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找個理由去鎮北堡(上)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5.16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韓秀娟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合拍《西遊記》的資訊,曝出的首張劇照透著濃濃的西式魔幻劇味道。關於該劇,網友們爭議不少,尤其是唐僧和沙僧都為女性的人設。創意無止盡,《西遊記》這個大IP如此蓬勃的生命力,真是甩了眾IP十萬八千里。不知紐澳版的《西遊記》最終會有怎樣的呈現,這個話題倒令我想起了一個曾經的「神作」——劉鎮偉導演的《大話西遊》。去電影的取景地看看如何?於是,我找到了去鎮北堡西部影城的理由。

一個晴朗的早晨,我乘坐的火車飛馳在了寧夏平原上。其他人都在靜候列車到站,只有我永遠以拍照的姿態為樂。平原上,朝陽初升,電線杆與鐵塔的剪影綿延,平房依稀可見。太陽灑照著蒼涼,而人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很久。

到達銀川火車站,換乘公交,再轉招手即停的小巴士,一路奔向距離市區20多公里的鎮北堡西部影城。

下車後,空氣開始熱了起來,陽光穿透薄霧,有些刺眼。售票廳裡,空空曠曠,我算是當日最早抵達的遊客之一吧。景區的入口「知之門」下,此時也只有一位檢票人員。

整個旅遊區內有兩個古堡,明城和清城,原來分別是明清兩朝政府修築的兵營。上圖中看到的土牆,為清城城牆。再走近一點,陽光爬上牆頭,看到此景,你是否會想像自己是武俠小說裡的某一位?

城牆旁,驢車靜待遊人,戴著大紅花的驢子有沒有很逗比呢?真傢伙,拍照不收費。

清城的正大門是這樣的,進去是個甕城。這個角度,天空的藍色很清麗。

清城門所在的這部分建築,從高空俯瞰是個烏龜頭。在下圖中,與明城一起構成一個八卦圖。看來即使是在荒原上建兵營,也是要看風水的。

位於烏龜頸部的大門就很有名了,被譽為「幸運之門」。視線穿過門洞,遠處,隱約之間,賀蘭山的第二高峰靜默地聳立著;近處,影城的員工穿著戲服,開始了不緊不慢的工作。

幸運之門的牆壁上,掛滿了京劇臉譜,還記得嗎?這就是《大話西遊之二 大聖娶親》裡的市集,此處,至尊寶斷然拒絕了紫霞仙子的親吻,紫霞在他的心裡留下了一滴眼淚。

順手拍一些電影場景的導覽圖,以示對應。不過,這臉譜,已不是當年的臉譜了。

門洞之上,從裡往外看,是這個樣子。經典猶在,「夕陽武士吻別」的場景是否還能滌蕩起你的柔情?

在城裡順時針繞一圈:

盤絲洞比較吸引年輕人,我與若干大學生一起進洞,本來想著能壯壯膽,結果這幫「熊孩子」進去後就開始冒出各種恐怖的怪聲,與洞內為營造氣氛配置的恐怖音樂混合著,雙倍地嚇到我了。大學生們輪流坐在白骨椅上盡情地拍照,還笑呵呵地撥動白骨精的頭髮尋樂,於是,我的相機顫抖了。

城西的「輕鬆一處」,哼哼,當然不是咖啡廳了,多想一下就明白了。別看是個土房子,裡面環境很贊。我在這裡終於尋到了一路最需要的東西——洗手液。

繞個彎,是「銅鏡長廊」,電影《越光寶盒》的重要拍攝場景。假裝來一次創意自拍吧,然後,鏡子裡出現了許多個我,你猜哪個是真的呢?

不能小瞧這裡的每一個土房子,尤其是銅鏡長廊對面這個,是博物館,也是展廳,內部寬敞,可看的東西很多。

若想瞭解鎮北堡影城的前世今生,這裡必定會給你精彩一課;諸多電影的戲服陳列著,能喚起你對電影魅力的多種遐思;如果對清代傢俱感興趣,不妨一睹當時的精緻和考究,我本人是在這張桂圓木千工床前多呆了會,「千工床」,據介紹,純手工製作,工期三年,這張床,誰家的姑娘用過呢?

繼續順時針行走,去到了牛府,沒錯,牛魔王的府邸。與盤絲洞相反,這裡充盈著喜慶的氣息,遊客們可以隨意躺在炕或床上拍照,沾沾喜氣。

牛府的花園裡,紅牆有些斑駁,人造的粉桃花豔麗迷醉,著名的「愛你一萬年」場景就在這裡。如今,當你再回想起那段經典的愛情對白時,還會認為那只是一段玩笑話嗎?

清城裡除了大的場景,還有隨處可見的類似古代北方民居的小院子,牆上掛著臘肉、大蒜、玉米和幹辣椒串,有真有仿。這些房子是「中國古代北方小城鎮」的組成部分,是鎮北堡西部影城的創始人在意識到影視拍攝基地會是「夕陽產業」後打造的轉型之作。我曾注意過那彩色菱形布塊拼接的手工門簾,至今還在寧夏、甘肅的農村家庭裡廣泛使用著,也是一種地域性的流行物件了。

我的一個朋友常說,「旅遊就是花錢買罪受」。有的人不喜歡旅遊,大概也是怕走到腳痛吧。說到腳痛,在清城轉悠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我,也不得不承受了。於是,在清淨的張賢亮紀念館裡歇了歇,瞭解了更多關於鎮北堡的故事。聽遊人講明城更大,可不敢再多停留,便離開清城,先去果腹。

未完待續!

Related Posts:《瘋狂動物城》:烏托邦世界的迷思在熱愛的路上,做自己追溯•傳承:蘭州牛肉麵的另一個故事牛奶雞蛋醪糟的玄機為高校女教師呐喊冬日裡的養生美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