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請釋給中小企業更多的商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10.24 21:46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民進黨海外發展委員會委員、旅居美國舊金山的民進黨之友會首席顧問洪順五於今年十月回台參加雙十節時建議政府應協助中小企業走出去才能成功推動「新南向政策」,這與筆者一向極力協助合作企業和中小企業以發展平民經濟之理念不謀而合,除了對洪順五同道之同情經濟弱者之倡議表示欽佩之外並要再利用一些篇幅再同聲鼓吹,希望賴清德閣揆新人新政給予重視,庶幾為台灣經濟開展一番新局面,讓台灣經濟真正脫胎換骨展佈新局。
中小企業是台灣經濟結構非常重要之骨幹及基石,台灣企業有97.73%是中小企業,一共140多萬家、提供881萬個工作機會、佔國民總生產毛額78.19%,民國五十年代台灣的經濟起飛完全依靠台灣的農業扶植這些中小企業主提著ㄧ只手提箱跑遍世界各地去開發市場,這其中包括現在台灣首富郭台銘在內;只是在台灣經濟起飛之後政府也開始來軋ㄧ腳,從此政府也就把「扶持中小企業」叫得聒聒作響,並於民國63年成立財團法人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很保守的提供中小企業信用貸款保證,並於民國70年設立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來輔導中小企業,所以國民黨政府在吹牛為中小企業幹了多少功德無量之大事之時已是美國準備祭出「超級301條款」對付台灣前夕了(因為當時台灣中小企業已跑到美國賺取太多美金了);後來李登輝總統又在第四次修憲時增列扶植中小型經濟事業條款,其第十條第三款條文如下「國家對於人民興辦之中小型經濟事業,應扶助並保護其生存與發展」,雖然憲法很慎重也很隆重的如此規定,但中小企業還是「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大財團幾十億、幾百億台幣的搬錢,ㄧ個個的「債留台灣、逍遙國外」,中小企業還是苦哈哈、沒擔保品只好去找地下錢莊,最後沒錢還了只好全家老小躲進車內燒炭自殺,這就是台灣中小企業失敗後的慘烈下場,這種故事不是偶發事件而是不勝枚舉,終使政府不得不要求全國媒體不得再報導這種自殺新聞,當然這是政府鴕鳥心態,中小企業經營失敗而自殺之悲壯故事照樣發生。
 2000年到2008年民進黨亦曾在中央執政,但對中小企業之輔導政策與國民黨時代差不多-光說不練,說很多做很少,蓋事務官階層一樣原班人馬擔綱,政務官部份也與國民黨時代一樣都是重視大財團大商家,對農工與中小企業說盡好話也虛晃一招罷了;2016年蔡英文政府成立又用了一大群藍營留下來的政務官、連首任行政院長林全都是數家大財團的「獨立董事」轉任組閣,其在美國留學也是受盡資本主義學說訓練,這樣的閣揆腦中當然缺乏「平民經濟」概念,難怪施政離一般民眾想法甚遠,施政滿意度也難獲民眾之肯定,連帶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一直追馬英九的低標水平;今年賴清德院長接下第二棒閣揆,他在立法院的首次施政書面報告亦有ㄧ句「加強扶持中小企業」、在口頭補充報告亦有說到「適度調降中小型及新創企業稅負」;賴清德是新北萬里礦工的窮人家小孩出身,希望能多體念平民之弱勢經濟,利用掌管國政大權機會多為弱勢平民做ㄧ些有意義的事,這不但是為自己做功德積陰德也為國家累積國力之大事,多多益善。
