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進辦公室前吃頓brunch是一件很時髦的事(下)

滔新聞/tt.Media推推志 2017.10.19 09:00

文/畢俠 圖/Stan

記得我的大學生涯,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晨之美裡度過的,因為早早就把學分給修滿了的關係,便理所當然地將第一課安排在平日下午,然後在結束一夜餐館工讀後,好整以暇地起床梳洗,騎著機車到店裡點盤花生厚片配拿鐵,倚著窗細嚼慢嚥,邊看學弟妹們匆匆忙忙地一閃而過。

然後我將視角移回店內螢幕上的NBA季後賽直播,又續了一杯咖啡,有股莫名其妙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關於早午餐這件事,甚至在brunch這詞都尚未被發明之前,部分歐美國家的人們稱之為「校隊餐(varsity meal)」,巧妙地解釋了家世顯赫的大學生們與宿醉的關係,爾後隨著白領階級崛起與自由工作者的世代演進,人們開始將筆電、隨身硬碟帶進早餐店裡,一但擺脫了打卡鐘與機車主管目光的拘束,早午餐這件事或多或少也形塑了一種自由精神的特權象徵。

我想這也是為何,我們能拜內科上班族所賜,享用到如此高密度而豐盛美好的brunch。

 

關於咖啡、音樂與一個人獨處的靜好食光

我既不懂微積分、對寫程式也一竅不懂,但說到遊牧工作者對咖啡因與耳機的依賴,或許在某個程度上,文組與理組並沒有太大差異;記得首次造訪覺旅咖啡時,那餐檯上整齊劃一的Macbook Pro與歡迎DIY的開放式廚房,彷彿讓我見到了一個超越谷歌或臉書辦公室的SOHO烏托邦,人們專注地敲打鍵盤、啜飲咖啡,忙累了就索性為自己壓份三明治,吃飽喝足了再上,不知有多少舉世聞名的發明創作,就在這樣日常的片刻下誕生。

於是乎,彷彿置身歐洲獨立書店的MOOOON RIVER來了,北歐式的冠軍咖啡FIKA FIKA也來了,再加上有著濃烈紐澳自由風氣的The Antipodean,在內湖SOHO竟然也帶上了環遊世界的副作用,端看你今天心情如何、又想探索那個國家,讓趕案子的煩悶瞬間都變得奢侈起來。

 

 

那麼發薪日前與三五好友痛快地大吃一頓又是如何?

隨著現代人生活型態的改變,常加班的我們習慣簡單解決晚餐,難得早起不用上班,自然想大快朵頤一番,不想獨食,就在群組號召姊妹淘或兄弟會,找張大沙發的餐廳,點上滿滿一桌的拼盤炸物,伴著鮮果奶昔開始大吐苦水、或傾訴、或八卦,在好適廚坊與Marcus老倉庫的柔軟氛圍裡,彷彿任何關於上班狗屁倒灶的難關,都隨著餐後結帳而煙消雲散,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早午餐就是有這種神奇魅力。

 

說起內湖的早午餐,永遠族繁不及備載,不管您吃得是氣氛、卡洛里又或著是某種無聲陪伴,這場專屬於上班族的食尚嘉年華,一但習慣了,肯定很難戒得掉。

 

 

(本文由 tt.Media推推志 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