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東京 殺夫 垃圾浪

別讓NG信仰傷害家庭!邪教檢查表17項指標助鑑別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大塊文化 2017.09.22 08:30

當別人誤交損友、誤入歧途時,我們很容易批評他們一時被蒙蔽或誤導,但一向高高在上、備受尊崇的師父,原來不過也是戴上了面具的……

當師父被踢爆、被起底

王先生非常沮喪,吃不下睡不著已有幾個月的時間,他說:「從一開始,我是多麼信任師父,但是發生這樣的事情,萬萬想不到……」

王先生非常崇拜的陳師父,是信徒眼中的權威人物,具有無邊無量的法力,只要他說東,信眾們都不敢說西,而且整個宮裡數十名道友都有自己不同的功課要修,如果心存二念,很快就會被看出,莫名的會遭到惡靈纏身或是百般不順,例如沒有理由的發燒頭痛,就算看醫師都不會好。若遵照師父指示,很多疑難雜症都會奇妙的化開,說多神奇就有多神奇。因為看到很多例子,王先生堅信不疑,所以信徒才會一傳十十傳百,每天都有不少的信徒一起入宮參拜。

如果受害者只是王先生,也許可以吞忍下去,但如今卻有耳語傳出,自己的枕邊人也是被陳師父染指的受害人之一;遭遇這種事,對做丈夫的,簡直是雙倍的羞辱!王先生一度不想活,怎麼面對妻子?怎麼面對自己?當初是他拉著太太一起學習,本意是消災解厄,學習淨化靈魂,累積宿世福報,誰曉得當初師父所教的是一套,背地裡又是一套。

不是有那麼多師兄師姐一起學習敬拜、戒慎、吃齋、閉關,每個人看上去都那麼虔誠投入,當初自己為了清淨渡化,不惜睡在神桌下,除了上班時間,都在宮裡,沒有娛樂,還把妻小都帶來,讓師父加持,師父交代的功課,修習內力,不敢怠慢。直到爆發有其他信徒狀告法院,才知道自己也是受害人之一。

記得二十年前,一開始陳師父沒有開宮廟,但因通靈體質,隨意指點都有好的結果。例如某人求姻緣,去拜了月下老人好多次,幾年都沒有結果,來找陳師父,他不知道怎麼做的,結果姻緣一年後就成功了。也聽說過某某人的身體不好,經過陳師父的拜拜,照著唸大悲咒藥師如來佛經文,加上每天去宮裡頭一起做功課,照著師父指示,原本醫師說要開刀的身體就好起來了。

多數人都是這樣結識陳師父,幾年後陳師父要正式開宮廟,受過幫助的就有人自願捐房捐土地,善男信女不約而同齊聚一堂。當初真的不是盲從,但如今看到這個新聞,或該說是超越恐怖片、令人毛骨悚然,王先生的世界幾乎瓦解了。自己也有跟師父買玉,看來是假的,當作認捐就罷了。那麼妻小進宮的這些時日呢?師父到底對她們做了什麼?王先生不敢想。

陳師父被檢方起訴後,有人離開了宮廟,也有人選擇留下。王太太告訴先生要離開時,王先生心理就有底,一定有發生什麼。報紙寫的是「性侵」,斗大的字眼鋒利的直射入心臟,讓王先生每天如坐針氈。要問嗎?能問嗎?要怎麼說才好?「陳師父有沒有對妳怎樣?」「妳為什麼想要離開?」唉唉唉,自己怎麼這麼駑鈍,這話聽起來真的很彆扭,更加顯得自己的多心跟猜疑。

如果太太說有呢?王先生更不知道要如何接下去,難道要去報仇?去翻桌?這些都不足以弭平太太真的有受到什麼的一丁點委屈。王先生不再去宮廟後,神不守舍畏畏縮縮,太太雖然每天都在家,但兩人無法好好溝通,只能講要吃飯了嗎,無法講真心話。對於王先生想知道的,太太沒有主動告訴他,若想開個頭,太太被逼急了只有咬牙切齒怒目相視。

王先生從太太的眼中,讀出兩人已無法回到過去的時光,中間被一大片黑影隔開了。王先生非常自責內疚,做什麼都無法讓時光重來,他的罪惡感並沒有隨著不去宮廟而減輕,相反的,這種不能說的秘密反而更具殺傷力。太太不講什麼怪罪先生的話語,原本是希望事情過了不要再多想,但卻讓先生更難過。

如果太太肯罵你,是不是會好一點

善於忍耐的太太,之前不止一次告訴過他想要回家,按照陳師父的說法,是太太耐不住修行的辛苦,是王先生修行遲緩的絆腳石。陳師父早就先在打預防針:「如果太太說不要繼續,那你之前修的就白費了。」現在回想來格外諷刺。

當時太太一定受到很多委屈害怕,也想跟先生示警訴苦,但作為先生的都不接受,她除了忍耐還能怎樣。現在最該死的就是自己,真希望太太不要再忍了,罵他就罵他,他該贖罪的。可是太太什麼也不說,對他來說,就像在加倍奉還。

王先生也不知道人生何時可以卸下這些無法歸檔的痛苦記憶,看著被摘掉假面具,露出真面目的師父遭到檢調起訴,王先生日積月累的憤怒,加上憂鬱情緒,感覺快要崩潰發瘋,更是心疼太太受到的委屈,自己不敢再輕舉妄動。看著太太蒼白消瘦的容顏,橫隔在兩人中間的,恐怕不只一堵高牆。

你準備面對事實的真相嗎?

如果告訴你實際發生的狀況,你能承擔嗎?

