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布拉赫與NSO再現領奏的藝術

yam蕃薯藤新聞/文/陳小凌 2017.05.03 00:00
柏林愛樂前首席布拉赫(Kolja Blacher)將於5月5日、6日在臺北及新竹兩地,第二度以「領奏」方式(Play & Lead)與國家交響樂團(NSO)攜手演出。 喜歡樂團,也喜歡室內樂、獨奏的布拉赫,為了追求他理想中的演奏模式,也希望能嘗試更多音樂可能性,毅然決然辭去「上任形同終身職」的柏林愛樂首席一職。指揮大師阿巴多(Claudio Abbado)對其十分賞識,不只在柏林愛樂,更在他創立的琉森音樂節、馬勒室內管絃樂團的演出中皆常邀請布拉赫擔任首席或獨奏的重任。布拉赫離開柏林愛樂後,以精湛的技巧與扎實的功底在獨奏、室內樂、樂團等領域中都有相當耀眼的發揮。 談起布拉赫的領奏,NSO首席吳庭毓表示:「三年前的合作經驗非常好,布拉赫以小提琴家的身份,分享了很多樂團合奏和小提琴演奏技巧上的經驗與觀念,『領奏』這個方式會讓演奏者更積極,因為你無法用眼睛看,必須要用耳朵去聽每個樂器的聲音,要非常專注!」。 首席李宜錦亦表示:「跟他排練的時候我確實感受到什麼是『領奏的藝術』,在舞臺上他是獨奏家,在樂團他就是我們的一部份,但他是領導的角色。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點醒了很多平常的盲點,跟我們分享很多觀點、還有用他的經驗來帶領我們!用言語、音樂以及長時間的相處,我們可以從他的個人藝術、整個談吐及修養,學到非常多東西,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所以我非常期待這場節目的演出!」 此次演出,布拉赫說:「不論是獨奏或首席的『功能』,都是由我擔任,但並非由我負全責,各聲部首席,甚至樂團每一位成員都需投入更多。『領奏』是『樂團與室內樂演奏方式』的合體,不僅是演奏上,在彼此的交流上都有較多自由空間,每個人需負的責任較多,當然更困難,不過會得到更多『自我表現』的滿足」。 音樂會中,他與NSO將演繹布列頓《法蘭克.布利基主題變奏曲》,其中最後一個變奏〈復格與終曲〉,或是原創作的樂想是建立在「由指揮領軍」邏輯上的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以「領奏」如此更接近「民主」的方式演奏,在聲部與旋律線銜接或表現各樂思、和聲色彩的方向上,皆讓原本已不易演奏的這三首作品,難上加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