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倩萍 劉真 地震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還有玩下去的必要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5.15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圖片取自:奇摩新聞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是蔡政府打著「全民司法」旗幟的現在進行式,但同時一樁樁備受爭議的司法案件不斷地如警鐘一般,敲擊著這個定位不明的會議,但既曰「全民」,人民卻似乎等不到這個會議的任何回應。

我們在媒體上能看到,多是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無關痛癢的提案。什麼毒品除罪化、落實偵察不公開等,講白了不是現行配套根本無法使議題落實的虛幻大躍進,就是明明有相關法規存在卻沒人遵守的窘境,提案者彷彿就是為了刷存在感。這些案子,司法機關沒法兒照辦,更別說已有法規卻因為被漠視而再為此立個法去阻止被漠視的荒唐,更讓人難以接受。除此之外,終審法院的法官由總統提名一案,司改會以超高效率議決;這形同讓蔡總統「被擴權」的迅速,連唯一的受益人都不買單了而要來個「事後震怒」了,並視司法獨立為無物地要「派人」到司法院「調查」誰讓總統背黑鍋,顯見司改會很有「生雞蛋無、放雞屎有」的味道。

而人民在意什麼?死刑存廢的問題,在「小燈泡」案兇手一審獲士林地方法院判決無期徒刑後,又再度讓民意沸騰。士林地院以所謂「兩公約」為判決之理由,卻被前總統馬英九打臉,且事實就是「兩公約」壓根沒有士林地院講的那些相關規定。

這,真讓我想起一個網路笑話。那笑話是這麼說的:「最近精神不太好,於是我去看醫生。醫生給我開了張精神病的證明,拿到這證明後,鄰居對我客氣多了,上司對我尊重多了,連巷口的便利商店店員都把我當成貴賓。這樣一來,我的精神真是好多了!」

精神疾病、有教化之可能、有所悔意,是近來諸多重大司法案件之犯案者被法院輕判、逃過死刑的理由。但長期以來,我國的民調都顯示,國人有九成以上反對廢除死刑。這如果按照交通部對於「重機上國道」之議題,以六成反對的民調結果就可以凍結立法院通過的法案來看,九成反廢死的民意顯然遭到法務部與司法院的踐踏。這樣一個重大的爭議,司改會竟然不願意討論;該會第三組有委員提案要討論這個至為重要的議題,卻遭到向來力主廢死的同組委員封殺。這也就是說,以「全民司法」為宗旨的司改會,面對全民的九成意見,卻怯弱地不願意在拿稅金來召開的正式會議上面對民意、解決問題。試問,司改會還有玩下去的必要嗎?

如果說,在一個這樣的管道中,這麼一個常年衝擊臺灣民情、治安的問題,都不能放到檯面上談、都不能集思廣益地去取得一個解法、產生一個共識,那麼這是什麼意思?廢死主張者就只想永遠佔據非正式的舞台,跟九成的民意對幹?而法官、司法行政機關,就只想扭曲法條、怠忽職守,該判死刑的不去判、該執行的放著爛,以此作賤法律跟民意嗎?

這麼樣一個重大的、全民都關心的議題,這個國是會議,以全民司法為名的國是會議,擺爛成這樣,人民要怎麼看待這個奇怪的大拜拜?

死刑如此,而警方或人民在危急狀況下使用警械或自我防衛,造成犯罪人死亡、受傷,卻屢屢被檢方起訴或被法院判刑的荒謬,當然更不是這些「法學碩彥」們關心的事情。那麼這個社會,要這個會議幹嘛?這樣勞師動眾、勞民傷財的會議,沒有一點打中人民心中對於司法真正不滿之處,沒有一點回應人民心中對於司法真正渴望的冀求。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荒唐、詭異、全然不合於一般常識的起訴、判決一次次地傷害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司法官都已經「榮贗」人民最賭爛的公務員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卻不願意面對人民心中的痛,還有必要花人民的稅金開下去嗎?

媒體報導,司改會某位現為大學法律系教授的委員,最近因案被判數十天拘役定讞。這類委員,在會議當中的提案,實話講,都難脫嘩眾取寵、博取版面之嫌。而隨著學養真正豐厚的委員,對於該會的質疑、甚至相繼求去,我們真是要不斷地問,這會,開下去到底會讓臺灣得到什麼東西?

Related Posts:日本人在生活中對秩序的遵守總統跳到第一線主導司改新閣揆底定 兩岸關係仍攸關台灣經濟人類最重要的工程-教育新南向要先看重外傭人權問題年金改革 首重建立全民共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