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自信外向的人 未必擁有社交力

優活健康資訊網/優活健康網編輯部 2018.11.04 13:50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我們已經排除高功能自閉症是我的社交困境的肇因,那麼,除了社交技巧匱乏之外,還有三個可能的解釋:社交焦慮、人格障礙、內向。這些特質都與缺乏社交能力有關,卻非是「社交囧星人」的同義詞。

社交恐懼、社交尷尬 讓自己深陷困境

我經常極度擔憂自己有沒有能力處理即將發生的社交互動,例如每天搭校車上學或參加生日派對,所以「社交焦慮」或稱為「社交尷尬」可能就是我的社交困境來源。對社交互動過度恐懼,或是過度擔憂自己會出糗或討人厭,就可診斷為社交恐懼。社交恐懼與社交尷尬的差別是:社交恐懼主要是非理性的恐懼,擔心自己的社交行為不適當;而社交尷尬則是指缺乏適當社交行為的執行能力。

後者經常因為不知將如何面對社交場合而緊張,但他們的憂慮不見得屬於超乎尋常或不合理的範圍。就我而言,擔心自己表現出奇怪的社交行為,其實很合理,因此也必須排除社交恐懼是可能的解釋。鑑於我過去在社交場合的行徑,我有充分理由擔心自己無法給人留下好印象。

我常顯得心有旁騖,也會忽略尋常的規矩,例如買東西時忘記應該排隊,此外,面對他人的困境,我也常無法顯露同理心,因此被當成冷漠的人。而人格障礙(例如反社會或自戀)則是因為極度的自我中心,造成他們一貫的對旁人冷漠以待。社交囧星人有時看起來也很冷漠,但與反社會者或自戀者不同,他們的冷漠行為通常並非刻意,只是不懂如何處理棘手的社交情境。

反社會者與自戀者非常瞭解社交常規,大可施展魅力,卻運用他們的社交能力算計他人。所以,我有時不慎傷害了別人的感情,或表現得很冷漠,雖然無可原諒,但背後的原因大多是缺乏社交技巧,而非心存惡意。

「內向」與社交技巧匱乏並不一樣

相較於多數的孩子,我大部分時間喜歡獨處,也比較喜歡一對一的互動,而非成群的團體互動;我面對陌生的社交互動也顯得害羞。「內向」與社交技巧匱乏並不一樣,多數內向的人仍可瞭解社交常規,舉止也能符合規矩,只是不像外向的人那樣喜歡頻繁地社交互動。內向指的是某人對社交互動的「偏好」與否,而社交技巧匱乏則是關於一個人能否有效與他人互動的「能力」。

商業諮詢顧問蘇珊.坎恩的著作《安靜,就是力量》也提出解釋:「內向者可能有社交問題,因為他們對社交互動的偏好程度無法符合外向的社交圈(例如美國社會)的標準。」內向的孩子在社交場合或許顯得有些不安,但不致於因為不知所措而無法動彈。我雖然也是內向的人,但我的社交困境卻不見得來自於內向的個性。

缺乏社交技巧與能力 反而更有正義感或同理心

社交困境的五個肇因(社交技巧匱乏、自閉症、社交焦慮、人格障礙、內向)當中,看來「社交技巧匱乏」最適合用來解釋我的社交行為。社交技巧匱乏的源頭不見得是情緒傾向、動機,或是偏好,而是在經營社交生活方面缺乏直覺反應。

從這個結論,我們回頭看最初的問題:「不擅長社交關係的人有什麼問題嗎?」就臨床精神病學與心理學而言,答案是:「沒有。」但我們也看到這類型的人因為嚴重缺乏社交技巧與溝通能力,因而無法有效處理複雜的社交生活,他們就像站在錯綜複雜的路口,陷在一個無法明確被判定正常或異常的灰色地帶。

即便只是去商店買東西,或是開口請老師協助等等日常簡單的人際互動,對他們來說都很困難,因此可能造成別人無法真正瞭解他們。旁人必須有多一點的時間,才能發現他們的特殊觀點、欣賞他們的機智,或是受益於他們的好意舉動。社交囧星人常會這麼想:「若是別人可以多瞭解我一點,應該會喜歡我。」

我曾多次發現,在那些社交大腦不甚發達的人處理社交常規的時候,只要對他們多點耐心以對,結局通常很好。擁有良好的交際手腕並不代表一個人是否正義、仁慈或忠心,反之,缺乏社交技巧與能力的人正因為經常受到不公平或不仁慈的對待,可以感同身受,反而更有正義感或同理心。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冷漠、孤僻又社交笨拙的亞斯伯格。

亞斯伯格在危險環境中 持續研究為自閉症患者發聲

亞斯伯格在一九四四年發表開創性的自閉症論文,但數年之前就已經在維也納大學研究室開始與論文中的個案研究對象開始合作。在《自閉群像》一書中,作者希伯曼詳盡敘述因為德國納粹崛起並侵略奧地利,亞斯伯格的研究工作受到相當的影響,他在維也納大學醫學院的多位猶太裔同僚被迫逃往他國,甚至被送進集中營殺害。納粹教條包含優生學,而亞斯伯格研究的這些男孩正可能被納粹認定具有基因缺陷而送往集中營。

如此不理性、充滿仇恨的意識型態在奧地利社會如傳染病一般蔓延,我想像亞斯伯格身陷其中,他甚至不懂得如何遵循最簡單的社交常規,與至親之人建立情感連結都有困難,卻清楚知曉社會正義必須遵行的大方向是:尊重多元價值、珍惜生命、扶助弱小。

即便可能危及個人安全,亞斯伯格仍繼續進行研究並發表自閉症理論,終究亦有足夠的社交聰慧可以在極大的危險之下,為他的研究對象發聲。納粹曾經突襲他的研究室,準備逮捕他,病患們想必也將被送往集中營,但人際技巧較佳的同僚協助他成功說服納粹,化解了危機。他談到個案研究的時候,刻意稱呼他關愛與保護的患者為「小教授」,而非「反社會的自閉症患者」,讓對方瞭解這些男孩的社會價值,堪稱是巧妙的手腕。

(本文摘自/社交囧星人的生存之道:不擅交際又如何?心理學家教你將社交尷尬發揮為優勢,把怪異變優異/時報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