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意外的國父!意外的總統!(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9.24 19:26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市面上出了一本書叫「意外的國父」,讓我聯想到「意外的總統」、「僭任的總統」,乃興起寫作本文之意念,俾還原歷史真相、以正視聽。
本文寫的「意外的國父」是指孫文、孫中山;孫中山至其殯天仙逝歸西時還不知他死後15年竟會被蔣介石「資源回收再利用」、蔣介石為了鞏固自己的領袖地位私自將以殯天久年的孫文「封」為國父、再提報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惟迄今一甲子過去了,中華民國從訓政時期到憲政時期都沒向任何一屆國會提案通過追認孫文為「國父」;不過孫文不只是個「意外的國父」、他連「大總統」都來得很意外,連他的副總統黎元洪都是很意外當上「副總統」;看官們請看:
話說滿清末年各路英雄好漢紛紛起來「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當然也有康有為和梁啟超的保皇黨除外),其中有最早的楊衢雲的「輔仁文社」、孫文的「興中會」、黃興的「華興會」、居正的「共進會」、王寵惠與馮自由的「廣東獨立會」、章炳麟與秦力山的「支那亡國紀念會」、蔡元培與吳敬恆的「中國教育會」(後又組「愛國學社」)、周雲祥的「保滇會」、胡蘭亭與黃華亭的「日知會」、周宏業與董鳴褘的「青年會」、陶成章的「光復會」,這些團體在成立同盟會時以華興會、光復會、日知會規模最大、其成員比孫文的興中會都大很多,惟興中會倡導國民革命建立民國最早、且孫文講述一套很有概念有系統的建國學說,故在1905年孫文在日本東京邀約上述革命團體組織「同盟會」時就在黃興力挺下力拱孫文為同盟會總理(就是最高領導人),而當孫文在世界各地奔走革命籌募革命經費時則由黃興和胡漢民負責主持同盟會「軍國」(一武一文)大政;所以同盟會是由很多倡導「建立民國」的革命團體組織起來的,是很多革命團體的結合體,興中會只是其中一個不大不小的團體,所以現在的國民黨將興中會、同盟會與國民黨畫上等號就是僭越得胡說八道了。
孫文從1894年開始領導革命到1911年3月29日的廣州黃花崗之役都是以失敗收場,革命人頭掉滿地烈士成群結隊上黃泉路;由於上述的革命團體很多都是兩廣人士,所以失敗的十次革命大多在廣東廣西兩省舉行的;但第十次就不一樣了,第十次是由出身湖北省黃州府廣濟縣的居正所領導的「共進會」與「文學社」發起的,這兩個革命團體是同盟會的邊緣份子,他們主張的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人權」而不是孫文與黃興的「平均地權」,居正認為「平均地權」是不可能達成的理想(到2017年的今天國民黨與共產黨都未達成「平均地權」之理想境界);而且居正認為在中國經濟地理中心的華中「九省通衢」之武漢三鎮發起革命可收震撼全國四方瓦解之效應,所以他一直在他的家鄉伺機而動準備大幹一場讓滿清政府「夜雨聞鈴腸斷聲」的革命運動。
雖然居正平時就伺機而動,但1911年10月10日清晨響起的槍聲也是小兵意外擦槍走火不慎發生的;1900年的八國聯軍攻入北京之後,滿清的八旗兵就全變成飯桶兵;清廷除了訓令袁世凱趕訓新軍之外,各省也都訓練地方新軍,惟這些各省招募的地方新軍很多都是同情或支持國民革命的;1911年的辛亥革命原定在10月16日才要舉事,但事跡洩露,湖廣總督瑞澂乃倉皇丟下政務攜帶著細軟大小老婆傭人護衛棄職逃回北京朝廷覆命,總督府乃府中空虛,幾位基層連隊長乃匆忙於10月10日清晨發出第一槍,此時新軍協統(相當於現在的旅長)黎元洪一聞槍聲即忙躲進床鋪底下;黎元洪素有好好先生之稱,他也知道軍中很多中下級軍官和小兵多是革命黨人,惟黎元洪與人為善不予取締,蓋他也知道滿清實在太腐敗了-王氣將盡,但他既不參加革命黨也不取締革命黨,他對革命黨人之禮遇關照終獲老天回報,10月10日清晨他被革命黨人從床舖下請出來,連哄帶騙坐上湖北省軍政府「大都督」寶座,革命黨人只要他出來號召各省起來響應革命,不意一週之內竟有十七省都響應革命,後來黎元洪被各省代表推舉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副總統,之後還兩度出任總統,這是中華民國成立後第一位意外的副總統;他的兩度出任總統也都是意外的、都不是自己去爭取來的。
