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執政週年/內政挑戰多 同婚、公投法皆棘手

中央廣播電台/劉品希 2017.05.17 00:00
蔡英文總統上任屆滿週年,推動了許多改革,未來也面臨諸多挑戰,其中,同性婚姻合法化及「公民投票法」與「集會遊行法」修正都是攸關人權的政策,政府要大破大立、開展新局,還是維持現狀、保持穩定,將是一場現實與理想的拉鋸。

◎未來施政挑戰 同婚成首道難關

蔡英文總統就任屆滿一週年,這一年來,推動了年金改革、司法改革、清查不當黨產,雖然免不了引發抗爭,但終究在爭議聲中逐步向前推進;在一週年後,戰火也勢必不會就此停歇,因為新的挑戰正接踵而來。

其中,首先面臨的就是台灣民眾最關切、意見也最分歧的同婚議題。大法官將於5月24日公布解釋文,宣布我國現行實務不允許同性婚姻一事是否違憲,無論結果為何,政府都勢必會面對一方的抗爭與質疑。

崑山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彭堅汶便認為,雖然這個議題具前瞻性,可以做為理想的目標,但就現實來說,必然會遭遇許多困難。

彭堅汶表示,理想本身沒錯,但達到理想的策略就是政治智慧,他認為目前還不是討論同性婚姻的最佳時機。他建議蔡總統針對政策轉折承認錯誤,並清楚說明理由,相信多數人應該能夠接受。他說:『(原音)因為她有她的總統職權,因為一個政策的改變,她只要做清楚的說明,為絕大多數人接受的話,基本上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主要是同性婚姻的當事人,當然他會感到相當程度的失望,蔡政府怎麼樣去跟他們做解釋可能是很重要的方法,但是未來在什麼時候能夠做,那就看實際的一個政治發展。』

不過,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則認為,領導者也可以做為理念的傳播者,如果認為這個方向是對的,就要主動說服人民。他說:『(原音)如果社會上爭議很大的時候,那一般政治人物就是算了,我就不要去處理就好了,但是國家領導者其實他也可以做一個拓荒、理念的傳播者、推動者,你總不能看著民意、民調在左右搖擺,你覺得你的理念是對的,我覺得他應該要去說服。』

因此,施正鋒認為總統應該適度表態,而不是完全交給立法院處理;如果認為社會的壓力太大,不想繼續推動,也沒有關係,但必須給支持者一個交代。

◎公投法修正 學者:須避兩岸敏感神經

除了同婚外,蔡政府即將面臨的另一大難題便是公投法的修正。公投法修正草案去年12月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成初審後,至今遲遲未完成二、三讀,黨內獨派大老不惜祭出絕食威脅,要求在520前通過修法,蔡總統則承諾會以年底前完成修法為目標。

公投法的修正讓執政黨處於尷尬的局面,初審時雖將領土主權及政治協議排除在公投項目外,避免觸及兩岸的敏感神經,但來自獨派的壓力仍步步進逼;且公投門檻大幅降低,未來也可能陷入事事都要公投,政策難以推動的窘境,增加執政的難度。

彭堅汶便認為,公投法修正雖可帶動台灣進步,但若有議題具高度政治性,可能為國家帶來明顯而立即性的危險,就應該特別謹慎,要以全民利益為前提。他說:『(原音)我們對於公投法本身逐漸進步的修法,我們是肯定,可是對於討論的議題應該要明文規定,避免觸及到政治的紅線,所以這個本身我們要的是前瞻性的反省,而不是後悔性的反省,甚至可能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則認為,主權、制憲或領土議題其實是超憲法層次,不必放入公投法中,但是當全民有高度共識,可以準用公投法的程序進行,如此就可化解民進黨與獨派間的爭執。他說:『(原音)其實那些主權議題可以不必放在公投法裡面,因為它其實並不影響,一旦我們國家有高度的全民共識,其實是沒有影響的,到時候只要來準用公投的這個程序,還是可以進行的。所以我覺得這點只要講清楚,其實就可以把現在這個也許是民進黨政府跟獨派之間的關於公投法要不要放進這些議題的爭執就可以化解掉。』

◎解嚴30年 集遊法尚待修正

除了公投法,集會遊行法的修正也被視為是還權於民的指標法案之一。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在去年初審通過,將集會遊行由「申請許可制」改為「自願報備制」,並縮小禁制區的距離,但民間團體不滿仍設集遊禁制區,且保留警方強制排除集會遊行的「強制排除」條款,未來要求廢除的聲音勢將不斷。

蔡政府執政屆滿週年,多項改革的戰場已度過烽火最烈的時刻,逐漸平息,但挑戰卻沒有結束,許多當初讓民眾決定投下手中選票的承諾仍待完成。理想能夠引領國家前進,卻必須先通過現實的考驗與衝擊,要怎麼帶領台灣社會走過這段崎嶇道路,是政府最大的責任與挑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