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馬賽一曲兩調 從大選造勢看法國未來

中央社/ 2017.04.27 00:00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27日專電)法國大選進入最後階段,若「物以類聚」是人類習性,造勢活動就是實地觀察選民的絕佳機會:怎樣的候選人會吸引怎樣的選民?這樣的選民又將在未來幾年塑造怎樣的法國社會?

法國大選首輪投票結束,39歲自稱非左非右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48歲、立場極右的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一如民調預測,順利進入決選。

馬克宏選前在巴黎的最後一場造勢大會聚集了2萬名支持者,場外還有向隅的5000人。現場播放歌手蕾哈娜(Rihanna)的熱門舞曲,群眾穿著印有「馬克宏總統」字樣的鮮黃、淺藍、粉紅色T恤,跟著節奏搖擺。

一名法國記者形容,與其說這是一場政治集會,似乎更像球賽中場表演時間;比起支持者,台下坐的更像是他的粉絲。

這些鐵粉等了一個半小時,熱情絲毫不減,當馬克宏終於登台,歡聲持續數分鐘才平靜下來。

在馬克宏的造勢大會環繞一圈,可以看到白人、亞裔、非裔族群;幾名包著頭巾的穆斯林女性坐在觀眾席一隅,和大家一樣揮舞法國國旗;距離舞台不遠處,一對男子並肩聆聽馬克宏演說,趁空檔相互凝視,交換了一個輕吻。

馬克宏的第一輪競選口號「法國要成為所有人的機會」,具體而微地展現在這場造勢大會的觀眾席上,不同族群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馬克宏從未競選公職,常遭質疑過於年輕又缺乏經驗,政見也常被對手攻擊模糊空洞,過於傾向企業。

這些弱點他無可回避,但他擅於掌控節奏,是很有魅力的演說者,言談間不時穿插幽默故事或比喻,帶動群眾情緒。

馬克宏在這場造勢大會中,說了一個啟蒙時代哲學家狄德洛(Diderot)的小故事。

狄德洛寫信給情人時,案前蠟燭正好燒到盡頭,他在黑暗中不確定字跡是否清晰,於是寫道,「妳看不懂的地方,說的都是我愛妳」。

馬克宏未明言這個小故事的用意,但部分群眾意會到的是,即使他的政見比起其他政壇老手有不足之處,誠意卻是滿分。

當他在演說中提到其他候選人,群眾習慣性發出噓聲,但馬克宏立即制止說,「不要噓他們,我們要說服他們」,結果換來更熱烈的掌聲。

年輕選民賽拉(Sarah)說,她願意把票投給馬克宏,正因為他是看起來最具正能量、最能帶來樂觀展望的人選,「現在的法國,真的很需要這些特質」。

馬克宏的「前進!」(En Marche!)政治運動才成立一年,策劃造勢活動卻特別嫻熟。

他演說時,數個大螢幕不僅轉播畫面,還設想到不同習慣的視障群眾,配有即時逐字字幕和手語同步翻譯;給媒體的報名採訪確認信中,詳細指示接駁車、報到地點和現場提供的裝備事宜,周到程度可與政府機關媲美。

當台灣記者開口要求訪問,馬克宏的支持者幾乎都一口答應,且大多提到一個單字:「希望」。

法國政治長期左右拉鋸,無論哪黨執政,經濟都沒有明顯起色,異軍突起的馬克宏對他們來說,出現得正是時候。

而在瑪琳.雷朋的場子,群眾對來自台灣的媒體相對保守,詢問6、7個人才有一個願意受訪,訪談關鍵字則是「我的國家」。

瑪琳.雷朋在造勢演說中使用最頻繁的字眼之一就是「保護」:「我要保護你們」、「我要做一個保護你們、保護法國的總統」。

她的保護措施包括恢復邊境管制,驅逐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外國人,停止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限制移民人數,重拾法郎,還要發動脫歐公投。

當瑪琳.雷朋提及恐怖分子、移民和其他候選人,台下噓聲四起,她總是等到噓聲停止才繼續演說;每當群情激動,支持者就高唱「我們在自己的地盤上」(Onest chez nous)。

他們眼見就業機會和各種資源被外來者掠奪而感到憤懣,這種不安也彌漫在造勢大會的空氣裡。

一名民族陣線(FN)的死忠支持者說,「外國人可以來法國賺錢,沒有關係,但他們必須把錢花在法國,而不是匯回母國」。

在馬克宏和瑪琳.雷朋的造勢大會上,兩邊群眾都自發地唱起國歌「馬賽曲」(La Marseillaise)。

同一首馬賽曲,同一個國家,唱出開放和排外兩種音調,投射兩種對未來的想像,法國人民將在5月7日做出選擇。1060427

社群留言