不順遂,政黨傾軋、官僚腐敗丶經濟下頽丶社會失序,年輕人只有出國打工丶貼補家用,許多人甚至是一去不回。

 

在民主轉型後的羅馬尼亞實施的是法國第五共和的半總統制,總統是國家元首,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選舉採取兩輪制,由獲得絕對多數支持者當選。至於總理則是由總統提名,經國會同意而擔負起政府首長的角色。

 

目前總統是由伊爾哈尼斯(Klaus Werner Iohannis)擔任,他出生在中部城市錫比烏(Sibiu),父母都是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地區的撒克遜人,也就是德國裔的少數民族。該族從12世紀開始就從萊因河畔移民至此,定居在特蘭西瓦尼亞山區。他的父母已經在羅馬尼亞革命後,於1992年回到德國長居。他卻繼續留在羅馬尼亞,先擔任高中的物理教師,2000年當選錫比烏市長,自此進入政壇。

 

2004年和2008年,他再度以壓倒性的支持而當選市長,2007年錫比烏市和盧森堡同時入選成為「歐洲文化之都」。這是一個人數只有17萬的小城,其中德裔居民不到3000人,竟能榮膺此一頭銜,足證他的城市治理十分成功,且備受歐盟肯定。

 

2013年2月,伊爾哈尼斯成為國家自由黨第一副主席。第二年6月,又以95%的支持率當選為黨主席,並與民主自由黨合組「自由基督教聯盟」。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他在第一輪選舉中獲得了三成選票的支持,11月16日舉行第二輪選舉,他以56%的絕對多數當選總統。他承諾要打擊政治貪腐,並改善司法體系的公正性。

 

由於長期以來羅馬尼亞的政局不穩,從1990年開始,迄今不到30年間,先後已經更換了23位總理。現任總理是丹西拉女士(Vasilica Viorica Dăncilă),她是社會民主黨籍,也是羅馬尼亞歷史上首位的女總理。

 

2018年八月初,我在布加勒斯特住了一個多星期,也遠道赴特蘭西瓦尼亞地區親歷內陸山區完全不同的郷野面貌。這是一個美麗丶質樸而優雅的國度,但卻經歷著轉型期的煎熬和考驗。在街頭殘牆片瓦的角落裡,我看到了貧困的老人丶醉倒的流浪漢和滿臉無助的乞丐,也清楚的感受到羅國人民對政府失能的強烈不滿。然而,在與各地民眾具體而微的實際接觸中,卻又充分感受到羅馬尼亞人民的自尊丶自重丶親和與友善。

 

2018年八月十日起,連續三天,有五到八萬群眾在政府內閣大廈對面的廣場聚集,要求總理丹拉西女士下台!示威者當中,有許多旅外打工的羅國僑民,他們專程回國,參加抗議行動,以表達對政府貪腐無能的憤怒和抗議。

 

許多民眾揮舞著歐盟、羅馬尼亞、西班牙和義大利等國的旗幟、高呼「公正不貪腐」、「瘟疫執政黨」!他們的訴求是反對執政的社會民主黨運用國會多數,強行修改法律,戕害司法獨立!讓貪官脫罪,同時也免於司法的制裁。其中包括社民黨主席,當時擔任眾議院議長的德拉戈尼亞(Liviu Nicolae Dragnea)。這和台灣近年來的民選威權丶國會濫政丶東廠專制,以及馬王政爭等事件,如出一轍!

 

2016年12月,羅馬尼亞的國會選舉中,社民黨獲勝,德拉戈尼亞當選了眾議院議長。2017年1月31日,在社民黨的主導下,通過了刑法及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案,讓數百名涉案的政治人物免於刑事調查及懲罰。德拉戈尼亞本人過去曾擔任第一副總理兼地區發展部長,2015年5月因涉及選舉舞弊案而被迫辭職,2016年4月,最高法院判處他二年監禁,但卻緩期執行。

 

由於修正刑法的目的是為特定的政治人物脫罪,在立法修正通過的當晚,立即有超過25,000民眾參與示威。隔天,全國各地更有超過30萬人加入示威的行列。這是從1989年推翻齊奧塞斯古的革命行動以來,羅馬尼亞境內最大規模的示威行動。2017年二月五日,抗議行動達到最高峰,據估計,全國示威人數達到60萬人!

 

但是,面對群眾的抗議,社會民主黨的反應卻是,一個民選的政府是不容被推翻的。他們拒絕群眾的批判和譴責,也堅決不下台!但另一方面,數萬名羅馬尼亞人已連署要求推動立法,禁止遭控貪腐罪名者,繼續從政。

 

所幸天道好還,德拉戈尼亞終於在2019年五月被送進監獄,執行三年半的刑期,他的國會議員一職也被停止。這是因為他為兩位同黨人士謀取虛假的公職,並且由政府支薪。此外,他還面臨歐盟的「反詐欺委員會」控訴,涉嫌將貪污的經費洗錢至巴西進行漂白。

 

面對社民黨政府的貪腐和濫權,總統伊爾哈尼斯與內閣完全不同調,他強烈譴責警方鎮壓民眾的抗議行動,出手殘暴,結果造成430人受傷。其實,多年以來,實施半總統制的羅馬尼亞,和另一個面臨顏色革命的東歐國家烏克蘭一樣,一直出現總統丶國會和總理不對盤的政治爭擾。這也正是憲政體制移植,造成「橘逾淮為枳」的真實困境。

 

這也正是1997年中華民國第四次修憲,採取半總統制以來,頻仍的更換閣揆丶並造成政府失能的困境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