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我對前瞻基礎建設之疑慮(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6.04 22:02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2月6日蔡英文總統提出未來八年間以8千8百多億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本案經行政院於今年4月5日核定通過,並經立法院於4月26日初審通過;本案通過後總統府資政陳博志經濟學博士建議「軌道建設」應暫緩實施,因他認為這個花費4200億元的鐵道建設計畫「不夠前瞻」,將來可能得不償失變成錢坑建設;吾人不知所有的軌道建設是否有做精算的投資效益分析,若未來的經營虧損是政府所能負擔的那政府就不應太計較虧損,因政府建捷運是為提升市民生活水平及都會之長期發展,就像政府營建公路給人民使用一樣不是將本求利的;而且政府投資公共基礎建設在經濟學理論上就是「引水政策」,它可以引出數倍的民間投資,這就是投資的乘數效果,總體來說對台灣經濟發展是有益的;現在問題是政府是否有穩健的財源規劃?這些公共投資有否較精算的投資效益分析?這兩個問號若是肯定的則「軌道建設計畫」還是會變成驚嘆號的,
現在大家很懷念蔣經國的「十大建設」,但「台灣科技業教父」李國鼎說「十大建設」是蔣經國好大喜功、其成功是歪打正著的,蓋推出「十大建設」時根本無財源亦無政策,南韓無對我們有相對之工程發包、我們就對韓商發包工程,結果韓商標到一段高速公路竟然無力施工而棄標,這表示我們的技術標審查很差;相對的、幾年後中國將京滬高速鐵路議價交南韓兩家廠商承造,條件是要南韓與中華民國斷交然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這件事是當時中國建設部首席副部長葉如棠親口告訴我的(當時我是台灣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我向葉如棠爭取京滬高速鐵路對台灣廠商招標時說的),可見中國在30年前就有這些政策,台灣這些政策還是我在「六年國建」時向營建署提出來的,所以在蔣經國推「十大建設」時台灣是沒錢沒人沒政策沒制度,所以李國鼎說「十大建設」之成功是歪打正著的,事實就是如此;林全內閣若不妥善規畫管制這些重大公共建設,能不能歪打正著的成功,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林全組閣到現在一年多,民意滿意度與馬政府時已相去不遠,整個蔡英文政府都要賠進去了、甚至整個民進黨都要掉下去了,江山靠誰守?這可能是所有民進黨員最日夜寢食難安的;很多媒體都說林全內閣就是「老藍男內閣」,即然是「老藍男」則其政策思維當然與過去國民黨政府相差不大,國民黨政府以資本主義治國,所有政策都以大財團資本家為第一優先考量,中小企業或勞動者經濟就站到邊邊看資本家財團的「剩餘價值」(就是資本家吃剩的,其意義與馬克斯講的「剩餘價值」不太一樣);從林全內閣規劃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來看,台灣二十大財團一百大營建業一定樂在心頭爽在心扉、半夜作夢也偷笑矣!過去郝柏村搞六年國建時本要將各重大工程交給國外各大廠商承攬,筆者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則主張一定都要國內外合作「聯合承攬」(J.V.),而且不管出資比例多少都由本國廠商擔任主承攬廠商,業績算本國廠商的,所以六年國建迄今已培養具國際標資格之本國廠商約三百家(六年國建之前只有三家公營營造商能出國參加國際標、其他都只能當協力廠商),所以六年國建大力培植國內營造廠商之承攬能力,我常說施工承攬力就是國家競爭力的展現,現在中國在推一帶一路就是在推展他們的高鐵與大型海輪之承建外銷;我們台灣高鐵的創辦人殷琪小姐做完台灣高鐵後也有能力去承攬舊金山大橋的修建工程(和美國鋼鐵公司聯合承攬的)、還到澳門去承包輕軌捷運BOT,這些都是「六年國建」提升國內營造商施工承攬能力之結果;吾人相信前瞻基礎建設計劃做完後國內又會壯大更多的大財團,因為很多軌道工程都是大財團才有能力承攬的;所有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包括軌道建設、數位建設、綠能建設、水環境建設、城鄉建設在內、除了城鄉建設之外其他項目大多是越大財團越有競爭力、越容易得標,所以政府發包時就要做一些適度的管控,以免工程全落入大廠商手中,造成財富過度的集中,最後中小企業和勞動者就只有眼巴巴看著整塊大肉排全落入大財團口中;對此筆者有一些管見謹以野人獻曝提供蔡總統和林全內閣及國會議員們參考:
第一、 綠能建設中的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在歐洲或日本都鼓勵民間組織合作社在興建經營,如英國的「再生能源合作社」、德國、荷蘭、日本、丹麥的「綠能合作社」都是由民間自組合作社在經營綠能產業,(大財團與合作社各約佔一半、丹麥合作社可由國家投資三分之一的股金),我們似可制定辦法鼓勵民間或鄉鎮市範圍內的社區組織合作社來投資興建經營管理綠能發電產業,若合作社無法組織起來再開放給大財團投資,如此可以避免財富集中到少數大財團手裡。
第二、 在城鄉建設方面多增加「社區總體營造」項目;社區總體營造是包含很多面向的產業,它的設計面集文化創意設計、社區數位建設、環境衛生建構、社區長照與幼托工作、社區文史工作、巷道管理工作、小型土木工程施工、村里特色建設於一體,它的建設面則可輔導中小施工企業之發展,蓋其工程總經費都在一千萬元之內,交由丙級營造業或土木包工業施工即可,對輔導中小施工企業最經濟實惠,而且全國普遍推動「社區總體營造」將可縮小城鄉差距、改善鄉間民眾生活水準又可創造鄉下勞動者之工作機會,不管從生產面、消費面或財富分配面都非常符合社會經濟效益,對政府、社會與人民是三贏之勝局。
蔡政府應研究由八千八百多億中提出一百億左右來推動社區總體營造建設,大財團吃大肉也應該分一些湯給中小企業聞聞香味,絕不能像國民黨政府全部霸給大財團大企業;台灣很多大營建業經過六年國建之歷練已有國際化之規模,就應該學學殷琪小姐將壯大的工程隊伍拉到國外去和國際大營建商競爭,像遠雄集團、潤泰集團、互助營造集團都可在國際市場崢嶸頭角為台灣爭光、將中華民國國旗插到海外工地上;台灣很多跨國大企業的海外工程亦應學日本交給本國營造商施工營建,像台塑鋼鐵50億美金的越南廠就由王文淵總裁交給屏東嘉成營造(頂台營造關係企業);以前台塑麥寮的填海造陸工程雖由荷蘭廠商得標,但王永慶和王永在兄弟也是交由完全沒有海事工程經驗但工程施工信譽卓著的東怡營造(董事長楊金村)施工,荷蘭廠商只聘為顧問,王家兩代幫助輔導國內營造廠商的民族精神真令人感動也值得國內各大跨國企業主之參考學習,如果國內大營造商都到國外去做工程,則國內中小施工企業就比較多承攬機會,甚至有些周邊中小施工企業亦可跟大型營造業到國外去二一添做五,大家一起到國際市場去打拼;當然最重要的是政府要先給國內中小施工企業發揮發展之機會,如果像現在行政院推出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都沒給中小施工企業留下一點發揮的機會,那和國民黨政府時代有何不同?所有重大建設計畫都是為大財團大企業規劃的,那我看這個政府豈止是「老藍男」而已,簡直是「藍皮藍骨」了,那誰還說政黨已經輪替了呢?只是換了一個民進黨總統而已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