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直擊驚悚命案現場 謝沅瑾揭亡者申冤真相

獨家報導/ 2018.05.23 17:40

獨家報導文:社長 張淯|圖:中華堪輿道派、中國正統民俗風水教育協會、謝沅瑾命理/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今年3月在新北市新莊發生了一件令人驚駭的案件,有名張姓婦人因為家產糾紛,經常跟葉姓小姑有口角跟肢體衝突,同時更因為懷疑丈夫與小姑有不正常關係,早就想將她殺掉。3月13日,張姓婦人聽到小姑講電話,希望她娘家人將她帶回家去,氣憤之下便用啞鈴敲擊頭部並將之溺斃,接著更用水泥封屍。
台灣從民國89年發生第一起水泥封屍命案以來,封屍的方式大多為裝入箱子或桶子後灌水泥,然而張姓婦人是直接用水泥將葉女封在房間裡,成為前所未見驚悚的「人形墓」。然而,在檢調辦案過程中,卻出現了疑似葉女求救的靈異現象出現。本次《獨家報導》「社長聊天室」專訪台灣國際級風水命理大師,中國正統民俗風水教育協會總會理事長謝沅瑾老師。請謝老師從民俗的觀點來跟我們談談命案受害者的「申冤」或「求救」。

張淯社長

我們今天專訪到台灣國際級風水命理大師謝沅瑾老師。我們都知道謝老師在靈異方面有很深的淵源,謝老師自小就受到許多命理界老前輩青睞,傳授許多獨門功夫,也因此有許多與靈界朋友溝通、交流的經驗。甚至謝沅瑾老師自己也曾處理過許多靈界朋友向謝老師「申冤」的事件。
請問謝老師:媒體報導,根據現場協助處理案件的人員表示,在原本預定要開鑿「人形墓」的當天,也就是16號晚上,葉女被封在水泥已經長達3天,命案現場原本並沒有什麼味道。但因為當時發現所帶開鑿器材不足,且因為時間太晚擔心打擾到鄰居,所以決定先離開現場。然而就在大家準備下樓離開時,突然聞到一股屍臭味飄出,讓大家非常吃驚,更令人驚奇的,是走回屋內以後,屍臭又消失了。這件事情讓有經驗的人感覺到,應該是葉女發出了「求救」的訊號。請問謝老師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謝沅瑾老師

首先從民俗上來說,民間一般認為含冤而死的人,因為心裡有難以化解的狀況,因此會「特別凶」,就好像我們人被冤枉,而想要辯解的時候,聲音跟動作的力道都會不自覺地加大,意思是一樣的。

而就風水上來說,如果一個人在一間房子中自殺或是被謀殺,容易導致該房屋產生很重的怨念,甚至會因為自殺的人難以超渡,而一直在重複相同的自殺行為,直到陽壽真正結束的那天。因此不管是該房屋,或是附近區域都可能會受到影響。

而從另一個觀點來看,「特別凶」通常也暗示這個靈體的靈力會比一般例如自然往生的靈體還要強,當靈力強到一個程度時,也許就可以影響一些原本不能影響的人、事、物,甚至產生區域性的影響。
像是民間傳說中有名的「竇娥冤」,竇娥原是個賢妻孝媳,但因為被誣告陷害殺人之罪,又被太守嚴刑逼供,她為了保護婆婆,只好屈打成招,被判了斬首之刑。

謝沅瑾老師很早就受到電視等各大媒體注目,直到今日只要有風水、命理、民俗、靈異相關新聞,都會有媒體前來採訪謝老師。

臨刑前竇娥指天發誓若她是被冤枉的,則在她死後將血濺白練而不沾地,同時雖然是六月,但老天會降大雪三尺掩蓋她的屍體,而她死後將會迎來三年的大旱,後來果然一一應驗。而後來更因為竇娥的冤魂向身為按察使的父親控訴,此案獲得重審,惡人終究得到報應。

雖然這只是民間傳說,但這也代表了民間對於「冤死者」靈力強大的一種認同。事實上「沉冤昭雪」這句成語便是由此而來。

而從這次「人形墓」的事件來看,現場人員集體聞到了應該不存在的屍臭,一般民俗上就會認為是在裡面的靈體感到冤屈,因而透過靈力影響了現場人員的嗅覺。

張淯社長

醫院的急診室與太平間經常是冤魂聚散之地。

那請問謝老師,除了讓在陽世間的人「聞到」一些味道以外,靈體還有哪些影響的方式呢?

