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失去至親摯愛,也請容許自己發現美好-《最美的安排》】

滔客/ 2017.05.04 00:00
2016年的耶誕賀歲片《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巨星雲集並有動人主題,可惜在爛番茄及國外影評人中評價頗慘;然而每個人的生命歷練不同,終究會對電影生出不同感受,觀影中獲得的「伴隨而來的美好」當然也因人而異,身為母親的筆者對於幾個片段很受觸動,因而認為本片雖確實不到絕佳,卻猶為值得細細品嘗的小品。

愛、時間、死亡 人們無法逃脫的三大議題「世界離不開三個元素:愛、時間、死亡。我們需要愛、渴望更多的時間、害怕死亡。」片頭意氣風發且活力四射的霍華這麼說著,下一個畫面,他已然成為承受著兩三年喪女之痛、拒絕與外界溝通的沉默機器,機械式著排著多米諾骨牌,再將之推倒。霍華的合夥人與友人為了幫助他,也為了搶救公司,僱用了三名舞台劇演員欲進入霍華那自我隔離的世界,分別扮演所有人無法逃避的「愛、時間、死亡」。本片針對這連結萬物並交織在每個生命的三要點,以相對應的人生難題及舞台劇演員具象呈現,情節鋪陳頗有新意,甚至引發了許多「他們究竟是不是真人?」的討論。

霍華認定「愛」遺棄了他,「世間上的人們都讚揚你的美好,但卻無視於你對世界的摧殘。」迷人的綺拉奈特莉飾演了「愛」,分別以含淚及雀躍的形象出現刺激著他,告訴他「愛存在一切萬物當中,是黑暗和光明,陽光和風暴,愛是天地萬物的理由,是唯一的原因。」「如果你能接受,也許你能重生。」而「愛」也影響了因離婚而被女兒討厭的惠特,讓他吐露對女兒從出生那天就滿溢的愛,也鼓起勇氣與寶貝破冰,看見修復彼此關係的可能。

「死亡」奪走了霍華的女兒,令他忍不住憤怒地對海倫米蘭扮演的「死亡」咆哮控訴並激烈抗辯;然死亡教導重症患者賽門,比起為了避免讓家人難過擔心而隱瞞到底,不如坦誠以告,讓所愛能夠與自己好好道別。

「時間」讓霍華無比煎熬,年輕的雅各拉提摩飾演之「時間」卻引用愛因斯坦的話語點著他:「時間是錯覺,頑固持久的錯覺。」與「死亡」同樣遭受霍華的無比排拒。但「時間」則以成熟的話語告訴為工作打拼而錯過結婚生子的熟女克萊兒,愛也能以另一種形式存在,不一定非得執著於追求已經錯過的懷孕時機。

筆者認為三名演員不是真人,只讓霍華與友人們四人看見;與其說是來幫助霍華的,倒不如說他們根本是為了惠特三人面對的困境而出現,最後甚至由被董事會認定無判斷能力的霍華腦袋清楚地點醒他們,尤以他對惠特所言最為直接:「你不用她的許可才能成為她的父親,你就是她的父親。」

再深刻具啟發性的對話 都比不上身邊真心流露的愛「死亡、時間、愛」的出現,確實對霍華造成衝擊,卻並非真正治癒他的主因;接收到「死亡」等人的刺激之後,霍華終於下定決心參與過去他總是駐足觀望卻無法踏入的「小天使互助團體」,在互助會領導人瑪德琳的關懷下,他以自己的步調緩緩改變著。他告訴瑪德琳,他加入團體是為了「修補自己的心」,然而她溫暖地點明:「你失去了你的孩子,那是永遠無法修補的。」最令筆者感到揪心的,是互助會裡的分享,一位媽咪說著自己的重症寶貝在醫院收拾了小小的包袱,告訴媽咪他要回家了,不是回「他們的家」,而是回「家」(天國);以及一段詩詞:「孩子的轉眼一瞬間,是我的餘生。」身為父母,豈能想像此刻活蹦亂跳陪伴著自己的寶貝死亡?那些頑皮搗蛋的可愛模樣,終將成為痛徹心扉的餘生……據片中瑪德琳向霍華分享的,有高達百分之七十幾的夫妻會因子女死亡而離婚,然她依然深愛前夫,保留著他最後給她的卡片:「但願我們有天能再成為陌生人。」這個伏筆真的埋得很好!她耐心地等著他從傷痛走出,用她知道他能接受的方式陪伴著他,最後霍華終於願意說出他女兒的名字、為何而死,即使無法令所愛起死回生,憂傷的心終將有溫暖的愛會灌進來。正如「死亡」早早給予瑪德琳的提點:「留意周遭隨之而來的美麗安排」,唯有真正接受了失去──「接受」並不代表全然痊癒──才能讓自己敞開心看見身邊仍有美好發生。

或觀賞 或演出 皆可能從電影獲得深深撫慰威爾史密斯接演《最美的安排》之後,也親身經歷著父親的癌症療程與離去,他曾與父親一同試圖找出如何接受生命逝去的答案,其後的發言也很真切:「在我的生命中,沒有比愛更能感受到痛苦了。在我父親過世的那段期間,我的反應居然是對我老婆大吼:『潔達,你根本不夠愛我!』但其實我的意思是『聽著,如果我們即將死去,就要在有限的時光內珍惜彼此。』這種渴望愛的感覺,卻成為生命難以承受之重,就像是懲罰一樣,比接受摯親逝去還難。」藉由生命與藝術最美好的結合──電影,威爾史密斯從《最美的安排》演出中獲得一定程度的修復,透過觀影過程也能輕輕撫慰曾經歷重大失去的憂傷心靈,或許將經由連結了每個人的「死亡、時間、愛」再次正視傷痛、失落、憤怒等情緒而後慢慢沉澱,重拾足以欣賞所有美麗安排的勇氣,讓周遭的美好引領著「我們」重獲新生。(圖/IMDb)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