再來看看「意外的大總統」孫文;經過十次革命失敗後華僑社會對孫文領導的國民革命漸漸失去信心,孫文的募款功力也逐漸喪失弱化,1911年10月10日孫文已流落到美國科羅拉多州典華城一家粵菜餐廳擔任跑堂打工糊口謀生,這一天他也風聞中國又在湖北爆發「武昌起義」,但他對領導革命的領袖不太認識、他更不認識「黎元洪」這號不知何方冒出來的人物,他只盤算這次革命大概像前十次一樣幾天工夫就要失敗收場,然後逃的逃、關的關、殺頭的殺頭,「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俟幾天後接到黃興的電報要他趕快束裝回國,因這次革命很可能會成功,他很可能會被選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大總統;就這樣孫文才踏上歸途,在回國途中他再繞道歐洲幾個支持革命的僑社募款,結果一毛錢也沒募到,1911年12月25日孫文回到上海時革命黨人以為他帶回很多軍餉,可是孫文口袋只剩29元美金,真是不折不扣的窮書生;這時黎元洪和黃興已與袁世凱達成停戰協議,革命軍同意只要袁世凱贊成「建立民國」就推選袁世凱為大總統;惟袁世凱希望兩軍議和後先召開國民大會再由國民大會決定國體再來選舉大總統或國務總理(若是決定為內閣制時);就在這斡旋談判期間孫文回到上海,12月29日18省都督代表集會選舉孫文為第一任臨時大總統;一個流落美國鄉間小餐館打工混飯吃的革命領袖就在意外中當上中華民國第一任臨時大總統。
孫文後來變成「國父」也是很意外很莫名其妙很胡說八道的。
民國14年孫文仙逝北京,統一中國之遺願泡湯,當時擁有俄國最先進武器裝備的小軍閥蔣介石繼承遺志繼續北伐,不意蔣介石只要俄國的軍援及俄國協助興辦的黃埔軍校及俄製精良武器裝備,而把孫文的「聯俄、容共、扶持工農」及三民主義、孫文學說全部拋棄不用,並且攫取軍權、黨權、政權,將孫文的秘書長胡漢民及秘書兼翻譯汪精衛逮捕軟禁放逐,蔣介石如此不仁不義的對待孫文密切的革命夥伴與革命先進黨國大老讓孫文遺孀宋慶齡非常痛心疾首;1927年4月12日北伐軍到達上海、蔣介石又勾結昔日股市合夥人杜月笙等黑幫流氓與上海大資本家大舉慘殺一萬多人罷工勞工(三十萬人大罷工),氣得愛民如子的宋慶齡發表聲明號召全國各方聲討這位總理的叛徒蔣介石「人人得而滅之」;蔣介石在上海國際大飯店舉辦世紀豪華婚禮迎娶宋美齡時,宋慶齡更遠走蘇聯歐洲渡假以為抗議;至此宋慶齡和蔣介石已完全撕破臉,雖然一向有「瑞元無賴」之稱的蔣介石(原名瑞元)還想再娶宋慶齡,但當然不被愛國愛民大公無私天下為公的宋慶齡看在眼裡,生死不相往來。
號召各方聲討蔣介石的不只他的大姨子宋慶齡還有擔任過13年(1932年-1943年)國民政府主席的林森,林森對竊奪軍權、把持國柄、專制獨裁、慘暴不仁、養寇自重、縱容大舅子斂財、到處豢養特務慘民以逞的蔣介石提出彈劾;當然對蔣介石發出聲討追殺令的還有毛澤東主席,可見全國各黨派對蔣介石的同仇敵愾;這位天地不容的殺人魔王為了強化他為孫文總理繼承人之虛驕身段竟於1940年3月28日在國民黨中常會143次會議通過「遵奉孫文總理為國父」,並下令全國於該年四月一日起遵行(當時為訓政時期),就這樣孫文很「意外的」在死後15年後被他老婆宋慶齡曾公開號召全國各方「得而滅之」的蔣介石封為「國父」;惜乎迄今為止沒有一屆國會提案遵奉孫文為「國父」;1940年正是國共第二次合作抗日時期,而且宋慶齡一直在奉行亡夫孫文的「聯俄、容共、扶持工農」政策,故蔣介石這一遵奉孫總理為國父之舉動、毛澤東所領導的共產黨也沒反對、並順水推舟遵奉宋慶齡為「國母」,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國母」(宋慶齡死後也被中共遵奉為榮譽國家主席),中華民國則無「國母」,蓋蔣介石一聽到「宋慶齡」就全身發抖、血壓上升,全中華民國除了宋美齡之外一概不准提「宋慶齡」三個字,連蔣經國都以「大姨」稱之。
所以孫文的「臨時大總統」和「國父」都得之很意外的。
其實蔣介石的「總統」亦得之非常意外。
八年抗戰蔣介石被日軍追殺到無處可逃,尤其是1945年日軍對重慶大舉轟炸,蔣介石整日只能躲在重慶山洞內,最後更開始準備再遷都西昌或昆明,不意美國竟然史無前例地兩次使用原子彈對日本本土轟炸,害日本天皇只好豎白旗無條件投降,中國八年抗戰也竟意外勝利了,蔣介石也意外從狗熊變英雄,並於行憲後當選行憲後第一任總統,這是蔣介石第一次意外當總統;第二次是1949年國共內戰後蔣介石輸到脫褲子,倉皇逃到台灣小島藏命再準備流亡菲律賓小荒島上,就在蔣介石蔣經國父子走投無路時、北朝鮮共黨頭子金日成竟然於1950年6月25日發動朝鮮半島統一戰爭,此舉又意外救了蔣介石父子的老命和小命,原本已經放棄國民黨蔣幫集團且非常瞧不起蔣介石家族的美國杜魯門政府又回頭協防台灣以防台灣被毛澤東拿去而減弱美國的太平洋防線,蔣介石因而繼續在台灣「趙麗蓮」「吳三連」一連五任總統還傳給他的「犬子」蔣經國幹了兩任總統,父子兩人都像皇帝一樣幹到死為止,這也是大意外的幹上總統的兩位暴君。
蔣介石父子兩人中間夾著一位「代君」嚴家淦總統也是一大意外,因嚴家淦一生從小專員幹起,他大概從沒想過他一生會幹到總統,尤其是在福建省重用提拔栽培他的陳儀被蔣介石因「匪諜案」在台北青年公園槍斃以後,嚴家淦還能一路升官還晉升到九五之尊的總統,這在特務治國的蔣經國暴虐無道眼皮下也是一大意外;所以中華民國「意外的國父」有一個、「意外的總統」則很多,特此與諸方同好分享之。(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