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獨家!《我們與惡的距離》于卉喬現身 承認自己最喜歡她

滔新聞/方楓嵐 2019.04.25 10:41

滔新聞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喬喬,今年六年級囉!

 

那個時候《我們與惡的距離》問爸爸的時候,也有把劇本給爸爸看,他看完之後就覺得這個劇本其實不錯,也蠻有意義的,然後他就也把劇本給我看,問我覺得好不好,我看完之後就感覺其實是真的不錯,也蠻想要演,我就跟爸爸說我想要演。

 

今年11歲的于卉喬,在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賈靜雯的女兒劉天晴,將青少年的細膩敏感情緒詮釋到位。

 

其實我去揣摩角色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沒有到很難。我在看書的時候,我看一看有時候我會停下來想說,這個角色他在裡面的地位是什麼?是很高? 還是很低的?那他跟誰的關係又是怎麼樣?然後他的個性是怎麼樣?

 

如果你學會去怎麼揣摩小說裡的角色,那去揣摩劇本裡的角色就不會那麼難。因為像這次天晴的角色,我覺得很貼近現實世界,真實的社會中很多小女孩如果比較叛逆一點的話,真的是會有類似的反應。那因為我也差不多年紀,所以我也可以從耳中聽到我同學跟爸媽嗆來嗆去的生活模式。

 

部分觀眾在看完戲後,批評于卉喬的角色呈現太過早熟,和現實生活的同齡孩童有落差,面對負評,她看得很開。

 

可能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跟我們這個年紀的小孩子,就是小朋友學生相處過,所以不太清楚我們現在這個年紀會有的一些行為。如果是悲傷戲的話,我就會直接把爸鼻叫來說,你可不可以讓我哭一下;如果是要很憤怒的戲的話,我就會一直想說,我們班的某某某說我做作、我們班的某某某說我白癡、我們班的某某某說我怎樣怎樣怎樣,然後我就會在演生氣戲的時候,一次發洩出來,然後演完之後,我反而還會覺得身心舒暢。

 

隨著戲劇的熱播,也為于卉喬的演員之路寫下新的里程碑。念國小的她,生活沒有太大的改變,但和同學聊天的話題卻增加了。

 

我在學校目前還沒有感受到任何不一樣的眼光,只是三不五時我朋友就會過來跟我說:「喬喬,你昨天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是不是哪一段有你啊?」有這齣劇以後,就跟同學的話題不再只是他們對爸爸媽媽怎麼樣、他們對哥哥姊姊弟弟妹妹怎麼樣、或者是在安親班發生的事,就又有另外一個可以討論的議題。

 

在演這部戲之前,其實我對演戲我就一直很想要長大之後可以往明星的方向走,可是演了這齣戲之後,我就覺得說,我更想要至少至少要在台灣可以當上演員。

 

2012年爸爸隨手拍下的影片上傳網路後被瘋傳,惹人憐愛的模樣和逗趣的童言童語,讓于卉喬一瞬間成了年紀超小的網紅。

 

小時候對這種事情還不太理解,我只知道有很多人找我拍照,上國小之後,我才慢慢 一點一點的理解說,原來我是紅了,原來我會紅是因為怎麼樣。

 

陸續拍了電影和MV,但還是學生的她,又如何兼顧演員和學生身份呢?

 

我大部分都還是以課業為主,那如果真的有請假出去拍戲的話,其實我就是

也回學校之後,可能兩三天也就補回來了,或者是可能我之前就有先寫之後的功課,那這樣可能我補功課就比較不會那麼累。

 

Q:喬喬最想挑戰的角色?

 

我目前演的都是很可憐的戲,所以我希望可以演一點比較活潑開朗的戲。

 

Q:你自己覺得自己 偶像包袱重嗎?是可以接受扮醜的嗎?

喔我可以!(鬼臉三連拍)

 

Q:喬喬最喜歡的演員?

 

我最喜歡,最最最最最喜歡是那個艾瑪華森。我一開始會知道艾瑪華森就是看哈利波特,那時候我就把哈利波特1-7集全看完,然後我就開始問爸鼻說:她是誰?她叫什麼名字?那她現在還當演員嗎?我之前看到她演的一齣戲,剛剛好是我迪士尼裡面最喜歡的公主,就是美女與野獸裡面的貝兒。我聽到她飾演貝兒我整個超開心,我就每一天跟爸鼻說:爸鼻我要去看美女與野獸真人版、爸鼻我要去看美女與野獸真人版、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看美女與野獸真人版?

 

言談之中有著孩子的純真,卻又散發著小大人的成熟感,懷抱著演員夢,于卉喬未來,相信無可限量。

 

更多娛樂情報:https://goo.gl/ekWunu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