謝沅瑾老師:從以往新聞來看,經常會一些出現類似「靈異現象」的狀況,像是曾經有位年輕的登山客,因為山難而在山上過世,當救難人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遺體,並背著他下山時,竟然聽到頸後傳來清晰的「嗚嗚嗚」的年輕人哭聲。

他向在場其他人員確認,卻沒有任何人聽到,他便直覺是那位年輕人的哭聲,於是便在路上一直安慰年輕人「快要下山了」,「要帶你回家了」。而玄妙的是,就在家屬將遺體領回後不久,那位救難人員便接到家屬的電話,原來是年輕人託夢要家人向救難人員表達感謝,並也請他能夠來參加喪禮。

從這個事件中我們也看到另一種常見的靈體溝通方式,也就是「託夢」。一般來說冤死的人通常最主要託夢的有兩種對象,一個是家人,一個便是承辦亡者案件的警調人員。

因此我們可以發現,比較資深的警調人員,甚至是常跑社會線的資深記者,由於長年跟著警調人員追查案件,因此也有一定的判斷案情能力。這些人通常不乏被亡者託夢的經驗。託夢的內容除了拜託警調人員求救、請求幫忙申冤以外,另一種就是提供辦案線索,甚至直接告知加害者的姓名。

不過在現代法治國家,調查案件仍以實際證據為主,像這類託夢的內容,檢調人員通常會當作辦案的參考方向,但因此找到證據,進而破案的例子也時有所聞。甚至還有家屬或警調人員在祭拜亡者之後,突然出現一些證據,甚至是一些「物體移動」等暗示,讓原本膠著的案情,突然之間便獲得突破的狀況,有如亡者「顯靈」。

關於亡者託夢,還有一種狀況是亡者直接找上加害人,使得加害人在驚嚇之餘,良心發現,自行投案。這種「託夢」中的亡者通常會展現出兇狠的語氣和表情,或是一直不斷的找上加害人,使其在精神上跟實際生活上受到很大的影響,讓加害人在兩相權衡下,選擇投案一途。

張淯社長

大家都知道謝老師曾經幫助過許多靈界朋友「申冤」,可不可以講個例子給讀者們聽?

謝沅瑾老師

謝沅瑾老師說山難者通常是餓死、凍死或是傷重不治,因此經常是懷著絕望與冤屈迎來人生終點。

我就講我第一次處理陰陽之間的糾紛。那時候我還在唸書,而因為我是學校博愛社的社長,因此常跑安養院與育幼院照顧老人跟小孩。有一次在一個老人安養院中,我聽說有一位老先生上吊自殺,我那時就問安養院的人為什麼。

原來那位老先生有幾個兒子,但個個都是不孝子,住在父母買的房子中,花用父母的財產,卻把父母都送去安養院。後來在那一年的過年,老先生回家住了幾天,偏偏那時候正在生病,整個過年期間咳個不停,就被兒子們嫌棄,說怕全家被傳染到,老先生很生氣,沒想到同樣被送到安養院的老太太這時居然出來幫腔,一直叫老先生不要跟小孩吵架。老先生回安養中心後越想越氣,當晚就上吊自殺了。

我那時聽了就很生氣,就去老先生的房間,跟已經是靈體的老先生溝通。其實那時候老先生原本只是覺得失望跟傷心,但當我跟他說他兒子準備告安養院沒有照顧好老先生導致他自殺,打算要求賠償時,老先生聽了立刻勃然大怒,便想要去教訓兒子。

不過老先生因為是自殺的關係,因此被困在自殺場所成為地縛靈,想走也走不掉,因此我便問了老先生他家地址後,透過安排處理將老先生送去他兒子家,讓他能好好地教訓兒子。
後來過沒多久再去安養院服務時,那邊的人跟我說,老先生的兒子們之後不但沒有告他們,還把老太太也接回去住。我後來夢到老先生,他跟我說他那天晚上回去之後,就託夢給每一個兒子,將每個人都用棒子好好教訓了一頓,又罵了整整一個晚上,因此兒子們的態度與行為才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年輕時的謝沅瑾老師(右三)所帶領的博愛社常跑安養院與育幼院,照顧許多老人家與孩童,也見過不少靈異現象。

張淯社長

謝老師宅心仁厚,任何人不管是什麼身份,只要是需要幫助,謝老師從不吝嗇伸出援手!我想這也是當初謝老師的師父們,願意將一身知識與技術傳授給謝老師的原因!今天十分感謝老師為我們做如此詳盡的解說,並告訴我們這麼精彩的故事經歷,我們下次再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