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立志救人當急診科醫師 轉戰醫美謹慎下手每一刀

大成報/ 2017.07.26 14:57
【大成報記者林中貴/綜合報導】近期長庚醫院爆發急診科醫生出走潮,讓國內對急重症醫療體系生態、結構議題,再次浮現檯面討論。曾在醫學中心急診部擔任主治醫師的蔡家碩說,「急診是一個緊急救人命的地方,但急診醫師面對的委屈卻是...」,曾經義無反顧在急診科待了整整10年之久,如今卻因台灣整體大環境對醫療的干涉和傷害感到失望。

家人年輕換腎手術,讓他驚覺學醫才是助人捷徑

蔡家碩從小就到美國讀書,但剛開始英語說得並不流利,加上黃皮膚又外表斯文,在異鄉求學階段經常受到同儕莫名的霸凌,家人也不例外。這個經驗成為他想幫助人的種子,在他長大過程,蔡家碩不斷告訴自己「當別人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一定要挺身而出!」

而家人在小時候因腎臟衰竭、面臨要換腎手術時,蔡家碩更確立要幫助人的目標。因此他在加州柏克萊大學念過生物醫學工程學系後,回台重念醫學系,就是立志走進醫界,救人!

一心想搶救人而選急診科,畸形醫病關係讓他感到失意

希望能在第一時間當機立斷,讓他第一志願就選擇急診科醫師。但他真正進入醫療體系之後才發現,「我們犧牲自己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在最高壓的第一線為病人而戰,卻莫名成為被家屬咆哮、被社會攻擊的對象,當下心情其實非常痛苦。」不論是小病卻堅持住院的病患、充滿權力壓迫的白色巨塔、於臨床上對醫師專業有諸多限制與掣肘的法律及制度,都讓他一次次對畸形的醫療體制感到灰心。

蔡家碩把急診科譬喻為社會的縮影,大家為了生存就必須爭奪搶資源。加上自己心直口快個性,經常在醫療第一線吃悶虧,若去其他醫院急診科,同樣會面臨一樣問題。因此他最後被迫黯然離開最愛卻又傷最深的急診科,轉戰醫美。

急診經驗成為大利多 每個醫美手術當急診對待

由於台灣並無美容醫學專科,在轉攻醫美領域後,蔡家碩不僅在國內許多相關的醫學會持續進修,也自費出國到韓國及國際知名的整型醫院向國際大師級的醫師們學習交流。在不斷持續吸收相關手術最新技術資訊,鑽研顏面五官及身體軀幹四肢的比例、美感的進步與反應好評之下,慢慢提升到能成功進行複雜的手術。

因為有自費自學自訓的第二專長養成,加上急診專科醫師的臨床急症應變經驗,讓蔡家碩在進行醫美手術時謹慎細心,習慣在術前必先仔細思考模擬每個治療步驟,謹慎處理每個下刀或下針的環節。一旦手術中因個人特殊體質而造成的任何突發狀況,急診醫師的經驗就立刻派上用場。

轉攻醫美後,蔡家碩發現自己的責任不僅讓病患對外貌更有自信,自己也意識到外表也會深度影響心理素質。過去在急診科的操勞,自己沒有好好重視健康。這幾年他積極健身,換來的健康也因身體強化後,找到更多自信而更有能量投入工作。

有別於急診室的緊張高壓,蔡家碩把診所同仁當家人,氣氛和樂也因此診所的員工一待往往就是數年。而週末與家人小孩放鬆地相處,就是他最大的動力來源。在診所內執刀,仍堅持過去在急診科想幫助人的醫學性格,現在更多一層意義:幫助人以最安全的方式找到美麗與自信。而過去在高壓急診室不曾有的平衡生活,蔡家碩在醫美找到自我。

(圖說一:蔡家碩的急診科背景,使民眾在醫美手術中多一重就醫的安全保障。)
(圖說二:勤於健身的蔡家碩,相信力量來自自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