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費城》不公不是因為不「認同」,而是因為「歧視」】

滔客/ 2017.05.04 00:00
曾以電影《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獲頒多獎的知名導演強納森德米(Jonathan Demme)於美國時間4月26日早晨因食道癌併發症而病逝,享壽73歲。德米離世消息傳出後,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湯姆漢克斯(Tom Hanks)等曾與他合作的影星紛紛表達哀悼之意。強納森德米為影壇創造出不少具備影響力的影視作品,其中,1993年出品的《費城(Philadelphia )》不只讓男主角湯姆漢克斯在次年首次當選奧斯卡影帝,片頭曲《費城街頭(Streets of Philadelphia)》的作者和演唱者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也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費城》聚焦在同性戀和愛滋病歧視的議題上,影片上映後在當時的美國引起許多社會爭議。這部片陳述了愛滋病的社會和地位歧視,以正方的角度反擊歧視所產生的不公不義。

因為害怕而帶有異色眼光的一般大眾二十世紀的科技雖然開始找出治療愛滋病的方法,可是過少的經驗和資料仍讓人心有餘悸。因此,當湯姆漢克斯飾演的安德魯(Andrew Beckett)被發現患有愛滋時,立刻被公司以莫須有的藉口開除;立刻被他所尋求協助的律師拒絕;立刻遭到圖書館的人們迴避。眾人因為畏懼愛滋的存在而產生歧視,用各種藉口避開和愛滋患者的接觸和相處。安德魯的公司不只是害怕愛滋,可能甚至歧視同志、恐同,所以他們原本使安德魯得權重任,隨即翻臉變成憤慨痛恨、猙獰不屑的嘴臉,表面上嚷嚷安德魯的缺陷,卻仍像個吸血鬼將他吃乾抹淨。公司也代表著名聲望重的社會地位和階級,恐懼愛滋病者會降低位階的行情,以自身的名望和利益為首要考量,身為弱勢族群的安德魯必定會被高產階級打壓,才能和貢獻被榨乾後丟棄,在社會上難以反抗和翻身。

以為人和品格作為消除成見的出發點安德魯遭到歧視而受到不公,這種不公也讓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飾演的喬(Joe Miller)看不下去,決定挺身幫助安德魯。然而,喬並非一開始就熱義相挺,安德魯登門拜訪時他也因為害怕愛滋而拒絕了他,此外,從他和老婆與好友的對話中可發現,喬拒絕的原因不僅僅是愛滋,也是對同性戀者的不認同。即便是開始幫安德魯打官司後,喬仍不時出現討厭或遠離同性戀者的舉止。使喬對同志的反感也是從人的舉止所反映出的產物,好比他在商店遇到黑人小夥子輕浮、失態的搭訕,他憤恨地表示自己的不屑和厭惡。「就是這種話才會讓人討厭你們同志!」喬從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來判定他的人格,所以那些態度不周、打壓正派的人才是喬真正「歧視」的人。真正促使喬幫助安德魯的是安德魯堅強、認真奮鬥的特質,比起眾人用強烈的刻板印象和異樣眼光來斷定他人,喬是以人的內在和品性來認識對方,即使同性戀者和愛滋患者也是一般人。

誠心給予包容和支持的圈內人真正能誠意平等對待弱勢人士的人通常都是自己人,因為距離對方最近,最能有時間和相處來了解對方。尚若這些人沒有反目成仇或關閉心房,安德魯的家人就是一個正面的榜樣。這個大家子接受安德魯的性向,認同他的男朋友,與他們心平和諧的來往,也讓這點戲份成為全片中為溫馨動人的場景。喬也是一個正向的例子,藉著他和安德魯越來越頻繁的相處,他也漸漸了解安德魯的生活和心理掙扎。安德魯讓喬知道身為同性戀和愛滋患者的艱難與痛苦,喬慢慢崇敬安德魯的高尚和堅毅,讓他打破以往對同性戀者的印象。直到影片結尾,觀眾仍看不出喬是否還不認同同性戀者,可是可以確定的是他以完完全全認同安德魯。跨越性別、疾病、身分等限制的認同,這是兩人一起掙來的,而非刻板印象的作用。

《費城》是一部講述人心和奮鬥的影片,強納森德米不要求觀眾要認同弱勢族群,卻強調了人與人相處間最重要的不是表面,而是內涵與深度。一旦有歧視的念頭和舉動,就意味著人的隔閡和限制,德米的作品提供了另一種態度去審視個人該有的原則和為人。除了《費城》這部佳作外,他的代表作《沉默的羔羊》贏得當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改編劇本獎,成為奧斯卡史上少數囊括五大核心獎項的作品之一。德米執導的作品還有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主演的《瑞秋要出嫁(Rachel Getting Married)》、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主演的《搖滾女王(Ricky and the Flash)》,以及尼爾·揚(Neil Young)、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等歌手的演唱會紀錄片。強納森德米的豐功偉業永遠令人緬懷,希望來世還能再見證德米的偉大作品。

圖片來源: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