自從世界經濟走向數位化、國際化、全球化以後,很多大型科技產業都變成跨國大企業,像郭台銘的鴻海集團或長榮集團、台塑集團,這些跨國大財團不必政府再花太大的力氣去扶助,他們甚至可以幫助政府拓展海外關係,台灣很多跨國企業集團之總營業額甚至比很多國家的總生產毛額還大很多,所以這些跨國大財團若能幫台灣做些事,台灣國力之倍增亦是可以期待的;所以政府應把較多的力氣用在輔助農工平民企業、合作企業與中小企業上,只要提高這些平民經濟之生產力就能縮小貧富差距,只要縮小貧富差距就能擴大內需市場,擴大市場規模,就能提升國民生產毛額也就能提高國民購買力,台灣經濟自然再振興起來;否則貧富懸殊太大,平民愈貧,購買力自然下降、內需市場自然縮小,所以重視農工經濟與合作企業、中小企業之發展成長非常重要,只有這些平民經濟振興起來才能縮小貧富差距、才能提升國人購買力也才能擴大內需市場,希望賴院長劍及履及輔助中小企業與合作企業之健全發展,不要像國民黨政府淪為空話一推。
過去到現在政府對國內中小企業之輔助還都是非常保守的-就是在稅務減免與金融融資方面之幫助、另外就是由中小企業處設計ㄧ些管理制度的制式表格給中小企業選用,這些都是企管公司都會做的工作根本不用政府編龐大的預算養一大堆人來浪費公帑、浪費公家資源,像這種工作由地方政府去做可能可收因地制宜之功效、或委託企管公司去輔導之效果還更大;今後政府對中小企業之輔導扶助應改為積極的協助開發市場爭取業務或爭取業績,筆者在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時適值政府在推動「六年國家重大建設」(就是六年國建),那時政府是不承認「小包」或「下包」的,甚至主承包商轉包工程是違法的,但是六年國建之工程每標動輒數十億甚至數百億,其下包每筆亦有數千萬甚至數億者,這也是需要很嚴謹的施工與監工工作,絕不是ㄧ般花拳繡腿、粗施濫造就可草草交差了事的,故筆者就建議一定工程規模之小包商(譬如二千萬以上之下包協力廠商)之工程業績應該由政府登錄承認其施工業績,以作為日後參加投標公共工程之根據,此案經營建署同意後對很多中小型施工企業(包括土木工程、建築工程、機電工程、環保工程、水電工程)都得到實質的獲益,這就是對中小企業最實際的扶助;現在政府又推出「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希望亦能重視中小企業之業務機會,不要只受益到ㄧ些大型企業或財團,更要重視工程主辦公務員之操守,像趙藤雄那種花錢向葉世文買工程之爭取商機策略一定要根除,否則中小企業一定爭不過大財團大企業,那台灣中小企業再多的優良管理表格亦無濟於事的。
至於洪順五先生所說的問題可學日本韓國之中小企業由政府輔導組織「中小企業合作社」一起到國外去拓展市場爭取海外商機,日本中小企業合作社的總部像台灣第一銀行總行那麼大,韓國的也不小;韓國的營造業還組織工程相互保證合作社(建設共濟組合)為韓國營建業提供各種保證與融資之服務,從國內做到國外,其業務規模也與台灣第一銀行規模差不多,筆者曾經親自參訪四次,並兩度在台北接待他們的理事長(就是董事長),日韓兩國之中小企業除了組織合作社到海外去拓展商機外,另外就是由大財團以母雞帶小雞方式成群結隊一起出去打天下,就如台灣的捷安特到江蘇崑山經濟開發區設廠後遠東鋼鐵及其他周邊協力廠商都跟著到崑山經濟開發區設廠一樣;以前台灣高屏地區蕉農組織「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蕉園也可視為一種中小企業)到日本攻下百分之九十的日本香蕉市場,為台灣蕉農賺取很多的經濟利益,也為台灣賺取很多的外匯,可惜在蔣經國與宋美齡的政治鬥爭下製造了「香蕉慘案」「吳振瑞冤案」(後來由國家賠錢了事),台灣蕉農的黃金盛景就完蛋了,這又是蔣經國的一樁惡政,害國民黨在高屏地區永難翻身,南部七縣市綠色一片,連一席國會議員都沒有,這又是拜蔣經國「特務治國」之賜。
所以中小企業目前最大的經營困難在沒有業務,政府正在推動的前瞻基礎建設計劃應多釋出一些業務機會給中小企業,這是對中小企業最實質的扶助,賴清德院長要新人行新政、多為經濟弱勢算計,不要學以前的政府盡做一些畫餅充飢的事,這對國家社會都沒實質的好處。(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