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八田與一建設台灣功不可沒(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7.05.07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二十五年前吾人創辦「營建新聞雜誌」就開始撰寫很多介紹各朝各代各國建設台灣之有功人士,其中包括日治時代的後藤新平與八田與一、長野宇平治、井手薰、近藤十郎等日本建築技師;所以二戰結束後的台灣媒體撰寫報導日治時期日本人建設台灣的大功臣者吾人算是最早執筆者之一;台灣現在存有很多日治時期留下之古蹟都是這些傑出的日本人所設計或施作的,他們不但在台灣地表留下許多造福台灣人民之大作,也為台灣文化留下許多不朽的佳作,尤其是後藤新平與八田與一兩人對台灣近代化與增進提升台灣經濟生產力做出了偉大的貢獻;台灣現在很懷念蔣經國的十大建設(事實上蔣經國若無十大建設,他也只是一位無三小路用的逃台中國浪人混混而已),而其實早在1920年代八田與一就在台灣搞十大建設了,如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日月潭水力發電廠、桃園大圳、台北地下水道、高雄港興建工程、台南水道工程,參與規劃大甲溪德基水庫、曾文溪水庫、石門水庫、嘉義和高雄地下水道;他又創辦台北土木測量專門學校、創立「台灣水利協會」為台灣培養很多水力人才;所以比起蔣經國搞十大建設還比八田與一晚了五十多年矣!

國民黨教我們都說日本是殖民政策,其實國民黨真的搞錯了「啥是殖民政策?」首先殖民政策就是掠奪式經濟就像國民黨一到台灣就把台灣農產品低價購買運到中國去養兵打共匪,等到被「共匪」打敗逃亡台灣就用四萬元舊台幣兌換一元新台幣,這一五鬼搬運大法就把台灣農民原先賣農產品的錢化為烏有,前面賣的農產品等於都被國民黨搶走了,台灣農民若賣了四十萬元的農產品給國民黨等於只有賣十元新台幣收入,這就是掠奪式經濟;日本政府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從未用如此下流野蠻的手段對付台灣辛苦農民,就是在爆發太平洋戰爭之後台灣總督府也只實施「管制經濟」(等於是人民與政府共赴國難之經濟管制政策);殖民政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大量移入人民至佔領區,就像1948年到1949年國民黨移入二百萬軍民軍眷到台灣,這就是典型的「殖民政策」;1997年中共當局尤其是鄧小平一再宣稱「祖國只派一千名解放軍到香港,其他所有公教人員都還是延用香港人,就是要貫徹港人治港、一國兩制政策」,和共產黨對比一下就知道國民黨有多麼低級下流了;那再看看日本人如何「殖民台灣」?日治台灣前十年因欲剿平反日抗爭及後五年因台灣充當日本南進基地,故移入較多日人(最多時約30萬人),其他時期約為五萬人,大多是教育人員、軍警及建設規劃設計技術人員,這比起國民黨的所謂「殖民政策」真有天壤之別;其實日本當初向清廷索取台灣並非要殖民台灣而是要皇民化台灣,要把台灣建設成日本第五大島,所以日本內閣一接管台灣之政策是東京帝大第一名畢業生留在日本、第二名派到台灣、第三名派到滿州、第四名派到朝鮮、第五名派到南樺太(北方四島),可見日本內閣對台灣建設之重視,上述提到的諸位來台的建設專家都是東京帝大的高材生,八田與一當然亦不例外,他自1910年東京帝國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到台灣任職到過世一直都在台灣工作,為建設台灣而打拼,他為台灣所做的各項重大建設是功不可沒的、是值得台灣人民永遠紀念的;嘉南大圳建好後嘉南平原水田面積增加30倍,不但讓嘉南平原變成台灣的穀倉,增產很多稻米供養台灣居民還可外銷日本與朝鮮、滿州國;二戰後還讓國民黨拿到中國養兵打「共匪」,甚至國民黨在中國被中國人民打出來亡命台灣後還養活二百萬國民黨逃台軍民軍眷難民,所以台灣的外省人能苟全性命至今日或安然在台灣了結殘生都要非常感激八田與一為台灣所做的諸多水利建設與水力發電工作。

在此要特別提出的是中國國民黨蔣幫集團在中國走投無路時蔣介石本欲循二戰時的逃亡路線逃到四川以大西南作為反共抗俄的大基地,可是斯時人民解放軍「二野」已在鄧小平和劉伯承率領下在四川省四周等蔣介石「大爺」入甕捉鱉,西南各省人民和全中國人民一樣都已心向毛澤東所領導的共產黨,蔣介石只好將海南島列為逃亡落腳落草之地,可是瓊州海峽只有18海浬,共軍只要徵調五千艘小漁船就把海南島團團圍住;這時國際史地學大師張其昀教授(後來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秘書長、教育部長、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建議蔣介石將政府遷到台灣,因為日本人將台灣建設得太好了,僅次於日本本土、比中國任何一省市都進步都現代化,不但交通發達、經濟獨立、醫療進步、農業不但自給自足還可外銷,因此蔣介石接受張其昀大師高見將國民黨政府「轉進」到台灣;所以現在還莫名其妙仇日的外省朋友是該好好學習日本是如何治理台灣的?蔣介石為何要逃到台灣而不去海南島亡命?其實這些都要感激很多日本人對台灣的貢獻、尤其是後藤新平醫師與八田與一技師。

吾人研究台灣營建史逾三十年,吾人竊以為八田與一對台灣最大的貢獻還不止於上述那些有形的建設,八田與一對台灣營建業最大的貢獻是首倡機械化施工,1920年八田與一開始探勘烏山頭水庫與後來的施工時已開始使用簡單(以現在眼光來看)的科學儀器,他在施工時已營建專用小火車及機械鑽井設備在施工;但大家再看看四十年後國民黨政府在興建石門水庫時(這也是八田與一規劃的)還在使用牛車搬運(早期的國歌中有畫面顯示),可見國民黨政府差日本政府有多少年?筆者在石門水庫建好啟用二十多年後(民國七十八年)還到日本去考察日本營建的機械化與自動化(主要是填海造陸與超高層建築部分);台灣現在的營建機械化已然非常進步、且具國際水準,但這都從八田與一技師開始的,所以八田技師對台灣營建機械化之影響非常距大而深遠的,這也是很值得台灣人民紀念的。

明天(五月八日)是八田與一技師逝世七十五週年紀念日,謹以此文為之祭。(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