如果王先生無法面對他知道的事實,太太又怎敢告訴他?事實上,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然而未知的是王先生的態度,他應該要選擇表態。他會以什麼樣的角度面對受傷的太太?還是認為自己被蒙在鼓裡才是更加受傷?如果先生的態度是脆弱的,太太要承擔的豈不是無望的未來?知道王先生心疼她是不夠的,也要王先生面對這個心疼,還能更堅強。

堅定而溫柔的陪伴 包括給所愛的人跟自己

越是親近,這筆帳越難算。誰先帶誰,在同樣被蒙蔽之下,怪罪不免,於事無補。但人的情緒是這樣,太太要在先生面前發出,忌諱著先生,先生也是。以至於兩人同是受害人,也同為推開對方的人。

要靠近彼此,必須消化這個奇異事件,而這個事件包藏著以修練為名的傷。以臺灣來說,宗教害人的案例頗多,雖然媒體常有報導,但每個時代仍有受害人。原因是透過宗教,已經獲得當事人的信賴,既然相信了,又怎會斤斤計較它的合理性與邏輯?於是容易予人機會,得寸進尺,獲取剝削更大的利益。民眾仰賴的神,若沒有透過相信,怎有機會欺近。

獲取信任很快,但當事人發現有異狀,到離開、到檢舉、到療傷,至少都是要歷經好幾年的事情。

某些宗教組織對操控他人心靈有其操作的公式,使當事人逐步陷入,難以發覺。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薩克森自由邦政府,請心理學家製作《邪教檢查表》,意圖防止更多人受害。與宗教很類似的,例如政治黨派。極端的信徒,不容易看到不同立場的資訊。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趨向兩極化。

不只極端的信仰團體有邪教的特徵,商業界也有,例如直銷或潛能開發中心,在民眾身上牟取暴利。2009年發生在臺南的麥得潛能開發中心,負責人利用家長愛子心切又捨得花錢的心態,製造來上過課的成員心智成長、成績突飛猛進的效果,又善於操弄團體迷思、隔離家長之間分享資訊,讓家長相信他們對教育很有一套。

一群家長們發現異常狀況,包括機構對孩子施予不當的體罰、軍事化管理,外加吞火訓練心智,連負責人的學歷也是假的,最後聯合起來狀告法院,歷經七年的審理,到2017年三審才定讞。

親子之間歷經麥得事件的考驗之後,家長痛定思痛,向孩子坦承選錯機構。重新省視拉拔孩子這件事,沒有快速的方法。有個媽媽分享,因此事件,原本非常自責,為孩子受到的殘害悲痛不已,歷經七年的煎熬,要不是先生一直默默的支持,沒有口出尖酸惡言,讓她重新體認到家人凝聚力的韌性,最後度過這個大難。

追尋人生方向,卻遇到這麼恐怖操弄人心的組織,不是當事人的錯。成為被害者的單位,有些是單一的個人,有些是一家一家的。因此治療時,不能漏掉事件相關的家人,家人的互相支持與瞭解,是不能缺少的一環。但也有可能太在乎家人,無法坦誠告知真相。害怕家人擔心,選擇什麼都不說,受害之後,最後讓空白填滿了家人之間,成為鴻溝,危險因子仍在。

鼓勵當事人冒點險,一點點就好;不要怕透露那一點的真實!抬起頭,睜開眼,攤開面對自己被把持的弱點,把它變成不再是可以利用的弱點。

《邪教檢查表》 李怡志/翻譯

位於德國東部,1990年新成立的薩克森自由邦政府,為減少青少年一時不查加入邪教組織,曾請心理學家彙整一套《邪教檢查表》協助判別。邪教指標有17項:

1、在這個團體中,你彷彿能找到過去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他們非常清楚,什麼是你在找尋的。

2、當一接觸這個組織,你對世界萬物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3、這個組織的世界觀非常簡單易懂,一目了然,並且可以解釋所有的問題。

4、你很難掌握組織的全貌,事實上,他們也不允許你仔細思考或是檢驗。你在組織中新認識的朋友會告訴你:「這很難用言語解釋,需要親身體會,要不要現在就過去看看?」

5、這個組織有一個「大師」、「師父」、「導師」、「老師」、「上師」……只有他能知道宇宙或生命的真相。

6、這個組織的教義才是唯一真實的、永遠的智慧。社會上的科學、理性思考等,都會被當作負面的、惡魔的或是不夠啟發。

7、外界對組織的質疑,反而被當作是組織正面的證明。

8、這個世界即將遭遇大災害,只有這個組織才知道,要如何拯救地球。

9、參加組織的人才是菁英,其他人都是病態與敗類,除非他們願意參加我們,讓自己獲得救贖。

10、組織會要求你立刻參加。

11、組織要求成員透過服裝、飲食方法、自有的語言、嚴格的人際互動關係,將成員隔絕在社會之外。

12、組織會要求你與過去的生活斷絕關係,因為這會阻礙你的成長。

13、對你的性生活有嚴格規範,例如由「上面」替你選擇配偶、集體性行為或是完全禁慾。(譯注:佛教、天主教是「出家」後才禁慾,一般信眾並無強烈規定。)

14、組織不斷賦予你許多工作,並佔去你所有的時間。你必須賣書、賣刊物、招募新成員、參加課程、靜坐靈修……

15、幾乎喪失了獨處的時間,組織中的某個人總會整天纏著你。

16、當你開始懷疑,為什麼組織當初允諾的「成功」並未發生時,組織會告訴你,是你投入不夠,或是信念不足,是你自己的責任。

17、 組織要求你嚴格遵循教義與規定,這是唯一獲得拯救的機會。

本文出自大塊文化《幸福三次方》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5/54417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